「來自遠方的侵略」活動 (2016/10/20-11/03)


期間限定成就出現。

活動地圖攻略成就

活動地圖攻略成就
條件 報酬
  澆薄的平原地區通關 記憶的碎片×3
異化礦材
黑色螺絲×1
憤激的荒野地區通關 時間的碎片×3
寡婦鞋子
黑色螺絲×1
烙血之森地區通關 靈魂的碎片×3
寡婦連衣裙
黑色螺絲×1
鳴曉鐘之谷地區通關 生命的碎片×3
寡婦帽
黑色螺絲×1
補綴的地平地區通關 死亡的碎片×3
至寶的神藥
黑色螺絲×1

道具収集成就

道具収集成就※1
條件 報酬

 

 
收集黑色螺絲10個 記憶的碎片×7
銀之妖精的浮雕
收集黑色螺絲20個 時間的碎片×7
艾伯李斯特的靴子 or 阿貝爾的靴子
收集黑色螺絲30個 靈魂的碎片×7
艾伯李斯特的褲子 or 阿貝爾的長褲
收集黑色螺絲40個 生命的碎片×7
艾伯李斯特的上衣 or 麻布
收集黑色螺絲50個 死亡的碎片×7
奧蘭的帽子(紅)
收集黑色螺絲60個 記憶的碎片×7
奧蘭的布偶裝(白黒)
收集黑色螺絲70個 時間的碎片×7
奧蘭的帽兜(白黒)
收集黑色螺絲120個 荊棘卡

每日活動成就

每日活動成就※1
條件 報酬
澆薄的平原BOSS關卡過關 時間沙漏×1
黑色螺絲×1
憤激的荒野BOSS關卡過關 時間沙漏×1
黑色螺絲×1
烙血之森BOSS關卡過關 時間沙漏×1
黑色螺絲×2
鳴曉鐘之谷BOSS關卡過關 時間沙漏×1
黑色螺絲×3
補綴的地平BOSS關卡過關 時間沙漏×1
黑色螺絲×3

※1…「補綴的地平通關」成就完成後才會出現
※已取得過的虛擬人物衣裝將無法重複取得。
※報酬為「or」的部份不是隨機而是選擇形式。

來自遠方的侵略
突然襲擊聖女之館的蔓藤。
好不容易才從館邸逃出的引導者與佈告者看到的是、
用機器操控藤蔓的,拼接的怪物。
怪物看到引導者他們後,就像逃走似地馬上離開了。
雖然引導者他們有試著去除藤蔓,但藤蔓就像有意志似地,
不斷地生長到覆蓋住整間館邸。
看來需要那些怪物們所拿的機器,才有辦法解決這個藤蔓了。
不趕快解放館邸的話,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引導者與佈告者,開始追向那令人不舒服的怪物。


從QUEST進入活動地圖,用跟攻略普通地圖同樣的方式,
來攻略活動地圖。
收集“黑色螺絲”來取得限定道具吧!
在活動地圖中,會依牌組COST的高低,影響出現的BOSS強度。
※COST高低並不影響黑色螺絲的取得機率跟數量


依牌組第一張的角色,會有不同的活動專屬對話。

活動任務限定對話

+ 活動任務限定對話

【Plains of Anima】 內涵重大劇情透漏的可能性。 請自行斟酌被劇透減少樂趣的可能性後再觀看。

+ 【澆薄的平原】

【澆薄的平原】
為了要解放被藤蔓覆蓋住的聖女之館,
踏入未知領域的引導者與佈告者。
阻止去路的是、拼貼的大型怪物與他同黨組成的魔物群。
他們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引導者跟佈告者到底能否解決這個異常事件呢?

艾伯李斯特 艾伯李斯特「妳對那拼接的怪物有印象嗎?」
引導者「沒有,但是……」
艾伯李斯特「妳有發現什麼異樣嗎?」
引導者「那個怪物的目標不是我,看起來目標是妳的靈魂。」
艾伯李斯特「嗯……。雖然我已經習慣被盯上了,但就這樣一直被襲擊感覺也是很不愉快。」
艾伯李斯特「由我們主動出擊吧。」
艾依查庫 艾依查庫「目的完成就撤退,雖然是常見的手段。但是處於受害者時真是受不了。」
引導者「雖然偶爾會讓魔物逃掉,但果然還是很麻煩。」
艾依查庫「看來他非常不想讓我們奪回館邸。」
引導者「館邸被綁架這種事還是第一次發生,不能拖太久。」
艾依查庫「嗯,快追上去吧。快點跟這種麻煩事說再見。」
古魯瓦爾多 古魯瓦爾多「人偶啊,不要管在館邸上的藤蔓會怎麼樣?」
引導者「因為以前沒發生過,所以我不知道。」
古魯瓦爾多「那麼只要藤蔓不會影響我們的行動,」
古魯瓦爾多「不要管它應該也沒有問題不是嗎?」
引導者「在還不知道怪物的目的之前,不管它是非常危險的。」
古魯瓦爾多「也就是說如果事情惡化時被襲擊的話,就擋不住了嗎……」
古魯瓦爾多「還是除了把怪物殺了,奪取他的機器之外沒有別的方法了啊。」
阿貝爾 阿貝爾「他到底打算逃到哪裡去?已經里館邸有好一段距離了。」
阿貝爾「逃成這樣也想讓館邸維持那個狀態嗎……」
引導者「如果可以靠我們的力量去除藤蔓就好了。」
阿貝爾「就算我們可以去除藤蔓,」
阿貝爾「但只要怪物還拿著操縱藤蔓的機器,就沒有什麼意義。」
引導者「看來只能追上怪物奪取他的機器了。」
阿貝爾「沒錯。」
利恩 利恩「他比外表看起來的還要敏捷啊,這方面的智慧特別高嗎。」
利恩「真是麻煩的傢伙。」
引導者「我很擔心館邸變成怎麼樣了。」
利恩「只要藤蔓還被那傢伙操縱著,無法保證不會發生什麼事」
引導者「得快點追上他才行……」
利恩「……好,暫時讓我背妳吧。」
利恩「讓我們稍微趕個路。」
庫勒尼西 庫勒尼西「那傢伙,一直看我這邊。到底是怎樣,感覺很不舒服。」
引導者「雖然我不知道他有什麼目的,但我覺得他的目標應該是妳。」
庫勒尼西「我? 為什麼……」
引導者「可能和館邸上的藤蔓有關係。」
引導者「只要追上怪物就知道了。」
庫勒尼西「我覺得他看起來不像是可以溝通的對象,」
庫勒尼西「但妳說要追就追吧。」
傑多 傑多「真是惡心的傢伙,身上那麼多拼接痕竟然還能動。」
引導者「是沒錯,我覺得那個大概不是這世界的魔物。」
傑多「妳竟然可以感覺得出來,那也是身為聖女之子的力量嗎?」
引導者「這個我不清楚……」
引導者「但是我確定那個怪物是異類。」
傑多「喔,為了救館邸,也不能就此放他走。」
阿奇波爾多 阿奇波爾多「呿,那個怪物是怎樣。」
引導者「怎麼了嗎?」
阿奇波爾多「嗯,那傢伙,雖然在撤退,卻一直往我們這邊看。」
引導者「的確是……。果然……」
阿奇波爾多「嗯? 怎麼了? 有什麼在意的事嗎?」
引導者「是的,我覺得那個怪物的目標是妳。」
阿奇波爾多「唔,嗯……」
阿奇波爾多「追上那傢伙后能得知他的目的就好了……」
馬庫斯 馬庫斯「……」
引導者「我們追的上怪物嗎……」
馬庫斯「…………」
引導者「就算感到不安也沒辦法。」
引導者「得盡早解放館邸才行。」
布列依斯 布列依斯「沒想到還有那種魔物存在。」
引導者「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
引導者「但是我覺得那個怪物應該不是這個世界的。」
布列依斯「那種異常感,應該是你身為聖女之子才能感受到的吧。」
引導者「是,這樣的嗎……」
布列依斯「聖女是這個世界的支配者。」
布列依斯「由那樣的人誕生出的妳,」
布列依斯「就算有那種可以感受到異常的能力,也不奇怪。」
雪莉 雪莉「真是的,到底打算逃到哪裡去啊。」
引導者「大概是要逃到我們放棄不追為止吧。」
引導者「怎麼辦?」
雪莉「如果我說那我們就放棄吧,妳會放棄嗎?」
引導者「不行,不把館邸恢復原狀的話,」
引導者「不知道會對我跟妳有什麼影響。」
雪莉「哼,果然啊。那一開始就沒有必要問啊。」
雪莉「我怎麼可能讓我跟羅布的靈魂被那種怪物給搶走。」
艾茵 艾茵「總覺得,那個怪物一直在看我。」
引導者「我覺得怪物的目標是妳的靈魂。」
艾茵「為什麼要我的靈魂……」
引導者「我不知道,但是把機器搶過來,打倒那個怪物的話,」
引導者「應該就可以消去這不安感。」
艾茵「看來只有這個辦法了對吧,那我們快點走吧。」
伯恩哈德 伯恩哈德「對方明明就在撤退,為什麼一直看著這邊……」
引導者「怪物的目標是您的存在,也就是他要的是您的靈魂。」
伯恩哈德「妳知道他的目的嗎?」
引導者「您忘了嗎?」
引導者「您只有靈魂來到了這個世界。」
引導者「怪物的目標是您,也就是您的靈魂。」
伯恩哈德「真不舒服,那樣就是真理嗎……」
伯恩哈德「如果追上怪物能搞清楚就好了。」
弗雷特里西 弗雷特里西「那傢伙到底打算逃到哪裡去啊?」
引導者「來攻擊我們的都是別的魔物,到底是為什麼。」
弗雷特里西「大概是為了拖延時間吧。不然像這種逃法太不自然了。」
引導者「也就是說,如果我們花太多時間的話……」
弗雷特里西「嗯,他們有可能會對館邸做什麼。」
弗雷特里西「快點追上去比較好。」
瑪格莉特 瑪格莉特「那個魔物,我覺得不可能是自然的存在。」
引導者「什麼意思?雖然看起來的確很噁心。」
瑪格莉特「妳有看到那個魔物身上的縫合疤吧?」
瑪格莉特「那個很明顯是什麼了加工過的證據。」
引導者「跟那魔物會拿著機器應該有關係對吧。」
瑪格莉特「對。那個魔物可能是由某人創造出來,」
瑪格莉特「然後聽從他的命令再行動的。」
多妮妲 多妮妲「那傢伙是怎樣?」
多妮妲「明明在逃還一直看我,真是噁心。」
引導者「我覺得怪物的目標是妳。」
引導者「真是詭異,是不是跟他壓制館邸有什麼關係呢。」
多妮妲「啊? 別開玩笑了。」
多妮妲「我是我自己的東西,」
多妮妲「才不會讓別人隨便控制。」
史普拉多 史普拉多「那個怪物,明明在逃,」
史普拉多「卻好像一直往我們這邊看……。」
史普拉多「到底為什麼?」
引導者「我覺得怪物應該是想要你的靈魂。」
史普拉多「想要靈魂做什麼……?」
引導者「這我也不知道。」
史普拉多「真是奇怪的生物,雖然看起來跟我們語言不通,」
史普拉多「但是追上去的話,可以得知什麼嗎?」
貝琳達 貝琳達「那個,我想要養那隻怪物。」
引導者「這是為什麼?」
引導者「那怪物好像有自己的意志,應該很難吧?」
貝琳達「妳不覺得難得有那麼棒的外表嗎?」
貝琳達「當然想要放在身邊不是嗎。」
引導者「但是,我們不能將壓制館邸的生物放在身旁。」
貝琳達「這樣啊,真是可惜。」
貝琳達「那麼,快點打倒他把機器搶過來吧。」
羅索 羅索「萬全製作創造出來的生命體竟然擁有意思。」
羅索「我的研究還完全不足啊。」
引導者「研究請等把怪物的機器搶來之後再做吧。」
引導者「首先需要把館邸的危機解除。」
羅索「哼,雖然我對放置藤蔓會發生什麼現象也很有興趣,」
羅索「但沒辦法了。那棟建築物也是有研究價值的。」
羅索「至少要防止館邸崩壞。」
艾妲 艾妲「那個怪物,到底打算撤退到哪裡去。」
引導者「看起來也不像是在誘導我們去哪裡。」
艾妲「是純粹在保護機器呢……還是單純在拖延時間呢……」
引導者「我也很在意館邸的狀況,總之不追上去不行。」
艾妲「說的是,在館邸被破壞之前,必須得把機器搶過來才行。」
梅倫 梅倫「館邸沒事吧……」
引導者「在能夠除去藤蔓之前,什麼事都沒發生就好,」
引導者「但還是會感到不安對吧。」
梅倫「是的,而且也不知道怪物的目的,」
梅倫「什麼時候發生事情都不奇怪。」
引導者「不快點追上怪物不行。」
梅倫「他逃得似乎很快,無論如何都得抓到機會把機器搶來才行。」
薩爾卡多 薩爾卡多「外表也醜陋,行動也醜陋。」
薩爾卡多「我打心底感到不愉快。」
引導者「不是說那種事的時候了,把館邸變成那樣的就是那個怪物。」
薩爾卡多「我知道是他!」
薩爾卡多「是妳說如果不管館邸的話,我們也會有危險。」
引導者「嗯,所以,求你稍微忍耐一下吧。」
薩爾卡多「哼,快點解決掉,回去實行我原本的目的。」
蕾格烈芙 蕾格烈芙「在這個拼接的世界裡,」
蕾格烈芙「應該沒有像那個怪物一樣適合這裡的存在了。」
引導者「館邸陷入危機。沒有時間說那種話了。」
蕾格烈芙「要追究責任的話,是因為汝等的危機管理太鬆散了不是嗎?」
引導者「那是……。」
引導者「因為至今為止都沒有打算危害館邸的存在。」
蕾格烈芙「嗯,看來吾跟妳開玩笑開過頭了。」
蕾格烈芙「不管他的話,不知道會對吾等有什麼影響。」
蕾格烈芙「盡力去解決吧。」
里斯 里斯「就算撤退是有效的手段,被這樣一直逃走的話,」
里斯「開始令人生氣了。」
引導者「藤蔓還留在館邸,就這樣追下去我覺得很不安心。」
里斯「連用我的火都無法把那個藤蔓燒盡,的確令人不安。」
里斯「為了排除藤蔓,果然只能追上那個怪物,」
里斯「奪取他的機器才行了嗎。」
引導者「話雖如此……」
里斯「我懂妳不安的心情,但就這樣待站在這裡的話,」
里斯「什麼都無法開始。」
里斯「不行動的話就無法解決哦。」
米利安 米利安「看起來好像沒有智慧的樣子,但其實是個很狡猾的傢伙啊。」
引導者「是為了保護機器嗎?」
米利安「應該是吧,他看起來很明顯就是在拖延時間。」
引導者「他是不想把館邸交還給我們才這樣的嗎?」
米利安「嗯,這麼一想的話,還是快點追上怪物比較好。」
沃肯 沃肯「好像也不是機器,是被創造出來的生命嗎。」
引導者「你知道那個怪物是什麼嗎?」
沃肯「不,不知道。」
沃肯「但是我知道那個是某人創造出來的東西。」
引導者「那麼,那個製造怪物的人,就是這次事件的主因嗎?」
沃肯「不追上那怪物的話,就無法得知。」
沃肯「但是,那怪物看起來不會乖乖跟我們說話。」
佛羅倫斯 佛羅倫斯「看起來明明不像是有智慧的行動,但是竟然謀略撤退戰。」
佛羅倫斯「那個到底是什麼?」
引導者「身體都是拼接的,看起來很不舒服。」
佛羅倫斯「……看起來那個怪物後面,有可能是什麼人在操控的。」
引導者「看來要盡快追上去才行了。」
佛羅倫斯「沒錯,追上怪物,奪取機器吧。」
帕茉 帕茉「希爾夫說,那個怪物一直在看我們這邊。」
帕茉「到底為什麼?」
引導者「我覺得怪物的目標是你們的靈魂。」
帕茉「靈魂? 怎麼辦,我們會被吃掉嗎……?」
引導者「為了不讓他吃掉,我們得把怪物打倒,」
引導者「把館邸的藤蔓去除掉。」
帕茉「說的也是,希爾夫也說那是最確實的辦法。」
帕茉「我們不加油不行。」
阿修羅 阿修羅「哼,還真是會逃。」
引導者「我很擔心館邸,我們就這樣追不上怪物的話……」
阿修羅「想那種事沒有意義,」
阿修羅「如果對方有破壞館邸的打算,早就已經做了。」
引導者「那麼,他的目的是其他的事嗎?」
阿修羅「誰知道,我不知道那個魔物在想什麼。」
阿修羅「我只是要讓他來當磨練我技術的對手而已。」
布朗寧 布朗寧「唔,嗯……」
引導者「怎麼了嗎?」
布朗寧「不,沒事,只是覺得有點奇怪。」
引導者「奇怪嗎?你覺得那個怪物的行動是什麼意思?」
布朗寧「那怪物為什麼還要特地讓藤蔓覆蓋館邸呢?」
布朗寧「如果只是想摧毀我們的據點,直接破壞就好了。」
引導者「怎麼會,怪物打算把館邸怎麼樣?」
布朗寧「所以,也就是說,不把那個怪物打倒的話,」
布朗寧「館邸一直都暴露在危險之下。」
瑪爾瑟斯 瑪爾瑟斯「還真是只有趣的怪物啊。」
引導者「我無法理解你的意思,」
引導者「那個怪物可是傷害聖女大人館邸的存在。」
瑪爾瑟斯「人偶,焦急是會導致失敗的。」
瑪爾瑟斯「越是這種時候,越要保持平常心。」
引導者「雖然我也想保持,我知道焦急也沒用。」
瑪爾瑟斯「妳懂就好,來吧,來去追逼怪物吧。」
路德 路德「那個怪物,到底是什麼!竟然攻打聖女大人的館邸!」
引導者「冷靜一點。」
路德「……!」
路德「啊,啊。對不起,因為第一次遇到這種事。」
路德「讓大小姐見醜了。」
引導者「不會,畢竟是突發狀況。」
路德「就算是突發裝況,也不能讓大小姐一直看到我這個樣子。」
路德「為了解決這個狀況,必須盡早抓到那個怪物才行。」
魯卡 魯卡「真是奇怪的生物,」
魯卡「不對,說他是生物本身就是個錯誤嗎?」
引導者「說的也是,我覺得他跟至今為止的魔物不一樣。」
魯卡「妳也這麼想嗎,果然不只是單純的詭異。」
引導者「是的,還有館邸的藤蔓。」
魯卡「雖然我也擔心館邸,但是也不是焦急。」
魯卡「小心追過去吧。」
史塔夏 史塔夏「呵呵呵,這個世界真的不會讓我感到無聊耶。」
史塔夏「喂,就這樣放著不要管館邸了,來觀察看看會變成怎樣吧。」
引導者「不可以,不能就這樣放著不管。」
史塔夏「這種時候還是乖乖接受現狀,享受就好了啊。」
引導者「不可以這樣,」
引導者「不趕快解決的話,不知道會有什麼災害。」
史塔夏「真是認真的人偶小姐。」
史塔夏「算了,反正我去找怪物先生們去玩就好。」
沃蘭德 沃蘭德「那傢伙到底是什麼人?」
引導者「不知道他是誰,但是他確實是打算攻擊館邸。」
沃蘭德「如果館邸被破壞的話 ,會怎麼樣?」
引導者「對不起,第一次發生這樣的事情 所以我不知道。但是,我覺得應該會對我們造成不好的影響。」
沃蘭德「那麼,不快點把機器搶來不行!」
C.C. C.C.「唉,到底打算逃到哪裡去啊。」
引導者「那怪物是不是沒有跟我們戰鬥的打算。」
C.C.「就算那怪物沒有打算跟我們戰鬥,」
C.C.「但把館邸弄成那樣的,也是那個怪物。」
C.C.「我們也不能不追他吧?」
引導者「嗯,不能放任館邸變成那個樣子。」
C.C.「也不知道會有什麼影響,走吧。」
柯布 柯布「呿,發生這什麼麻煩事。」
引導者「沒想到館邸會被攻擊……」
柯布「看準戒備比較松的地方攻擊是一般手段啊。」
柯布「是妳沒有好好準備對策不對。」
引導者「因為至今為止,聖女大人的館邸從來沒有被攻擊過。」
柯布「真是……首先先把逃走的怪物打死吧。」
柯布「要考慮什麼都等打死他再說。」
伊芙琳 伊芙琳「那個怪物到底在圖什麼……?」
引導者「不知道,如果目標只是館邸的話,」
引導者「它幾乎可以說是已經佔據到了啊……」
伊芙琳「那麼,他只是為了要把館邸交給什麼人,才在拖延時間而已嗎?」
引導者「有可能,而且沒有怪物拿的那個機器,也不能除去藤蔓。」
伊芙琳「……不快點追上那個怪物的話,感覺會發生很嚴重的事。」
布勞 布勞「館が心配です。」
布勞「僕達が離れている間に何かあったらどうしましょう……」
引導者「何かあれば他の従者が知らせてくれると思います。」
引導者「私達は怪物を追うことに専念した方がよいかと。」
布勞「お嬢様がそう仰るのでしたら……」
布勞「ああ、でも心配です……」
凱倫貝克 凱倫貝克「真令人不舒服的怪物,而且一直在觀察我們這邊,到底在想什麼?」
引導者「我覺得他是想要你的靈魂。。」
凱倫貝克「靈魂?更加噁心了。竟然想要那種連能不能到手都不知道的東西……」
引導者「但是,他的目標的確是你。」
凱倫貝克「看來也只好接受這個事實了。」
凱倫貝克「……追上怪物後,應該就可以解答了吧。」
音音夢 音音夢「館邸沒事吧?」
引導者「雖然現在只有藤蔓還留著,」
引導者「但不知道到時會變成什麼樣……」
音音夢「不趕快追上那個怪物的話,感覺會發生很嚴重的事。」
音音夢「館邸要是被破壞的話,就糟糕了。」
引導者「嗯,快點追那個怪物吧。」
康拉德 康拉德「真是惡心的傢伙,無法擺脫那個像要纏上人的眼神。」
引導者「雖然我不知道理由,但我覺得他的目標是你們的靈魂。」
康拉德「雖然我無法得知那傢伙的想法,但真是愚蠢啊。」
康拉德「竟然想要奪取神意代行者的我的靈魂,真是不知好歹。」
碧姬媞 碧姬媞「奇怪的魔物,簡直就像個醜陋的人偶。」
引導者「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麼,才把館邸搞成這個樣子的。」
碧姬媞「的確,雖然看起來似有智慧,又好像沒有。」
引導者「在怪物打奇怪的主意,把館邸破壞之前,」
引導者「得盡力把機器搶來才行。」
碧姬媞「你不用擔心,我很會追逼人的。」
碧姬媞「交給我吧。」
庫恩 庫恩「真是醜陋的傢伙們。」
引導者「的確,那個怪物外表看起來感覺很不舒服。」
庫恩「跟外表的美醜沒有關係哦」
庫恩「那個怪物連一點美的意識都沒有」
引導者「我不太懂。」
庫恩「算了,妳只要在追那個東西期間,」
庫恩「能夠理解分辨美麗的東西跟醜陋的東西的重大差別就好了。」
夏洛特 夏洛特「那個怪物,感覺有點奇怪。」
夏洛特「總覺得他一直看著我這邊……」
引導者「我覺得怪物的目的是妳的靈魂。」
夏洛特「那就是原因嗎,但是,我不懂他的理由。」
引導者「還有館邸的藤蔓一事,追上去的話也許能知道理由。」
夏洛特「如果是這樣就好了……」
泰瑞爾 泰瑞爾「看來那個怪物,應該是什麼人製造出來的東西。」
引導者「的確,他拿著沒看過的機器。」
泰瑞爾「機器也是,」
泰瑞爾「還有那個縫合痕跡很明顯是專業的技師加工過的。」
泰瑞爾「覆蓋在館邸上的藤蔓,也有可能是那個技師的命令。」
引導者「只要追上怪物,有可能找到那個技師嗎?」
泰瑞爾「只能說有可能而已。」
泰瑞爾「不管怎麼樣,為了解放館邸,都需要那台機器,」
泰瑞爾「不追上不行。」
露緹亞 露緹亞「怪物一直看著這邊……真是惡心的傢伙們。」
引導者「看起來,怪物的目標是妳的靈魂。」
露緹亞「嗯……要那種東西做什麼?」
引導者「我也不知道,但應該跟館邸上的藤蔓有關係。」
露緹亞「嗯,抱歉,說的也是。」
露緹亞「館邸的事也是,都完全搞不清楚怪物的目的,」
露緹亞「感覺真不舒服……」
威廉 威廉「感覺好奇怪,那傢伙為什麼一直看著這邊……?」
引導者「嗯,但是我覺得他不是看著我們,」
引導者「而是想要你的靈魂。」
威廉「拿到靈魂後,那傢伙打算做什麼啊。」
引導者「如果可以追上他,也許可以知道些什麼。」
威廉「但是我覺得他看起來與我們語言不通……」
威廉「不過我們也需要那台機器,還是只能追上去了。」
梅莉 梅莉「還真是令人不舒服的怪物啊。」
梅莉「簡直就像在看惡夢啊。」
引導者「的確,在館邸被藤蔓瞬間包覆什麼的,簡直像惡夢。」
梅莉「而且用我的力量無法排除那個藤蔓。」
梅莉「要是放置不管的話,會不會變成比惡夢還更慘的事啊?」
引導者「嗯,所以趕快追上怪物吧。」
古斯塔夫 古斯塔夫「拼接的生命體啊,竟然有人想出這麼有趣的想法啊。」
引導者「那個怪物是人造的嗎?」
古斯塔夫「因為沒有仔細看清楚,所以不太確定。」
古斯塔夫「但是,確實是跟吾等擁有同等,或者更高智慧者所創造出來的。」
引導者「雖然我不太懂你在說什麼,」
引導者「但我知道如果讓創造主來到這邊的話,就麻煩了。」
古斯塔夫「沒錯,走吧,快去把這個麻煩事解決掉。」
尤莉卡 尤莉卡「外表長得那麼巨大,沒想到逃的還蠻快的……」
引導者「該怎麼辦呢?」
尤莉卡「只能追了。」
引導者「但如果他一直這樣逃下去怎麼辦?」
尤莉卡「只要我們用比怪物快的速度追上,」
尤莉卡「他自然就會進入攻擊狀態了。」
引導者「快點進行應該比較好。」
尤莉卡「那麼,我抱著妳走吧,這樣能比較快追上。」
林奈烏斯 林奈烏斯「我從來沒有看過那種奇怪的東西。」
引導者「不是生物嗎?」
林奈烏斯「嗯,雖然活著。」
林奈烏斯「但那個大概是某人將各種生物拼接而成的。」
引導者「也就是說,那不是自然生成的。」
林奈烏斯「沒錯,所以一定是有人命令他的。」
引導者「追上去是否能弄清楚呢?」
林奈烏斯「應該可以。」
娜汀 娜汀「追不上的感覺耶。」
娜汀「乾脆放棄那個館邸,在別的地方重蓋一間可能比較快。」
引導者「館邸可以重蓋嗎?」
引導者「怪物如果還在的話,也許又會發生同樣的事。」
娜汀「這樣啊,事情果然沒那麼簡單。」
娜汀「沒辦法,快點把怪物打倒,把機器搶過來吧。」
迪諾 迪諾「那種感覺的傢伙,好像在哪裡看過~」
引導者「你認識他嗎?」
迪諾「嗚嗯~是怎樣來著,呃……」
迪諾「啊! 那個那個! 手術時縫肚子那個!」
引導者「……喔。」
引導者「也就是說那個怪物,被什麼人開過手術。」
迪諾「我第一次跟那種東西戰鬥,」
迪諾「但是在這邊繼續說五四三的話,館邸就危險了。」
引導者「是的,不快點追上怪物的話,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奧蘭 奧蘭「沒想到像那樣的東西,會存在於這個世界。」
引導者「我覺得跟聖女大人的試煉不一樣。」
奧蘭「會危害到館邸的東西,不可能是聖女大人叫來的。」
奧蘭「不能就這樣放任不管。」
引導者「嗯,快點去追怪物吧。」
奧蘭「嗯,好好跟緊我走吧。」
諾伊庫洛姆 諾伊庫洛姆「全身拼接的怪物嗎,多麼扭曲的存在啊。」
引導者「什麼意思?」
諾伊庫洛姆「那個東西不能稱為生物,該怎麼說才好……」
諾伊庫洛姆「雖然不知道他的真面目,但是還有館邸上藤蔓一事。」
引導者「沒錯,在還不知道他把館邸弄成那樣的目的之前,」
引導者「不能放走他。」
諾伊庫洛姆「如果可以得知怪物的目的就好了,」
諾伊庫洛姆「但是那怪物真的有那種智慧嗎?」
出葉 出葉「跟外表相反,跑的真快。」
引導者「妨礙的怪物太多,幾乎沒辦法前進。」
出葉「但是,不追上去的話館邸不就危險了嗎?」
引導者「是的,要除去藤蔓需要怪物拿的機器。」
出葉「那麼,只好加油追了」
希拉莉 希拉莉「真的需要追怪物嗎?」
希拉莉「不就是館邸外長了藤蔓而已嘛。」
引導者「如果怪物改變主意的話,館邸可能會被破壞掉……」
希拉莉「我覺得那種館邸消失算了。」
引導者「也許也會對妳造成某些影響,那樣也沒關係嗎?」
希拉莉「啊~可惡,麻煩死了。」
克洛維斯 克洛維斯「嗯,剛剛感受到的視線,一開始我以為是在看妳,」
克洛維斯「看來是我看錯了。」
引導者「是的,怪物們的目標應該是你的靈魂。」
克洛維斯「靈魂,啊,那怪物看上的還真是厲害的東西啊。」
引導者「雖然我不知道他的理由,」
引導者「但有可能跟覆蓋在館邸上的藤蔓有關係。」
克洛維斯「雖然我覺得怪物不會乖乖告訴我們,只能追了。」
艾莉絲泰莉雅 艾莉絲泰莉雅「拼接的怪物,啊……多麼扭曲的存在啊。」
引導者「扭曲,嗎?」
艾莉絲泰莉雅「我懂的,那個東西作為生物的存在方式扭曲了。」
引導者「雖然我不太懂,但是跟他身上拼接的痕跡有關係的樣子。」
艾莉絲泰莉雅「是的,沒錯。他沒有自己的意志,多麼悲慘的存在啊。」
雨果 雨果「那個怪物到底是什麼啊。」
引導者「我不知道,但是我覺得那個怪物想要的是你的靈魂。」
雨果「啥? 靈魂? 想要那種東西幹嘛?」
引導者「這我就不清楚了。」
雨果「嗯~不知道的心情真差。」
雨果「不過,只要追上怪物就可以知道了吧。」
雨果「我們快走吧!」
艾莉亞娜 艾莉亞娜「我沒有追那種噁心怪物的興趣。」
艾莉亞娜「真的有必要追嗎?」
引導者「為了要除去藤蔓,需要怪物拿的機器。」
引導者「一定得要追上去才行。」
艾莉亞娜「不就是長在館邸上而已嘛,又不是什麼大事。」
引導者「不可以,」
引導者「不把那個藤蔓除去的話,不知道會造成什麼影響。」
艾莉亞娜「……我本來想說館邸毀掉就可以不用跟妳來往,」
艾莉亞娜「看來也不行了。」
格雷高爾 格雷高爾「真是感覺不舒服的怪物啊。」
引導者「是啊,跟至今為止的魔物感覺不太一樣。」
格雷高爾「是因為那個拼接痕嗎?」
引導者「應該是,我至今從沒見過那樣的魔物。」
格雷高爾「那樣的拼接痕,不可能是他自己弄得。」
格雷高爾「說不定,前面還有誰在等。」
蕾塔 蕾塔「館邸如果被藤蔓害的垮掉怎麼辦?」
引導者「以前從來沒有發生過館邸會垮掉的事。」
引導者「但是,我覺得館邸垮掉,」
引導者「可能會發生影響我們行動的重大問題。」
蕾塔「既然不知道會怎樣的話,得先做好最壞的打算才行。」
引導者「是的,所以得在發生什麼事之前,」
引導者「從怪物那邊把機器搶過來,除去藤蔓才行。」
蕾塔「“搶”聽起來,好像我們才是壞人一樣。」
蕾塔「不過也沒辦法,畢竟是對方先出手的。」
伊普西隆 伊普西隆「那個怪物……」
引導者「你見過嗎?」
伊普西隆「總覺得跟我有點相似。」
引導者「但是我看起來不像啊。」
伊普西隆「說不定追上那個怪物之後,就能知道他的真面目。」
伊普西隆「算了,我很在意館邸的事,我們快點追上去吧。」
波蕾特 波蕾特「把館邸弄成那樣,怪物到底有什麼打算?」
引導者「我不知道,但是有一點很令人在意。」
波蕾特「妳知道什麼嗎?」
引導者「不是,我只是覺得,那個怪物目標是妳。」
波蕾特「我?為什麼,是跟諾伊庫洛姆大人有什麼關係嗎?」
引導者「不管怎樣都很危險,還有館邸也是。」
波蕾特「說的也是,看來沒什麼時間了。」
尤哈尼 尤哈尼「唉~怪物到底打算逃到什麼時候啊。」
引導者「應該是想逃到我們追不上的地方吧。」
尤哈尼「我可不想一直追下去啊。」
引導者「但是,不追的話,館邸會變成什麼樣就不知道了。」
尤哈尼「館邸有事對我來說,好像很睏擾又好像沒差。」
尤哈尼「啊,但是,館邸崩壞的話,我們不知道會變成什麼樣,」
尤哈尼「所以絕對不能放置啊。」
諾艾菈 諾艾菈「奇怪的魔物,簡直像是聽從某人的命令在動的。」
引導者「我也很在意他身上的拼接痕。」
諾艾菈「就像是沒有做過人偶的人,第一次做的作品般。」
引導者「那麼,那個怪物的製造者可能會在這前方……」
諾艾菈「那就好懂了啊,雖然不知道會不會在就是了。」
勞爾 勞爾「真是奇怪,」
勞爾「那些傢伙明明在逃,卻莫名感受得到他們的視線。」
勞爾「是我多心了嗎……」
引導者「不,不是你多心,我覺得怪物的目的是你的靈魂。」
勞爾「我不覺得我的靈魂,有被當成目標的價值啊……」
勞爾「但如果他真的是要我的靈魂,那就只好把怪物打倒,」
勞爾「把機器搶來才行。」
潔米 潔米「那個,不是一般的魔物呢。」
引導者「什麼意思?」
潔米「那樣的拼接痕不可能是自然產生的。」
潔米「有什麼人加工過。」
引導者「那麼,是有人在操縱那個怪物?」
潔米「這個嘛,無論如何,只能追上那個傢伙,」
潔米「沒有其他打破現狀的方法了。」
瑟法斯 瑟法斯「雖然看起來像是故事中會有的怪物,」
瑟法斯「但還真是給我們添了大麻煩啊。」
引導者「非常不舒服又奇怪,」
引導者「沒想到那樣的怪物竟然會在這個世界……」
瑟法斯「小姐,館邸很危險對吧?」
瑟法斯「我們沒有時間在這裡感到惡心了。」
瑟法斯「因為控制藤蔓的機器被怪物帶走了。」
維若妮卡 維若妮卡「唔,拼接怪物啊。」
維若妮卡「到底是誰又是怎麼樣讓他動起來的呢。」
引導者「怪物不是憑自己的意志在動的嗎?」
維若妮卡「意志啊,意志嗎。好像有又好像沒有,」
維若妮卡「抱歉我不知道。」
引導者「這樣啊,那只好去追那個怪物了。」
維若妮卡「只好這樣了。」
維若妮卡「走吧,在還沒有失去線索之前快走吧。」
里卡多 里卡多「感覺真惡心的怪物啊。小姐,妳知道那些傢伙嗎?」
引導者「我也是第一次見到他們,」
引導者「而且也是館邸第一次受到怪物攻擊……」
里卡多「這樣啊。只有一件事可以確定,」
里卡多「就是沒有他們手上的機器的話,館邸上的藤蔓就無法解決。」
引導者「是的,但是,那個怪物的目的到底是……」
里卡多「誰知道,追上去也許可以得知。」
里卡多「就算不知道,只要能吧館邸恢復原狀就無所謂。」
瑪麗妮菈 瑪麗妮菈「沒有發生這種事的時候,可以看的教學手冊嗎?」
引導者「雖然館邸之前有人來襲擊過,」
引導者「但像這樣瞬間就壓制館邸全域的情況還是第一次。」
瑪麗妮菈「像那樣的生物,的確無法有對策。」
瑪麗妮菈「……等等,妳說以前有被襲擊過?」
引導者「是的,以前暴走的侍者曾經在館邸內破壞。」
引導者「但是沒有造成大損害。」
瑪麗妮菈「……這樣啊。」
瑪麗妮菈「雖然我想進行發生意外時,事先該準備的虛擬練習,」
瑪麗妮菈「但首先先討伐那隻怪物吧。」
摩根 摩根「喂,麻煩死了乾脆把館邸燒了吧。」
摩根「在別的地方重新蓋一棟不就好了?」
引導者「就算只是短時間內失去館邸,我們不知道會變成怎樣。」
引導者「而且不把那怪物解決的話,」
引導者「新的館邸可能又會被藤蔓給侵佔。」
摩根「呿,不管怎樣都得想辦法對付那個,」
摩根「像shi一樣的拼接混蛋啊。」
摩根「那就快點去把他幹掉吧。」
茱蒂絲 茱蒂絲「不能把館邸燒了重新蓋嗎?」
引導者「館邸是聖女大人做出來的,就算只是短時間內失去,」
引導者「聖女大人跟我都不知道會變成什麼樣。」
茱蒂絲「真是的,變成麻煩事了。」
茱蒂絲「逃走好像也沒有意義,快點把那個怪物燒死可能比較快。」
茱蒂絲「走啰!」
+ 【補綴的地平】

【補綴的地平】
司魯德「交出你的靈魂啊啊啊啊啊啊!」

艾伯李斯特 「就讓我看看,你對靈魂的執著到什麼程度。」
艾依查庫 「我沒有東西可以給你這傢伙!」
古魯瓦爾多 「作為代替,我來引導你前往死亡之光輝吧。」
阿貝爾 「未知の怪物相手だ。全ての力で相手をしてやろう!」
利恩
庫勒尼西 「真是驚人的執著,但是我……」
傑多
阿奇波爾多 「不管你有什麼目的,我都不會交給你任何東西!」
馬庫斯 「………」
布列依斯 「尋求靈魂的邪惡存在,消失吧!」
雪莉 「我連一根頭髮都不會給你這種傢伙!」
艾茵 「面對你這種不舒服的要求,我才不會屈服。」
伯恩哈德 「我的靈魂只屬於我,就算我的身體腐朽也不會交給你。」
弗雷特里西 「俺を狙うとはいい度胸だ。返り討ちにしてやるぜ!」
瑪格莉特 「你要怎麼奪取我的靈魂?就讓我看看吧」
多妮妲 「噁心死了! 不要靠近我!」
史普拉多 「好可怕……但是我不能輸在這裡。」
貝琳達 「來當我的僕人吧,當我的僕人會更有趣哦。」
羅索 「就讓我看看,異界技術者的力量到什麼程度吧。」
艾妲 「我的靈魂才不會讓你任意擺佈!」
梅倫 「危害的館邱的事物,我都會將其排除。」
サルガド 「その姿を見るだけで不愉快だ。私の前から消え失せろ」
蕾格烈芙 「吾將一切都獻給了世界,你這種傢伙可是望塵莫及。」
里斯 「就讓我來將你的執念與執著,全部燒盡吧。」
米利安 「想要我的靈魂的話,就拿對等的代價過來。」
沃肯 「形が見えぬものへの執著など、ここで終わらせてやろう」
佛羅倫斯 「想要我的靈魂的話,就打贏我看看啊!」
帕茉 「こんな奴に怯んでなんかいられない!」
阿修羅 「真是無聊的執著,看你的怨念有多深我就逐一刻印在你身上吧。」
布朗寧 「やれやれ……。怪物退治は探偵の仕事じゃないぞ」
瑪爾瑟斯 「愚蠢,我要把你那份執著與你本身一同毀滅掉。」
路德 「我要給你懲罰,一個讓你無法活著回去的懲罰。」
魯卡 「想要取得我的靈魂,是不可能實現的幻想。」
史塔夏 「你,真的超有趣的!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沃蘭德 「真是不舒服的聲音,但是不能因此害怕!」
C.C. 「嗚,好噁心的味道。但是我更討厭被這種東西抓住!」
柯布 「想要我的靈魂的話,就先交出你的命吧!」
伊芙琳 「啊……多麼令人不舒服……」
布勞 「聖女様の領域を侵す者、決して許しません」
凱倫貝克 「在說那種狂言之前,先聽聽我的葬送曲吧。」
音音夢 「看來我沒有能治好你的藥耶。」
康拉德 「神意に背く者は、私が滅する」
碧姬媞 「就算你將全世界的快樂送來給我,我也不會把靈魂交給你的。」
庫恩 「真是醜陋的叫聲,我要讓你再也無法發出聲音。」
夏洛特 「貴方の望みを葉えることはできないの……」
泰瑞爾
露緹亞 「その不気味な叫びごと叩き斬ってやる!」
威廉 「……こんな魂が欲しいだなんて、お前も運が悪いな」
梅莉 「おとなしく魂を差し上げるほど、愚かではありませんわよ」
古斯塔夫 「你的命再多,都無法觸及吾的靈魂。」
尤莉卡 「耳障りですね。下らない叫びごと排除します」
林奈烏斯 「さて、君にそんな命令をしているのは誰なのかなぁ?」
娜汀 「君が負けたら、君も自らの魂を差し出すんだろうね?」
迪諾 「我,我要全力拒絕你!你不要靠過來!」
奧蘭 「館は聖女様のものだ。返してもらうぞ」
諾伊庫洛姆 「我要將你與你那扭曲的願望,一同斷罪。」
出葉 「我無法回應你的執念。」
希拉莉 「継ぎ接ぎばっかで、気持ち悪い怪物だな!」
克洛維斯
艾莉絲泰莉雅 「你的意思是……」
雨果 「不要說那種惡心的事! 誰要給你啊!」
艾莉亞娜 「那種噁心的事,我要讓你無法再說第二次。」
格雷高爾 「これが執著。なんて不気味で恐ろしい感情なんだろう」
蕾塔 「そんな大事なもの、あげないよ! べーっだ!」
伊普西隆 「造られた生命體同士だが、ここまで違うか……」
波蕾特 「惡心的傢伙! 我要把你打成蜂窩!」
尤哈尼 「哦,真可怕真可怕啊。這裡不歡迎你。」
諾艾菈 「不要執著於是否存在都不確定的事物上啊。」
勞爾 「我聽說尋求他人靈魂之者,得付出相對的代價。」
潔米 「ここで倒してしまうのは惜しいが、仕方がない」
瑟法斯 「お前のような奴に渡す魂はありませんよ!」
維若妮卡 「相當に歪んだ願い。そんなものを葉える義理はないよ」
里卡多 「俺の自由のためにも、俺はお前を叩き潰す!」
瑪麗妮菈 「ミッションスタート。目標、魂を奪う者。……覚悟せよ」
摩根 「想要我聽從你的話,就先把金銀珠寶交出來!」
茱蒂絲 「你先重新變成一個好男人再來找我吧!」


怪物是某個世界技術者做出來的生命體。
植物跟魔物們操控著創造主給與他們的機器,
打算將聖女之館納為己有。
目的是收集有強烈意志以及擁有心的靈魂。
這個行為不知道是他們創造主下的命令,
還是怪物們自己的意志。
知道答案的 ,也許只有現在遠方看到館邸上,佈滿的藤蔓才知道吧。

艾伯李斯特 艾伯李斯特「只要奪取館邸,就能夠掌握戰士的靈魂。」
艾伯李斯特「看來他們也有一定程度的智慧。」
引導者「我只要想到,如果就那樣讓怪物任意糟蹋館邸就……。」
艾伯李斯特「雖然我不想想像,但是如果就那樣下去的話,」
艾伯李斯特「我們就會墮落到成為那怪物任意使用的道具了吧。」
引導者「還有藤蔓留著,不找出辦法處理掉那個藤蔓不行。」
艾伯李斯特「看起來是那個怪物用機器在操縱的。」
引導者「但是,那個機器已經被怪物打壞了,」
引導者「零件也散落各地的樣子。」
艾伯李斯特「看來只能收齊零件修理那個機器了,」
艾伯李斯特「如果是館邸的侍者們也許會修。」
引導者「有可能……」
艾伯李斯特「那麼我們出發吧,」
艾伯李斯特「在那個藤蔓還沒有影響到我們之前。」
艾依查庫 艾依查庫「竟然想收集靈魂,令人想吐。」
艾依查庫「到底是哪裡的什麼人想出這種事的。」
引導者「收集靈魂跟讓藤蔓覆蓋在館邸上,可能也有關係。」
艾依查庫「這事越來越令人不舒服了。」
艾依查庫「但這樣一來,繼續讓藤蔓留著不就糟了?」
引導者「雖然現在沒有動靜,但就這樣放任下去太危險了。」
艾依查庫「那要怎麼辦?機器已經被怪物自己破壞掉了。」
艾依查庫「我可修不好這個啊。」
引導者「把散落的零件收集起來吧,」
引導者「然後拿給館邸的人應該能修理好。」
艾依查庫「喔喔,還有這一手啊。那就趕快去收集零件吧。」
古魯瓦爾多 古魯瓦爾多「竟然自己把機器破壞掉了,真是給我找麻煩啊。」
古魯瓦爾多「不論如何都沒有要把館邸還我們的樣子。」
引導者「館邸上的藤蔓可能會為了要抓我們的靈魂動起來也不一定。」
古魯瓦爾多「也就是說要收集靈魂的技術者,是打算要等我們都被抓起來後再出現啊。」
引導者「絕對不能就這樣放置不管。」
古魯瓦爾多「對我來說,也是想避開靈魂被捕捉的下場。」
古魯瓦爾多「但是,機器幾乎被破壞掉了。」
古魯瓦爾多「收集散落的零件,然後再來思考修理方式比較好嗎?」
引導者「啊!有零件的話,館邸的人也許也能修好。」
引導者「那麼就快點去收集零件吧。」
古魯瓦爾多「館邸恢復原狀的話,」
古魯瓦爾多「技術者也會放棄收集這個世界的靈魂了吧。」
阿貝爾 阿貝爾「魂を捕らえたままにしておくことは可能なのか?」
引導者「怪物を造った者にはそれができるのでしょう。」
引導者「恐ろしい話です。」
阿貝爾「確かにな。どんな物でも斬ってみせる自信はあるが、」
阿貝爾「身體が動けなければそれも葉わん。」
引導者「はい。貴方達をそういったことから守るためにも、」
引導者「殘った蔦を除去しなければ。」
阿貝爾「だがどうする? 機械は怪物が自ら壊してしまったぞ。」
阿貝爾「俺は機械を直したりすることはできん。」
引導者「飛び散ってしまった部品を集めて、館の者に見せましょう。」
引導者「修理できるかもしれません。」
阿貝爾「ほう。そんな手段があったか。」
阿貝爾「ならば話は早い、急いで部品を探しに行くぞ。」
利恩 利恩「捕捉靈魂什麼的,光想像都覺得可怕啊。」
引導者「也有可能就此沒有意識,被利用殆盡吧。」
引導者「為了不讓你們的靈魂繼續曝露在危險之中,」
引導者「也得快點把藤蔓解決掉才行。」
利恩「啊,被怪物破壞掉的那個,能修好嗎?」
引導者「修理嗎?館邸的人也許可以,但是我不確定......」
利恩「我有看過那些傢伙修理機器類的東西,應該沒問題。」
引導者「要修理的話,需要散落各地的零件。」
引導者「要館邸的人重新做一台應該是不可能的。」
利恩「看起來是蠻精細的樣子,我們找得到所有的零件嗎......」
利恩「算了,船到橋頭自然直。」
庫勒尼西 庫勒尼西「他捕捉靈魂到底想要做什麼呢?」
引導者「就算想問,怪物也無法回答了……」
庫勒尼西「不過,就算還能問他,也不一定會回答我們……」
庫勒尼西「不管是哪一種結果,這都一樣是一件恐怖的事。」
引導者「沒錯,但是如果放任館邱現在的狀態,」
引導者「這恐怖的計劃應該仍然會繼續。」
庫勒尼西「誒啊,明明機器都被破壞了,館邱卻還是原樣。」
庫勒尼西「有辦法把機器修好嗎?」
引導者「有點困難,但只要把散落的零件收集起來的話,」
引導者「也許可以修好。」
庫勒尼西「有人會修嗎?」
引導者「我看過館邱的人在修理機器。」
庫勒尼西「原來如此,那麼,就試試看吧。」
傑多 傑多「那個怪物光在奇怪的點頭腦特別好,」
傑多「竟然自己把機器給打壞了。」
引導者「他就算要做到這個份兒上,也想得到館邱嗎?」
傑多「嗯,應該是怪物的老大想要我們的靈魂,」
傑多「他才拼到這個份上的吧。」
引導者「如果繼續讓藤蔓留在館邱上的話,創造主就能自由控制嗎?」
傑多「大概是吧。」
傑多「所以為了要除去藤蔓,我們也得將機器恢復原狀才行……」
引導者「拜託館邱的人修理看看吧,」
引導者「把散落各地的零件收集起來的話,應該能修好。」
傑多「修理啊,要用我的力量來做有點困難,」
傑多「還是找人修理比較實際沒錯,就聽你的吧。」
阿奇波爾多 阿奇波爾多「看來他不想讓別人任意使用機器的樣子,」
阿奇波爾多「要死靈魂被抓起來的話,我們應該連動都無法動了吧。」
引導者「但是,藤蔓還留在館邱上。」
引導者「不能就這樣放置下去。」
阿奇波爾多「雖然我不知道異界技術是有多厲害,」
阿奇波爾多「但是我不能讓那些傢伙妨礙我的目的。」
引導者「是的,為了不讓他們妨礙我們,除去藤蔓必須優先進行。」
阿奇波爾多「但是,那得把怪物打壞的機器修好,」
阿奇波爾多「或者是重新做一台才做得到吧?」
引導者「從頭做應該是不可能的,但是把散落的零件收集起來的話,」
引導者「館邱的人應該可以修理。」
阿奇波爾多「哦,侍者們還會修理機器啊。」
阿奇波爾多「那麼我們就快點出發,去努力收集零件吧。」
馬庫斯 馬庫斯「…………」
引導者「沒想到機器會被怪物破壞掉。」
馬庫斯「……」
引導者「我們收集機器的零件,拿去修理吧。」
引導者「館邱的人應該可以修得好。」
馬庫斯「…………」
引導者「你來幫忙收集零件吧。」
引導者「來,走吧。」
布列依斯 布列依斯「可惡的怪物……。」
布列依斯「我還在想為什麼要把機器破壞掉,原來是因為這樣啊……」
引導者「他的目的就是要讓藤蔓不受控制啊。」
布列依斯「嗯,看來是他的創造主給了他這種程度的智慧。」
布列依斯「還是說,給了他這種要被搶走不如破壞掉的命令嗎……」
引導者「這下難辦了,零件也散落各地,」
引導者「館邸會變成什麼樣子呢……」
布列依斯「把散落各地的零件收集起來,能修理就好了。」
引導者「那麼,說不定館邸的人可以修好。」
引導者「我看過好幾次館邸的人在修理機器。」
布列依斯「嗯,那只要有零件就有辦法。」
布列依斯「好,那我們出發吧。」
雪莉 引導者「沒有被怪物奪走靈魂真是太好了。」
雪莉「是嗎?」
雪莉「機器被破壞了,館邱無法恢復了耶?」
雪莉「妳打算怎麼辦?」
引導者「……說的也是。」
引導者「那我們吧因為被破壞的衝擊,散落在各地的零件收集起來吧。」
引導者「這樣館邱的人應該就能修好。」
雪莉「嗯~真的能修好的話就好。」
雪莉「如果修不好被藤蔓抓起來的話,」
雪莉「我絕對不想變成那樣!」
艾茵 艾茵「我本以為只要打倒怪物,藤蔓就會消失,」
艾茵「看來沒有這麼簡單。」
引導者「如果就這樣讓藤蔓留著的話,會變成怎樣……」
艾茵「藤蔓又不會動,不要管他應該沒關係?」
引導者「藤蔓如果留著的話,靈魂也有可能被抓走。」
艾茵「怎麼會這樣…….但是機器被怪物打壞了,」
艾茵「該怎麼辦才好……」
引導者「把零件收集起來給館邸的人看看吧,」
引導者「說不定可以修好。」
艾茵「那麼我們快點出發去收集吧。」
艾茵「不能讓創造怪物的人,隨意控制我們的靈魂。」
伯恩哈德 伯恩哈德「他以為可以連同館邸掌握我們嗎,真是愚昧。」
引導者「雖然好不容易把怪物打倒了,但是機器……」
伯恩哈德「嗯,沒想到他會自己破壞掉。」
伯恩哈德「看來他非常不想讓我們奪回館邸的樣子,」
伯恩哈德「沒想到怪物有這種程度的智慧。」
引導者「藤蔓還留在館邸上,該怎麼辦才好呢……」
伯恩哈德「雖然我對機器不是很在行,」
伯恩哈德「但是收集好零件的話,可以修復嗎?」
引導者「……這個嘛,說不定,」
引導者「收集好零件後,館邸的人可以修好。」
伯恩哈德「是嗎,那沒理由不實行了,立即去收集零件吧」
弗雷特里西 弗雷特里西「原來如此,他想連同館邸把我們抓起來,利用在什麼上。」
弗雷特里西「但是,靈魂是那麼輕易可以抓到的嗎?」
引導者「我不知道,應該連聖女大人也很難做到吧。」
弗雷特里西「嗯……那麼,如果就這樣放任館邸上的藤蔓,」
弗雷特里西「幕後黑手就會來嗎?」
引導者「不,不行!不能就這樣讓館邸陷入危險。」
弗雷特里西「哈哈,跟妳開玩笑的。」
弗雷特里西「那麼,就只好把被怪物破壞掉的機器修好了。」
引導者「說的也是……。」
引導者「拜託館邸的人修修看吧,」
引導者「只要收集好零件,說不定至少可以修到讓藤蔓消失的程度。」
弗雷特里西「好!那麼就馬上實行吧。」
瑪格莉特 瑪格莉特「雖然只是假設,這怪物的創造主所在的世界,」
瑪格莉特「可能在發展拿靈魂用在什麼用途的技術吧。」
引導者「但是這樣也不知道他為什麼盯上戰士們的靈魂。」
瑪格莉特「可以這樣推測啊。」
瑪格莉特「在那個世界作為資源的靈魂已經枯竭了。」
引導者「所以才會想收集在館邸聚集戰士啊。」
引導者「因為館邸也是靈魂的聚集場所。」
瑪格莉特「對,這麼一來,放任藤蔓在館邸上就太危險了。」
瑪格莉特「那個藤蔓可能擁有收集靈魂的機能。」
引導者「但是,機器已經被怪物自己破壞掉了。」
瑪格莉特「只能把散落的零件收集起來,試著修理看看了。」
瑪格莉特「只要有零件,我也能修得好。」
多妮妲 多妮妲「真是的,到最後都是令人噁心的怪物。」
多妮妲「收集靈魂要做什麼用啊。」
引導者「雖然我不知道他們其實要做什麼,」
引導者「但就這樣把藤蔓留著應該也不會發生什麼好事。」
多妮妲「就算你不說我也知道,」
多妮妲「然後呢?要怎麼辦?」
多妮妲「但是操縱藤蔓的機器,不是被怪物破壞掉了嘛。」
引導者「說的也是……」
引導者「把散落的零件收集起來讓館邸的人看看。」
引導者「我想她們說不定修得好。」
多妮妲「喔,那快點把麻煩的事解決掉把。」
多妮妲「唉~」
多妮妲「自從來到這個世界之後,真的沒有什麼好事啊。」
史普拉多 史普拉多「好可怕……他們打算使用靈魂來做什麼啊。」
引導者「可以告訴我們原因的怪物已經被我們打倒了。」
史普拉多「館邱的藤蔓也沒消失,感覺更恐怖。」
引導者「不能讓這個藤蔓繼續蔓延在館邱上。」
史普拉多「但是,控制藤蔓的機器,」
史普拉多「在怪物被打倒的那個瞬間被破壞了耶?」
史普拉多「該怎麼辦才好……」
引導者「把散落的零件收集起來,讓館邱的人看看吧。」
引導者「說不定可以把機器修好。」
史普拉多「這麼說來。我之前有看過他們在修什麼機器的樣子。」
史普拉多「好,我們去收集零件吧!」
貝琳達 貝琳達「收集靈魂什麼的,他到底打算怎麼樣呢?」
貝琳達「真令人在意。」
貝琳達「啊!早知道就放任長在館邸的藤蔓了。」
貝琳達「那樣的話,那個怪物的創造主就會來到這裡吧。」
引導者「如果就那樣放任館邸給藤蔓的話,」
引導者「你們的靈魂可能會被抓住無法再離開。」
引導者「那是非常危險的事。」
貝琳達「我討厭自己的靈魂被束縛。」
貝琳達「但是可以除去藤蔓的機器已經被破壞了,」
貝琳達「有什麼解決方法嗎?」
引導者「我覺得把那台機器修好是最快的方法。」
貝琳達「是嗎,那就得去收集因衝擊散落各地的零件了。」
羅索 羅索「先不管他們的目的,」
羅索「我對那個收集靈魂拿來利用的技術很有興趣。」
羅索「我想留下藤蔓,然後一定要觀察藤蔓補捉靈魂的狀況。」
引導者「不行這樣,那個藤蔓太危險了,」
引導者「而且你也有可能第一個被抓。」
羅索「呿,那就麻煩了。那只好以排除為第一優先嗎……。」
引導者「該怎麼辦?這機器看起來蠻複雜的,」
引導者「被怪物自己破壞掉了。」
羅索「只要把飛散的零件收集好,花點時間我應該可以修好。」
引導者「你都不會覺得麻煩或是太繁瑣嗎?」
羅索「哼,這可是能近距離看異界技術者研究成果的稀有機會。」
羅索「我怎麼可能會感到不滿。」
艾妲 艾妲「可惜,我已經把一切獻給了祖國魯比歐那。」
艾妲「才不會把我的靈魂交給異界的侵略者。」
引導者「為了阻止他們,也必須除去藤蔓才行。」
艾妲「我本來以為機器被破壞後,宅邸就會恢復原狀。」
艾妲「結果沒有那麼順利啊……」
引導者「只要把散落各地的零件收集起來的話,應該可以修理。」
艾妲「唔嗯,可是尋找零件應該蠻花時間的。」
引導者「是的,但是也不能什麼都不做啊。」
艾妲「說的也是,只要有可能把藤蔓去除的機會,」
艾妲「那就沒有時間再猶豫了。」
梅倫 梅倫「雖然打倒了怪物,但是機器被怪物破壞掉了……」
引導者「該怎麼辦才好,怪物的目的竟然是戰士們的靈魂。」
引導者「說不定那個藤蔓有捕捉靈魂的力量。」
梅倫「館邱本身也很危險,不能就這樣放任下去。」
引導者「不能修好嗎?」
梅倫「只要把散落的零件收集好,應該能修好。」
引導者「那麼,就趕快去收集零件吧,無法再這樣悠哉下去。」
梅倫「說的也是,那麼我們出發吧。」
薩爾卡多 サルガド「死ぬ間際に自ら機械を破壊したか……」
サルガド「作り物の分際で小賢しい真似を。」
引導者「貴方達の魂を守るためにも、蔦を館に殘したままにはして」
引導者「おけません。」
サルガド「私の魂はとうに蕾格烈芙様に捧げている。」
サルガド「それを奪おうとするならば速やかに対処する必要がある。」
サルガド「がしかし……」
引導者「機械の部品は壊された衝撃で散らばってしまいましたし、」
引導者「どうしましょう。」
サルガド「その部品を集めて修理はできんのか?」
引導者「館の者でしたら可能かもしれませんが確証はありません。」
サルガド「何事も行動だ。」
サルガド「可能性があるのなら、それに賭けるべきだろう。」
蕾格烈芙 蕾格烈芙「可以將聖女之館瞬間就掌握住,一發現機器要被搶走後就自己破壞掉。看來還真是擁有一定程度智慧的怪物啊。」
引導者「藤蔓還留在館邸上,還沒有把問題的根本解決。」
蕾格烈芙「無法控制的藤蔓可能會暴走,不能就這樣放著不管。」
引導者「該怎麼辦才好?」
「只憑我們的力量,無法完全除去藤蔓。」
蕾格烈芙「把散落的零件收集起來,應該可以把機器修理好。」
「只要有館邸的侍者,就有可能修好不是嗎?」
引導者「這麼說來,我之前有看過他們在修什麼機器的樣子。」
蕾格烈芙「果然,既然知道有可能修好,那就必須實行。」
里斯 里斯「真是會垂死掙扎的怪物。」
里斯「不,應該說那隻怪物,怪有些方面的智慧。」
引導者「我沒有想到他會自己把機器破壞掉。」
里斯「為了可能之後會過來的自己主人,真是恐怖的執念。」
里斯「但是,這機器該怎麼辦呢?」
引導者「拜託館邸的人修修看吧,」
引導者「只要收集好零件,說不定可以修得好。」
里斯「啊,真是好主意,」
里斯「雖然散落的蠻遠的,但那個機器的零件很顯眼,應該很快可以收集好。」
米利安 米利安「在最後還留了麻煩給我們啊。」
引導者「竟然自己破壞了機器……」
米利安「他可能是覺得,只要掌握了館邸。」
米利安「接下來就可以讓創造主任意控制我們了吧。」
引導者「不趕快解放館邸的話,等創造主來就糟糕了。」
米利安「我知道,但是首先得把這個壞掉的機器修好才行。」
米利安「有什麼好方法就好了……」
引導者「只要把散落各地的零件收集起來,拜託館邸的人的話,」
引導者「說不定可以修好。」
米利安「哦,他們連這種事都辦得到嗎?」
引導者「不問問看不知道,但是應該沒問題。」
米利安「只要有可能性,就有嘗試的價值,走吧。」
沃肯 沃肯「魂、か……」
引導者「浮かない顔をしていますね。」
沃肯「いや、魂というものの実存性と、その在り方について」
沃肯「考えていた。」
引導者「実存ですか。この世界にいることがその証明なのでは?」
沃肯「だとすれば私は……。」
沃肯「いや、この問題を考える前に、館の蔦を早く除去した」
沃肯「ほうが良いな。」
引導者「それはそうですが、蔦を制禦する機械は怪物が壊して」
引導者「しまいました。」
引導者「このままだとどの様な影響が館に及ぶかわかりません。」
沃肯「機械の損傷は酷いが、部品さえ集められれば」
沃肯「修理は可能そうだ。」
引導者「怪物が壊した衝撃でかなり散らばってしまいましたが、」
引導者「集めることはそう難しくない筈です。」
沃肯「そうだな、急ぐとしようか。」
佛羅倫斯 佛羅倫斯「我的靈魂與忠誠都已經獻給魯比歐那了。」
佛羅倫斯「我不會讓他人出手的。」
引導者「但是,如果不除去藤蔓的話,妳的意志也沒有用了。」
佛羅倫斯「……機器已經被怪物自己破壞掉了,」
佛羅倫斯「我本來以為機器一壞,藤蔓也會消失的,」
佛羅倫斯「看來沒這麼順利。」
引導者「是的,因為我們無法自己除去藤蔓,」
引導者「得修理機器或是重新做一台才行。」
佛羅倫斯「不可能從頭做起的,」
佛羅倫斯「倒是收集好零件去修理,比較有可能。」
引導者「嗯,只要有零件的話,館邸的人應該可以修好。」
佛羅倫斯「真是可靠,但首先我們得先去找零件才行。」
帕茉
(問い合わせ中)
帕茉「まさか自分で機械を壊してしまうなんて……」
引導者「よほど館と魂が欲しいのでしょう。」
引導者「もしかしたら創造主の命令かもしれません。」
帕茉「じゃあ、館はずっとこのままなの?」
帕茉「それに怪物を造った人が來たら大変なことになっちゃう!」
引導者「機械が無事ならよかったのですが、何か方法があれば……」
帕茉「何? どうしたのシルフ?」
帕茉「あ……。そっか。そうだよね!」
引導者「どうかしましたか?」
引導者「シルフが壊れた機械の部品を集めて修理できないかって。」
帕茉「なるほど。部品さえあれば、館の者に頼めば何とかなる」
帕茉「かもしれません。」
引導者「よかった! 教えてくれてありがとう、シルフ!」
阿修羅 阿修羅「面倒なことになったな。」
引導者「まさか自分で機械を壊してしまうなんて。」
阿修羅「魔物に命令を下した者がいる、ということだろう。」
阿修羅「その者は館を手に入れられればそれで良いのだ。」
引導者「では、急いで蔦を除去しなければ館が危険です。」
阿修羅「ああ。だがどうする、人形よ。機械は破壊された。」
引導者「散らばってしまった部品を集めれば、もしかしたら」
引導者「館の者が修理してくれるかもしれません。」
阿修羅「ふむ。やってみなければわからぬこともあるか。」
阿修羅「面倒だが、これも鍛錬のうち、か……」
布朗寧 布朗寧「館を掌握すれば俺達の魂も思いのままにってか。」
布朗寧「そいつは勘弁な話だ。」
引導者「蔦は館に殘ったままですが、それを制禦する機械は」
引導者「怪物が自ら壊してしまいました。」
布朗寧「やれやれ、機械がなければあの蔦はどうにもできない。」
布朗寧「どうしたものかな。」
引導者「散らばった部品を集めて修理するしかないかと。」
布朗寧「修理なんてできるのか? 結構複雑そうな機械だったが。」
引導者「館の者に頼めば、もしかしたら何とかなるかもしれません。」
布朗寧「そういうことなら、部品を集めに行くとするか。」
瑪爾瑟斯 瑪爾瑟斯「既然擁有那麼有趣的外表,目的也很有趣。」
引導者「一點都不有趣,怪物自己把控制藤蔓的機器破壞掉了。」
引導者「威脅還是留下了。」
瑪爾瑟斯「哦,即使死亡也能讓我嘗到愉悅之味,」
瑪爾瑟斯「該送份讚賞給創造他的人啊。」
引導者「請不要忘記你的靈魂也暴露在危險之下。」
瑪爾瑟斯「嗯,靈魂被關起來的話就不好了。」
瑪爾瑟斯「不能把那個被破壞的機器修好嗎?」
引導者「把散落的零件收集起來的話,館邱的人也許能修。」
瑪爾瑟斯「原來如此,那就讓我享受到最後吧。」
路德 路德「雖然已經打倒怪物了,但是藤蔓還是覆蓋著館邸啊。。」
路德「控制藤蔓的機器也被怪物破壞掉了。」
路德「看來光打倒怪物也不算解決這次事件。」
引導者「如果就這樣讓藤蔓留著的話,會怎麼樣呢……。」
路德「雖然只是可能會發生的狀況之一,但機器既然已經被破壞掉了,」
路德「那館邸裡內的靈魂可能都被抓住了也不一定。」
引導者「那麼,得趕快處理掉那個藤蔓才行啊。」
引導者「但是,該怎麼做呢……」
路德「只要把散落在各地的零件收集起來的話,我們應該也可以修好。」
引導者「你修得好嗎,那太好了……」
路德「走吧,大小姐。快點去收集零件吧。」
鲁卡 鲁卡「不知道他們奪走靈魂有什麼計劃,」
鲁卡「但是我不會讓他們得逞的。」
引導者「但是,還不能安心。」
鲁卡「我知道,不把覆在館邱上的藤蔓解決掉的話,」
鲁卡「威脅還是存在的,」
鲁卡「但是,該怎麼辦才好我沒有修理機器的技術。」
引導者「受到破壞的衝擊,零件都飛散了。」
鲁卡「哦,看來你有什麼好主意的樣子。」
引導者「是的,只要把零件收集起來,館邱的人應該可以修好。」
引導者「我以前看過他們修好館內的機器。」
鲁卡「那麼,就馬上出發去收集吧。」
史塔夏 史塔夏「竟然想要收集靈魂,還真有想出這種有趣事情的傢伙在呀。」
史塔夏「我可能想見見那個創造出這怪物的人。」
引導者「不能爲了讓妳見那個人,而犧牲館邸,」
引導者「而且也不能確定那個藤蔓不會對我們造成影響。」
史塔夏「喔,」
史塔夏「但是控制藤蔓的機器已經被怪物破壞了啊,」
史塔夏「要怎辨?」
引導者「我可以拜託館邸的人看看,」
引導者「收集好需件,也許就能修好。」
史塔夏「對我來說維持現狀也很有趣,」
史塔夏「但因此造成我的行動有礙就不好了。」
引導者「那麼,我們就收集好零件回去館邸吧。」
史塔夏「好吧,没辨法了。」
史塔夏「用完之後只要把那個機器給我就好。」
史塔夏「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沃蘭德 沃蘭德「收集靈魂會有什麼好事嗎?」
引導者「這我也不清楚,但是館邱確實是戰士們靈魂的聚集場所,」
引導者「就算聚集在一起也沒有發生什麼事啊……」
沃蘭德「真是不可思議的事,但是那個怪物目標是館邱沒錯啊。」
沃蘭德「不快點把剩下的藤蔓解決掉的話,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引導者「是沒錯,但是機器已經被怪物破壞掉了……」
沃蘭德「啊啊啊,對厚! 嗚嗯~該怎麼辦。」
沃蘭德「收集好零件的話,應該可以,修理吧?」
引導者「……我拜託館邱的人看看,」
引導者「就算修不好也比什麼都不做好。」
沃蘭德「了解! 來吧,瑟雷斯夏爾,再一件工作!」
C.C. C.C.「製造出怪物的人,是不是擁有可以把生物靈魂,」
C.C.「使用在什麼方面的技術啊?」
引導者「不知道是什麼樣的東西,」
引導者「真的有技術可以使用生物的靈魂嗎?」
C.C.「至少在工程師之中,沒有人在研究這個。」
C.C.「所以,你問我有沒有這個技術,我也回答不了。」
引導者「館邸的藤蔓還在,」
引導者「但是控制藤蔓的機器已經被怪物給破壞掉了……」
C.C.「嗯……」
C.C.「這種損壞程度的話,只要收集好零件,應該可以修好吧?」
引導者「那,接下來就去收集零件吧。」
C.C.「說的也是,」
C.C.「要在館邸發生什麼事之前,快點把機器修好才行。」
柯布 柯布「每個傢伙都只在考慮那些像粪便一樣的事。」
引導者「他想對聚集在館邱內的靈魂做什麼呢?」
柯布「妳在意的話,就追到地獄去追問那隻怪物啊。」
柯布「不過反正他也不會好好講。」
引導者「藤蔓還留在館邱上,我不能就此走掉。」
柯布「喔。但是要怎麼辦?」
柯布「操縱館邱的機器已經被怪物自己破壞掉了。」
柯布「零件也飛散掉了耶?」
引導者「我想收集那些零件,然後給館邱的人看看。」
引導者「說不定他們可以修好。」
柯布「喂,殺死怪物之後還要我收集零件啊,」
柯布「麻煩死了。」
伊芙琳 伊芙琳「如果打輸了,我會變成怎樣呢……」
引導者「靈魂應該會被那個怪物關起來吧。」
伊芙琳「太可怕了……還好打倒他了……」
引導者「嗯,但是,藤蔓還留在館邱上,不除掉不行。」
伊芙琳「嗯,但是,那個機器被怪物給破壞了……」
伊芙琳「修得好嗎?」
引導者「把散落的零件收集起來的話,館邱的人可能會修。」
伊芙琳「是嗎,太好了……」
布勞 布勞「怪物は、館に集う戦士の魂を狙っていたのですね。」
引導者「私には貴方もその戦士の一員と見られているように」
引導者「思えました。」
布勞「はは。僕は聖女様に仕えるしがないアコライトですよ。」
引導者「聖女様の館を守ろうという意志を持つ、それも魂と言って」
引導者「よいのでは?」
布勞「そうでしょうか?」
引導者「ともあれ、館を守るためにも殘ったあの蔦を」
引導者「除去しなければなりません。」
布勞「そうですね。あぁでも機械は怪物が壊してしまいました。」
布勞「何とか修理できればよいのですが……」
引導者「散らばった部品を集めれば、修理できませんか?」
布勞「やってみる価値はあると思います。」
布勞「では、部品を集めに參りましょうか。」
凱倫貝克 凱倫貝克「真是不死心的怪物,」
凱倫貝克「沒想到他就算要死,也想要把館邱交給創造主。」
引導者「控制藤蔓的機器被破壞掉了,無法除去藤蔓了……」
凱倫貝克「怪物的目的既然是我們的靈魂,」
凱倫貝克「留在館邱上的藤蔓,也難說沒有捕捉我們的力量。」
引導者「是的,不能就這樣放任藤蔓。」
引導者「但是能除去藤蔓的機器也沒有辦法重新做一台。」
凱倫貝克「要是把零件收集起來的話,不能修好嗎?」
引導者「……如果是館邱的人,也許可能修好。」
引導者「我有幾次看過他們在修訂機器的樣子。」
凱倫貝克「那麼就去收集零件吧,我會盡力幫忙修理的。」
音音夢 音音夢「靈魂,到底是什麼呢?」
引導者「聖女大人說,是你們戰士的根源。」
音音夢「我不懂太困難的事,」
音音夢「所以就是被奪走的話,會很糟糕的東西對吧。」
引導者「所以首先,他們才會打算先搶奪館邱吧。」
音音夢「剛剛好危險,但是藤蔓還留在館邱上耶。」
引導者「嗯,應該是怪物自己破壞藤蔓的機器造成的。」
音音夢「收集好零件的話,能修好嗎。」
引導者「如果拜託館邱的人,應該有辦法。」
音音夢「那,快點去收集吧。」
康拉德 康拉德「我要給予他神罰,然後將想要奪取靈魂之愚者毀滅掉。」
引導者「雖然我不知道他看上那麼靈魂的理由……」
康拉德「理由只是瑣事。竟然想要篡奪本該由神招去的靈魂,」
康拉德「想要拿來利用什麼的真的太大膽了。」
引導者「是這樣的嗎。」
引導者「但是,藤蔓還留在館邱上,不能就這樣放任下去啊。」
康拉德「在除去那個藤蔓之前,無法安心啊。」
引導者「但是機器已經被怪物自己破壞掉了,現在沒有辦法了。」
康拉德「不能想辦法嗎? 雖然零件好像也散得蠻遠的了。」
引導者「……收集好散落的零件,去給館邱的人看看吧。」
康拉德「嗯,我對機器類完全不在行,交給你們了。」
碧姬媞 碧姬媞「竟然想要捕捉我的靈魂,真的不自量力的感覺。」
引導者「還好你的靈魂沒有被奪走。」
引導者「但是,還不能安心。」
碧姬媞「控制藤蔓的機器被破壞真是個打擊。」
碧姬媞「怎麼辦?你打算這樣放置嗎?」
引導者「我們去收集散落的零件吧。」
引導者「我想應該可以委託館邱的人修理。」
碧姬媞「哦,真是可靠。」
碧姬媞「你家的侍者,意外的好用耶。」
庫恩 庫恩「沒想到那東西竟然自己破壞機器,不讓我們排除藤蔓。」
庫恩「雖然他看起來是被創造出來的生命體,」
庫恩「但對靈魂的執著似乎是真的。」
引導者「這麼拼命地要收集靈魂,到底打算做什麼。」
庫恩「怪物都打倒了,這個答案只有他的創造主知道了。」
庫恩「再想也沒有用」。
庫恩「比起那種事,不是應該先把覆蓋在館邱上的藤蔓排除掉吧?」
引導者「是的,但是,那必須修好機器才行。」
庫恩「把散落各地的零件收集起來,不就能修好了嗎?」
引導者「我問問看館邱的人能不能修好機器」
庫恩「那麼,就去收集零件吧。」
庫恩「我不想讓那個醜陋的藤蔓長時間在我身邊蔓延。」
夏洛特 夏洛特「竟然想要收集靈魂,怪物到底打算做什麼呢?」
引導者「我不知道,就算問了,他應該也不會回答我們吧。」
夏洛特「說的也是……」
夏洛特「雖然到最後還是不知道理由,」
夏洛特「但是控制藤蔓的機器也已經被怪物自己破壞掉了。」
夏洛特「該怎麼辦才好。」
引導者「怪物的事無所謂,」
引導者「機器的話,只要收集零件應該就可以修理。」
夏洛特「真的嗎?」
引導者「嗯,館邱的人應該可以修理。」
夏洛特「那麼就去收集零件吧,就那樣放任館邱的藤蔓的話,」
夏洛特「總覺得會發生什麼不好的事。」
泰瑞爾 泰瑞爾「怪物は倒れども、館の蔦はそのままですか。」
引導者「蔦を除去しない限り安心はできませんが、機械は怪物が」
引導者「壊してしまいました。」
泰瑞爾「散逸した部品を回収すれば、修理はできそうですね。」
引導者「可能なのですか?」
泰瑞爾「不足する部品やエネルギーがこの世界で賄えればですが、」
泰瑞爾「おそらくどうとでもなるでしょう。」
引導者「それなら安心です。早く部品を集めに行きましょう。」
引導者「でないと……」
泰瑞爾「ええ、急ぎましょう。このまま放っておいて、」
泰瑞爾「自分の魂を誰かの好き勝手にされては困りますからね。」
露緹亞 露緹亞「結局、魂を狙った目的はわからずじまいか。」
引導者「そうですね。それに、蔦を制禦する機械も怪物が自分で」
引導者「壊してしまいました。」
露緹亞「こんな狀況じゃあ、館には戻るに戻れないな。」
引導者「どうしましょう。」
引導者「館に戻ったとたん蔦が暴れだしたら大変です。」
露緹亞「ちょっと待ってくれ。……うん!」
露緹亞「壊れた衝撃で飛び散った部品さえ揃えば、」
露緹亞「なんとか直せるかも知れない。」
引導者「本當ですか?」
露緹亞「機械いじりは少しだけ経験がある程度だから、」
露緹亞「誰かに手伝ってもらう必要があるけどな。」
引導者「でしたら、館の者にも頼んでみます。」
露緹亞「それは心強いな。よし、部品を探しに行こう!」
威廉 威廉「結果最後,還是不知道這傢伙的欲求,目的也不明。」
引導者「我感受到他非常驚人的執著。」
威廉「嗯,沒錯,要是靈魂被他抓住的話,」
威廉「不知道會被怎麼樣……」
引導者「但是,藤蔓還留在館邸上,無法安心。」
威廉「說的也是……」
威廉「但是機器被怪物自己破壞掉了,該怎麼辦才好呢。」
引導者「把機器修理好吧。」
引導者「把散落的零件都收集起來的話,」
引導者「館邸的人說不定可以修好。」
威廉「雖然不確定,但也不能一直待(呆)站在這裡。」
威廉「……希望在收集零件時,不要發生任何事。」
梅莉 梅莉「魂を捕らえ、何に使うつもりだったのか……」
梅莉「考えるだけでも恐ろしい話だこと。」
引導者「貴女の魂が囚われる前に怪物を倒せてよかったです。」
梅莉「でも、館の蔦は殘ったまま。」
梅莉「全てが解決したとは言い難いですわね。」
引導者「機械も怪物自らが壊してしまいましたし……」
梅莉「往生際の悪いこと。でも、部品さえ集めれば元の形に」
梅莉「戻すことはできそうですわね。」
引導者「可能なのですか?」
梅莉「とは言っても、元に戻せても操作できるかまでは」
梅莉「わかりませんわ……」
引導者「機械の操作については、館の者に頼めば使えるかも」
引導者「しれません。」
梅莉「それなら大丈夫そうですわね。」
梅莉「さ、部品を集めに行きますわよ!」
古斯塔夫 古斯塔夫「怪物的目的竟然是收集靈魂,」
古斯塔夫「吾越來越想見見那個怪物的創造主。」
引導者「怪物跟機器現在都壞掉了,應該沒有見面的方法了。」
古斯塔夫「但藤蔓還留著不是?」
古斯塔夫「既然怪物把機器破壞後,藤蔓還留著的話,」
古斯塔夫「只要放置館邸這個狀況,創造主也許會來搶奪館邸。」
引導者「那我會很困擾!無論如何都請除去藤蔓吧。」
古斯塔夫「真是無聊,不過如果藤蔓暴走的話,」
古斯塔夫「吾也不知道自己會變成怎麼樣。」
古斯塔夫「只好把機器修好了嗎。」
引導者「修得好嗎?這機器看起來頗複雜的耶……」
古斯塔夫「只要把零件收集起來,就沒問題。」
古斯塔夫「走囉,人偶啊。」
尤莉卡 尤莉卡「倒される前に蔦を制禦する機械を破壊するとは……」
尤莉卡「ある程度の知性があったようですね。」
引導者「どうしましょう。このままにしておけば、館や私達に」
引導者「どんな被害が出るか……」
尤莉卡「あの者の目的が魂である以上、捨て置くのは危険ですね。」
尤莉卡「館の従者に機械修理ができる方はいないのですか?」
引導者「散らばった部品を持って行き、」
引導者「直接見てもらわないと何とも……」
尤莉卡「流石に不確定ですか。」
尤莉卡「しかし、可能性に期待するしかありませんね。」
林奈烏斯 林奈烏斯「命令している誰かさんは、いなかったねぇ。」
引導者「今回の件は全て怪物の意志で行ったものであると?」
林奈烏斯「あれは魂が欲しい以外の意志を示さなかったからなぁ。」
引導者「そうですね。それに、最後の最後で蔦を制禦する機械を」
引導者「壊されてしまいました。」
林奈烏斯「だから館は蔦に覆われたままか。」
林奈烏斯「見上げた根性とでも言うべきかなぁ?」
引導者「これからどうしましょう?」
林奈烏斯「散らばった部品を集めれば修理できそうだよぉ。」
引導者「可能なのですか?」
林奈烏斯「まーかせて。こう見えても植物とかには強いんだよぉ。」
娜汀 娜汀「ふむ、困ったことになったね。」
引導者「まさか、最後に自ら機械を破壊してしまうとは」
引導者「思いませんでした。」
娜汀「悪足掻きと言えばそうだろうけど、創造主に館を」
娜汀「獻上することこそが目的だとすれば、理解はできる。」
引導者「では、館は変わらず危険なままということですね。」
引導者「あの機械をどうにかして直さなければ……」
娜汀「散らばった部品を集めて修理とかできないかい?」
娜汀「館の従者にそういうのが得意な人は?」
引導者「聞いてみなければわかりませんが、簡単な修理作業を」
引導者「していたことはありましたので。もしかしたら……」
娜汀「よし。可能性があるのなら試すとしよう。」
迪諾 迪諾「如果,那個館邸變成怪物的東西的話,我們會怎樣? 」
引導者「如果照怪物說的話看,至少你的靈魂會被怪物吸收掉吧。」
迪諾「嗚噁!? 」
迪諾「本,本,本大爺的靈魂不好吃的!? 」
迪諾「還好在發生那種事情之前,就把怪物打到(倒)了! 」
引導者「嗯,雖然避開最嚴重的後果,但是藤蔓還留在館邸上。」
迪諾「啊~ 機器被那個怪物打壞了嘛。」
引導者「把飛散的零件回收回來的話,」
引導者「館邸的人應該可以把機器修好。」
迪諾「喔,那修好後就可以把藤蔓解決掉了對吧。」
引導者「應該,是的。」
迪諾「為了本大爺靈魂的安全,不確定的話本大爺會很困擾的。」
奧蘭 奧蘭「靈魂啊,不知道我們是不是也有靈魂。」
引導者「……為了保護聖女大人于館邱而行動的那份意志,」
引導者「不就是靈魂嗎?」
引導者「既然是聖女大人之子的妳說的,那可能真的沒錯。」
引導者「嗯,為了保護那靈魂,」
引導者「我們也得把留在館邱上的藤蔓去除才行。」
奧蘭「但是,怪物自己把裝置破壞掉了,零件也都散落各地了。」
引導者「把散落的零件收集起來,來修理機器吧。」
奧蘭「說的也是。回到館邱后,我們也許也修理得好。」
奧蘭「快點去收集零件吧。」
諾伊庫洛姆 諾伊庫洛姆「他竟然想連同館邸把我們的靈魂都取得。」
諾伊庫洛姆「多麼大膽的行為。」
引導者「在靈魂被搶走之前就打倒怪物真是太好了。」
諾伊庫洛姆「嗯,但是藤蔓還在館邸上……」
諾伊庫洛姆「就這樣放任下去非常危險。」
引導者「嗯,但是控制藤蔓的機器被怪物破壞掉了。」
諾伊庫洛姆「館邸有可以修理這種東西的人嗎?」
引導者「只要能把散落的零件收集好,有可能可以。」
諾伊庫洛姆「這樣的話,就出發去找吧。」
諾伊庫洛姆「不能花太多時間,快走吧。」
出葉 出葉「執念真深的傢伙,竟然寧可破壞機器也要佔據館邸。」
引導者「為什麼要做到這個地步呢?」
引導者「怪物是為了要將館邸交給創造主嗎?」
出葉「如果那就是怪物的目的,那麼那個什麼的創造主的會來吧,」
出葉「必須在那之前除去藤蔓才行。」
引導者「為了防止藤蔓將館邸交給創造主對吧,」
引導者「但是該怎麼做才好?」
出葉「不能收集材料,然後把機器修理好嗎?」
引導者「把壞掉的機器零件收集起來的話,」
引導者「館邸的人說不定可以修理好。」
出葉「現在也只能賭那個可能性了。」
出葉「不能讓怪物跟創造主隨心所欲。」
希拉莉 希拉莉「ちっ、最後の最後まで手間の掛かるこった。」
引導者「まさか自ら機械を壊すなんて……」
希拉莉「おい人形、どうすんだよ。」
希拉莉「このまま放っておいたらオレ達あの蔦に喰われちまうかも」
希拉莉「しれねえんだろ?」
引導者「そこまではわかりませんが、怪物の狙いが魂である以上は」
引導者「放置できません。」
希拉莉「なんか解決策を自分で考えるとかできねぇのか、お前は。」
希拉莉「館の連中に機械とか修理できる奴くらいいるだろ?」
希拉莉「特にお前は人形なんだし。必要だろ、そういう奴。」
引導者「……尋ねてみなければわかりませんが。おそらく可能かと。」
希拉莉「つっても、この殘骸だけを渡しても意味ねぇか。」
希拉莉「しょうがねえ、散らばった部品を集めに行くぞ。」
克洛維斯 克洛維斯「厄介なことをしてくれたものだ。」
克洛維斯「よほど館を取り戻させたくないと見える。」
引導者「まさか倒れる前に自分で機械を壊してしまうとは……」
克洛維斯「自分がどうなろうと、創造主に館を獻上したかったのかな。」
引導者「どうしましょう。館をあのままにしておけば、」
引導者「貴方達の魂が危険に曬される可能性があります。」
克洛維斯「機械を直すか、それとも別の方法を探すか。」
克洛維斯「いずれにせよ蔦を除去する必要があるね。」
引導者「でしたら散らばった部品を集めて機械を修理しましょう。」
引導者「館の者に頼めば修理してもらえるかもしれません。」
克洛維斯「ふむ、そういうことなら君に従うとしよう。」
艾莉絲泰莉雅 艾莉絲泰莉雅「悲慘的怪物,但是現在的我沒有時間為你感到悲哀。」
引導者「是的,在館邱上的藤蔓還沒有要消失的樣子。」
艾莉絲泰莉雅「機器已經被破壞,無法控制藤蔓,他可能是想堅守館邱。」
引導者「現在的館邱就算馬上發生什麼事都不奇怪,該怎麼辦?」
艾莉絲泰莉雅「把散落的零件收集起來的話,不能修理嗎?」
引導者「這麼說來,我之前有看過館邱的人在修什麼機器的樣子。」
艾莉絲泰莉雅「那麼,他們也許能修好對吧。」
引導者「那麼,就去收集零件,拜託館邱的人看看吧。」
艾莉絲泰莉雅「好,為了不讓我們的靈魂被奪走,快走吧。」
雨果 雨果「哇啊,就算把那傢伙打倒,藤蔓還留著不是嗎。」
引導者「應該是因為控制藤蔓的機器被怪物打壞了。」
雨果「最後的掙扎竟是破壞機器,這情況真是糟透了……」
雨果「這個要怎麼辦啊。」
引導者「把散落的零件收集起來的話,」
引導者「拜託館邱的人也許可以修理好。」
雨果「什麼嘛,那就不用擔心了嘛!」
引導者「但是,不能讓藤蔓長時間在館邱上。」
雨果「說的也是,要是藤蔓對我的靈魂做什麼就麻煩了。」
雨果「我們快點走吧!」
艾莉亞娜 艾莉亞娜「竟然要收集靈魂,興趣也該有個限度吧。」
引導者「看起來怪物也非常拼命,也許不是單純要收集靈魂而已。」
艾莉亞娜「如果還要拿來用在什麼上的話,就更惡心了。」
艾莉亞娜「這樣的話,得快點除去館館邱的藤蔓才行。」
引導者「但是,機器被怪物破壞掉了。」
艾莉亞娜「把散落的零件收集起來的話,妳那邊館邱的侍者不能修好嗎?」
艾莉亞娜「他們是自動人偶,就算有機器修理程式也不奇怪吧?」
引導者「應該是的,但是不問問看我也不知道。」
艾莉亞娜「這樣啊,總之先去收集零件吧。」
格雷高爾 格雷高爾「怎麼辦,怪物把機器破壞掉了。」
格雷高爾「這樣下去的話,館邱說不定會被藤蔓壓垮。」
引導者「是有可能,但是目前看來還沒關係。」
格雷高爾「那就好,但是,總覺得胸口這裡有怪怪的感覺。」
引導者「那就是所謂的不安,雖然我也還不太懂。」
格雷高爾「這樣啊……不管怎樣,現在狀況還是很危險沒有改變。」
格雷高爾「但是,機器被破壞掉了,該怎麼辦才好……」
引導者「把散落的零件收集起來,讓館邱的人看看吧。」
引導者「說不定可以修理好。」
格雷高爾「真的嗎? 那就趕快去收集吧。」」
蕾塔 蕾塔「あっちゃあ、機械を壊されちゃった。」
蕾塔「でも一応怪物は倒せたから、放っておいても大丈夫かな?」
引導者「それは危険かと。機械を壊されても蔦が館に殘っている」
引導者「ということは、蔦が暴走する可能性があります。」
蕾塔「うー……。館に帰ったとたん捕まっちゃいましたー、」
蕾塔「じゃどうしようもないもんなぁ。」
蕾塔「でもどうするの? 機械とかは操作とかできるけど、」
蕾塔「修理とか作るとかはしたことがないよ。」
引導者「散らばってしまった部品を集めれば、」
引導者「館の者で修理ができるかと思います。」
蕾塔「おぉ! それなら頑張って集めよう!」
伊普西隆 伊普西隆「やはり俺と同じ、造られた生命體だったか。」
伊普西隆「館や魂を求めたのは、自分に不足するものを補充するため」
伊普西隆「だったのかもな。」
引導者「取り込むことで何か変化することがあるのでしょうか?」
伊普西隆「それは怪物か、その創造主だけが知るところだろう。」
引導者「そうですか……」
伊普西隆「それよりも、館の蔦はまだ排除されていないようだな。」
伊普西隆「怪物を倒せば元に戻ると思ったが。」
引導者「怪物が機械を壊したことが原因かと……」
伊普西隆「制禦する物が無ければ暴走する可能性があるという事か。」
伊普西隆「飛び散った部品を集めて修理できないか?」
引導者「館の者に尋ねなければわかりませんが、おそらくは。」
伊普西隆「そうか。ならば部品の回収に行くとしよう。」
波蕾特 波蕾特「原來如此,怪物是想要我的靈魂吧。」
引導者「應該是,然後也想要今後會聚集到館邱的靈魂吧。」
波蕾特「所以才先搶下館邱啊。」
波蕾特「但是,那讓館邱維持現在這樣不就很危險?」
波蕾特「但是機器又被怪物打壞了……怎麼辦?」
引導者「把散落的零件收集起來的話,館邱的人也許能修。」
波蕾特「……啊~原來如此,說的也是,侍者們的話應該做得到啊。」
引導者「能修理這件事有什麼問題嗎?」
波蕾特「沒事,走吧,快去收集零件吧。」
尤哈尼 尤哈尼「啊~啊,那傢伙竟然自己把機器打壞了。」
引導者「沒有機器就沒辦法讓館邱恢復原狀了……」
尤哈尼「就那樣放任不管呢?」
引導者「我覺得應該很危險,」
引導者「搞不好一回館邱,我們就會被藤蔓抓住。」
引導者「不能排除這個可能。」
尤哈尼「不要說那種看完感覺很差,像恐怖系戲畫一樣的事啦。」
尤哈尼「那麼,就只好想辦法把機器修好了嗎……」
引導者「只能把散落的零件收集起來,跟館邱的人一起修理了。」
尤哈尼「什麼嘛,有人會修理的話就好了啊。」
尤哈尼「那,就快點去收集零件吧。」
諾艾菈 諾艾菈「先不管靈魂是否實際存在,想要收集的東西也太奇怪了,」
諾艾菈「真是奇怪的怪物。」
引導者「你們能在這個世界,不就證實了靈魂的存在嗎?」
諾艾菈「是沒錯,所以怪物才要搶館邸嗎?」
諾艾菈「因為這樣就可以得到在館邸內的戰士靈魂了。」
引導者「那麼,就必須盡早把留在館邸上的藤蔓除去才行了。」
諾艾菈「嗯,但是機器被怪物破壞掉了啊,」
諾艾菈「我也沒學過修理機器……」
引導者「我問問看館邸的人,只要把壞掉機器的零件找齊,」
引導者「也許可以修好也不一定。」
諾艾菈「那麼,就去收集零件吧。」
勞爾 勞爾「對方的目的是收集靈魂啊。」
引導者「所以才先襲擊了館邱呀。」
勞爾「嗯,看來那個所謂怪物的創造主,應該也有戰術跟戰略。」
勞爾「既然怪物背後是創造主在控制,」
勞爾「那就必須馬上將館邱恢復成原狀。」
引導者「但是,控制藤蔓的機器被怪物破壞掉了。」
勞爾「唔嗯……館邱的侍者沒有人會修理機器嗎?」
引導者「我需要問問看,但應該可以修理。」
勞爾「很好,那就把散落的零件收集好,拜託他們修吧。」
勞爾「不知道我們還剩下多少時間,快點走吧。」
潔米 潔米「那個怪物到底在想什麼。」
引導者「他可能想要抓像妳這樣的靈魂。」
潔米「所以才先讓藤蔓覆蓋館邱,想要佔領成自己的啊。」
引導者「應該是,可能是他認為藤蔓可以阻絕聖女大人的庇護。」
潔米「雖然不確定是否真的如此,但應該只有這個理由。」
潔米「那麼不早點去除藤蔓的話,可能會對我們有不利的影響。」
引導者「是的,但是,控制藤蔓的機器被怪物自己破壞掉了。」
潔米「看來只好收集零件修理了。」
引導者「妳可以修理好嗎?」
潔米「雖然我的專業是活體,但也不是不會修機器。」
潔米「走吧,快點去回收零件吧!」
瑟法斯 瑟法斯「ど、どうにか怪物を倒すことはできましたが、」
瑟法斯「まさか機械を自ら壊してしまうとは……」
引導者「このままでは、館も貴方の魂も危険なままです。」
瑟法斯「そうですね。どんな事が起こるにせよ、」
瑟法斯「魂を奪われてしまえば救助なんて期待できませんし。」
瑟法斯「せめて機械を修理することができれば良いのですが、」
引導者「機械の部品は壊された衝撃で散らばってしまいました。」
瑟法斯「うん?部品さえ集めれば修理は可能なんですか?」
引導者「はい。館の者に頼めばおそらく、というところですが。」
瑟法斯「そういうことでしたら、その散らばった部品を」
瑟法斯「集めに行きましょう。」
瑟法斯「可能性があるのなら、それに賭けるべきです。」
瑟法斯「何もしないなんて選択はあり得ませんよ。」
維若妮卡 維若妮卡「私達の魂に何を見たのか知らないけど迷惑この上ないね。」
引導者「だから館をまず襲ったんですね。」
引導者「食い止めることができてよかったです。」
維若妮卡「館は蔦で覆われちゃったから、大事になる前に、」
維若妮卡「とまではいかなかったけどね。」
引導者「蔦を操る機械は怪物自らが壊してしまいましたし、」
引導者「館を元に戻す方法はあるのでしょうか……」
維若妮卡「散らばっちゃった部品を集めれば、修理するか何か」
維若妮卡「できそうな感じはあるなぁ。」
引導者「できるのですか?」
維若妮卡「館の人、アコライトだっけ?」
維若妮卡「その人達に協力してもらえれば何とかなるかも。」
引導者「頼んでみます。」
維若妮卡「そうと決まれば、部品を探しに行くとしましょうか。」
里卡多 里卡多「よし。これで概ね解決だな。」
引導者「館は未だ蔦で覆われています。」
引導者「それを除去しなければ解決したとは言えません。」
里卡多「無事に怪物は倒せたし、館はあのままで大丈夫そうな」
里卡多「気もするが。」
引導者「怪物は魂を要求していました。」
引導者「萬が一、蔦に魂を捕らえるような力があったら大変です。」
里卡多「んー、確かにそうか。さすがに俺でも、」
里卡多「魂が捕まっちまったら何もできそうにない。」
里卡多「だが、あの蔦を制禦していた機械は怪物自身が」
里卡多「ぶっ壊したぞ。どうするんだ?」
引導者「散らばった部品を集めて、館の者で修理するしかないかと。」
里卡多「結構複雑そうな機械だったが……」
里卡多「まぁ嬢ちゃんがそう言うなら。」
里卡多「俺も蔦にとっ捕まるのは禦免だし、集めに行かないとな。」
瑪麗妮菈 瑪麗妮菈「那個怪物可能認為只要壓制館邱,就可以得到我們了,」
瑪麗妮菈「想法還是太天真了。」
引導者「但是,藤蔓還留著館邱上。」
瑪麗妮菈「說的也是,就這樣回到館邱的話,」
瑪麗妮菈「無法保證不會發生什麼事。」
引導者「要是有從怪物手中搶來機器就好了……」
瑪麗妮菈「但是那台機器已經被怪物自己破壞掉了……嗚。」
瑪麗妮菈「這種程度的話,只要收集好零件,解析之後應該就能修理。」
引導者「可以修理嗎?」
瑪麗妮菈「我也是工程師,基本的機器修理程度還可以做得到的。」
引導者「那麼,就去回收零件吧。」
摩根 摩根「能跟怪物大鬧一場,好像也不錯。」
引導者「要是靈魂被關起來,可能就要對怪物言聽計從也不一定。」
摩根「饒了我吧。」
摩根「雖然我最喜歡命令別人,」
摩根「但是我最討厭不喜歡的傢伙命令我。」
引導者「還有,那個藤蔓要是一直留在館邱,就依然有那種可能性。」
摩根「怪物用的那奇怪的機器壞掉了耶?」
引導者「只要收集好散落的零件,也許可以請館邱的人修理。」
摩根「哦,那就簡單了!」
摩根「快點去收集零件吧!」
茱蒂絲 茱蒂絲「那怪物竟然想要老娘的靈魂,」
茱蒂絲「真是的,身為一個好女人也真是困擾啊。」
引導者「就那樣被怪物隨意處置比較好嗎?」
茱蒂絲「啊?」
茱蒂絲「如果要被抓的話,當然要趕快拍拍屁股逃走啊。」
茱蒂絲「話說那個藤蔓要怎辦?」
茱蒂絲「明明已經把怪物殺了,看起來缺沒有要消失的樣子不是嗎?」
引導者「不知道是不是最後的掙扎,怪物自己把機器破壞掉了。」
引導者「該怎麼辦才好……」
茱蒂絲「收集好零件不能修好嗎?」
引導者「應該可以。」
茱蒂絲「那就快點回收零件吧。」
茱蒂絲「奪取可是我擅長的。」


荊棘卡
 …ATK-1,給予自己與對手,移動數量的傷害。

※商店活動専用「妖魔指南針(緑)」「古代討魔證明」期間限定道具入荷中!
※暗房內將有機會取得艾伯李斯特的髪型,阿貝爾的髪型、PremiumShop以及商店復刻各種虛擬人物衣裝,復刻RAID-BOSS對戰武器販賣中

活動地圖怪物出沒情報

【Plains of Anima】
活動地區 任務名 QP 1段目 2段目 3段目 4段目 5段目
澆薄的平原
最大進行度:3
探索AP:1
澆薄的平原 1 1 1 M1森林侏儒
澆薄的平原 1 1 1 M1蝙蝠
澆薄的平原 1 1 1 M1大蛙
澆薄的亡靈
(BOSS)
1 1 3 M2矮人 M3僵屍道化
M3僵屍道化
↑100Gem
澆薄的亡靈
(BOSS)
1 1 3 M2吸血蝙蝠 M3僵屍道化
M3僵屍道化
↑100Gem
澆薄的亡靈
(BOSS)
1 1 3 M2毒蛙 M3僵屍道化
M3僵屍道化
↑100Gem
憤激的荒野
最大進行度:12
探索AP:2
憤激的荒野 1 2 2 M1鬼火 M1茸兎
憤激的荒野 1 2 2 M2陰火 M2白疆兎
憤激的荒野 1 2 2 M3人魂 M3凶兎
憤激的荒野 1 2 2 M1吊死者 右:M1食屍鬼
↑30Gem
左:M1食屍鬼
↑30Gem
憤激的荒野 1 2 2 M2咒怨男 右:M2死人喰
↑50Gem
左:M2死人喰
↑50Gem
憤激的荒野 1 2 2 M3僵屍道化 右:M3食人族
↑100Gem
中:M3食人族
↑100Gem
左:M3食人族
↑100Gem
憤激之衣
(BOSS)
1 2 4 M1透明な布 M1透明な布
↑30Gem
M3幽靈布
M3幽靈布
↑100Gem
憤激之衣
(BOSS)
1 2 4
憤激之衣
(BOSS)
1 2 4 M3幽靈布 M3幽靈布
↑100Gem
M3幽靈布
M3幽靈布
↑100Gem
烙血之森
最大進行度:18
探索AP:2
烙血之森 1 3 3 M1黒哨兵 右:M1黒哨兵
左:M1黒哨兵
↑30Gem
烙血之森 1 3 3 M2銀哨兵 右:M2銀哨兵
左:M2銀哨兵
↑50Gem
烙血之森 1 3 3 M3金哨兵 右:M3金哨兵
左:M3金哨兵
↑100Gem
烙血之森 1 3 3 M1狂狼 M1狂狼 M1狂狼
↑30Gem
烙血之森 1 3 3 M2神狼 M2神狼 M2神狼
↑50Gem
烙血之森 1 3 3 M3魔狼 M3魔狼 M3魔狼
↑100Gem
烙血之森 1 3 3 M1鋼鉄男 M1鋼鉄男
↑30Gem
烙血之森 1 3 3 M2鉄鎧騎士 M2鉄鎧騎士
↑50Gem
烙血之森 1 3 3 M3綠騎士 M3綠騎士
↑100Gem
烙血植物
(BOSS)
5 4 5 M1妖花 M1妖花
↑30Gem
右:M1妖花
↑30Gem
M1妖花
↑HighLow
M1白魔
M1白魔
↑150Gem
烙血植物
(BOSS)
5 4 5 M2妖魔草 M2妖魔草
↑50Gem
右:M2妖魔草
↑50Gem
M2妖魔草
↑HighLow
M1白魔
M1白魔
↑150Gem
烙血植物
(BOSS)
5 4 5 M3皇后之丘 M3皇后之丘
↑100Gem
右:M3皇后之丘
↑100Gem
M3皇后之丘
↑HighLow
M1白魔
M1白魔
↑150Gem
鳴曉鐘之谷
最大進行度:15
探索AP:3
鳴曉鐘之谷 1 4 4 M1幽靈騎士 M1蝙蝠 M1大蛙 M1鋼鉄の男 M1幽靈騎士
↑30Gem
鳴曉鐘之谷 1 4 4 M2蒼白馬騎士 M2吸血蝙蝠 M2毒蛙 M2鐵鎧巨人 M2蒼白馬騎士
↑50Gem
鳴曉鐘之谷 1 4 4 M3白骨騎士 M3白銀蝙蝠 M3疣蛙 M3綠騎士 M3白骨騎士
↑100Gem
鳴曉鐘之谷 1 4 4 M1炎鬼 M1鬼火 M1茸兎 なし M1炎鬼
↑30Gem
鳴曉鐘之谷 1 4 4 M2炎魔 M2陰火 M2白疆兎 なし M2炎魔
↑50Gem
鳴曉鐘之谷 1 4 4 M3炎精 M3人魂 M3凶兎 なし M3炎精
↑100Gem
鳴曉鐘之谷 1 4 4 M1影斬森夢魔 M1吊死者 右:M1吊死者
↑30Gem
左:M1吊死者
↑30Gem
M1蝙蝠 右:M1影斬森夢魔
↑30Gem
左:M1影斬森夢魔
↑30Gem
鳴曉鐘之谷 1 4 4 M2黃昏の夢魔 M2咒怨男 右:M2咒怨男
↑50Gem
左:M2咒怨男
↑50Gem
M2吸血蝙蝠 右:M2黃昏の夢魔
↑50Gem
左:M2黃昏の夢魔
↑50Gem
鳴曉鐘之谷 1 4 4 M3常闇の夢魔 M3僵屍道化 右:M3僵屍道化
↑100Gem
左:M3僵屍道化
↑100Gem
M3白銀蝙蝠 右:M3常闇の夢魔
↑100Gem
左:M3常闇の夢魔
↑100Gem
鳴曉鐘之谷 6 4 4 M1母子像 右:藍箱(妖精之藥)
左:藍箱(妖精之藥)
藍箱(時間沙漏) M1母子像
↑150Gem
鳴曉鐘之谷 6 4 4 M2帝王的隨從 右:藍箱(妖精之藥)
左:藍箱(妖精之藥)
藍箱(時間沙漏) M2帝王的隨從
↑200Gem
鳴曉鐘之谷 6 4 4 M3聖母像 右:藍箱(妖精之藥)
左:藍箱(妖精之藥)
藍箱(時間沙漏) M3聖母像
↑300Gem
虛ろな曉鐘
(BOSS)
6 5 6 M1虛無 M3虛神
M3虛神
↑150Gem
虛ろな曉鐘
(BOSS)
6 5 6 M2虛像 M3虛神
M3虛神
↑150Gem
虛ろな曉鐘
(BOSS)
6 5 6 M3虛神 M3虛神
M3虛神
↑150Gem
補綴的地平
最大進行度:27
探索AP:3
補綴的地平 1 4 5 M1夜光鳥 M1夜光鳥
↑30Gem
補綴的地平 1 4 5 M2月光鳥 M2月光鳥
↑50Gem
補綴的地平 1 4 5 M3日光鳥 M3日光鳥
↑100Gem
補綴的地平 1 4 5 M1雙頭犬歐爾多斯 M1雙頭犬歐爾多斯
↑30Gem
補綴的地平 1 4 5 M2雙頭骸犬 M2雙頭骸犬
↑50Gem
補綴的地平 1 4 5 M3地獄看門犬 M3地獄看門犬
↑100Gem
補綴的地平 1 4 5 M1白蜘蛛 M1巴風特 M1白蜘蛛
↑30Gem
補綴的地平 1 4 5 M2鉄鋼蜘蛛 M2黒山羊 M2鉄鋼蜘蛛
↑50Gem
補綴的地平 1 4 5 M3百鬼蜘蛛 M3月の従者 M3百鬼蜘蛛
↑100Gem
補綴的地平 1 4 5 M1夜鬼 M1食屍鬼 右:M1夜鬼
↑30Gem
左:M1夜鬼
↑30Gem
補綴的地平 1 4 5 M2狂鬼 M2死人喰 右:M2狂鬼
↑50Gem
左:M2狂鬼
↑50Gem
補綴的地平 1 4 5 M3月候鬼 M3食人族 右:M3月候鬼
↑100Gem
左:M3月候鬼
↑100Gem
補綴的地平 1 4 5 M1妖蛇 右:M1人狼
↑30Gem
左:M1人狼
M1妖蛇
↑30Gem
補綴的地平 1 4 5 M2海蛆 右:M2犬人
↑50Gem
左:M2犬人
M2海蛆
↑50Gem
補綴的地平 1 4 5 M3妖蛆 右:M3犬神
↑100Gem
左:M3犬神
M3妖蛆
↑100Gem
來自遠方的侵略
(BOSS)
6 6 9 M1死之齒輪
↑150Gem
M10司魯德
↑300Gem
來自遠方的侵略
(BOSS)
6 6 9 M2絕望齒輪
↑200Gem
M10司魯德
↑300Gem
來自遠方的侵略
(BOSS)
9 6 9 M3惡夢齒輪
↑300Gem
M10司魯德
↑藍箱(黑色螺絲)

※上表所列為牌組COST為91的場合。
 中BOSS、最終BOSS戰、使用牌組COST會影響到報酬、跟出現的怪物M1/M2/M3。
 詳細資料見下表。

使用牌組COST別對應表

使用牌組COST別對應表
Cost1~55 Cost56~90 Cost91~
澆薄的平原/憤激的荒野
BOSS
M1,M1 M2,M2 M3,M3
30Gem 100Gem 100Gem
烙血之森BOSS M1妖花
M2妖魔草
M3皇后之丘
M1白魔
M1白魔
M1白魔
50Gem 150Gem 150Gem
鳴曉鐘之谷BOSS M1虛無
M2虛像
M2虛像
M3虛神
M3虛神
M3虛神
50Gem 150Gem 150Gem
補綴的地平BOSS 100Gem 200Gem 300Gem


Ex活動地圖怪物出沒情報

【ExEventLand】
活動地區 任務名 QP 1段目 2段目 3段目 4段目 5段目
ExEventLand 藤蔓街道 1 1 15 藍箱(黑色螺絲) 紅箱(記憶的碎片)
ExEventLand 藤蔓街道 1 1 15 藍箱(黑色螺絲) 紅箱(時間的碎片)
ExEventLand 藤蔓街道 1 1 15 藍箱(黑色螺絲) 紅箱(靈魂的碎片)
ExEventLand 藤蔓街道 1 1 15 藍箱(黑色螺絲) 紅箱(生命的碎片)
ExEventLand 藤蔓街道 1 1 15 藍箱(黑色螺絲) 紅箱(死亡的碎片)


――――――――――――――――――――――――――――――――――――――――――――――――――――――――― ――――――――

任務描述
澆薄的平原 澆薄的平原 聽從滿是縫線的怪物指示的魔物們
澆薄的亡靈 聽從滿是縫線的怪物指示的魔物們
憤激的荒野 憤激的荒野
憤激之衣
烙血之森 烙血之森
烙血植物
鳴曉鐘之谷 鳴曉鐘之谷
虛ろな曉鐘
補綴的地平 補綴的地平
來自遠方的侵略 魂を求めし怪物


最終地區BOSS情報

補綴的地平BOSS
(Cost8~55) (Cost56~90) (Cost91~)
司魯德 司魯德 司魯德
EC EC ★★ ★★ EC ★★★ ★★★
HP ATK DEF HP ATK DEF HP ATK DEF
20 12 7 39 30 15 9 54 40 18 11 69
RARITY RARITY RARITY
COST COST COST
ID ID ID
Profile 魂を求めし怪物
眼力 眼力 眼力
防禦/全距離/無1↑無1↑ 防禦/全距離/無1↑ 防禦/全距離/無1↑
防禦失敗時,抽取與所受傷害數值的卡片 防禦失敗時,抽取與所受傷害數值+1的卡片 防禦失敗時,抽取與所受傷害數值+2的卡片
相手の力を吸収する 相手の力を吸収する 相手の力を吸収する
苔蔦 苔蔦 苔蔦
移動/中・遠距離/移動1↑ 移動/中・遠距離/移動1↑ 移動/全距離/移動1↑
給予對手移動距離×2的傷害 給予對手移動距離×2的傷害 給予對手移動距離×2的傷害
蔦を操り攻撃 蔦を操り攻撃 蔦を操り攻撃
突進體勢 突進體勢 突進體勢
攻撃/中・遠距離/剣3↑ 攻撃/全距離/剣2↑ 攻撃/全距離/剣1↑
本階段的出牌數和對手一樣或以上時,減半對手防禦力(尾數捨去) 本階段的出牌數和對手一樣或以上時,減半對手防禦力(尾數捨去) 本階段的出牌數和對手一樣或以上時,減半對手防禦力(尾數捨去)
巨體による突進攻撃 巨體による突進攻撃 巨體による突進攻撃
エネルギーチャージ エネルギーチャージ エネルギーチャージ
攻撃/近距離/特殊1↑ 攻撃/近距離/特殊1↑ 攻撃/近距離/特殊1↑
ATK+出牌數×1,出牌數在四張以上時擲骰兩次 ATK+出牌數×2,出牌數在四張以上時擲骰兩次 ATK+出牌數×3,出牌數在四張以上時擲骰兩次
力を蓄え、強力な攻撃を行う 力を蓄え、強力な攻撃を行う 力を蓄え、強力な攻撃を行う




編輯尋求內容

※歡迎在留言區提供資源,圖片可用IMGUR網址(或該代碼即可)較方便。 內容如有疏漏也歡迎補充

遊戲內大型清晰說明圖。 對話資料 BOSS資料翻譯

※留言版區暫時重新開放,僅提供錯誤提醒修正、資料或翻譯提供,如有留言失序的情形版工有權撤除留言功能;FB留言仍能使用。


  • 【補綴的地平】C.C.:「製造出怪物的人,是不是擁有可以把生物靈魂,」C.C.:「使用在什麼方面的技術啊?」引導者:「不知道是什麼樣的東西,」引導者:「真的有技術可以使用生物的靈魂嗎?」C.C.:「至少在工程師之中,沒有人在研究這個。」C.C.:「所以,你問我有沒有這個技術,我也回答不了。」引導者:「館邸的藤蔓還在,」引導者:「但是控制藤蔓的機器已經被怪物給破壞掉了……」C.C.:「嗯……」C.C.:「這種損壞程度的話,只要收集好零件,應該可以修好吧?」引導者:「那,接下來就去收集零件吧。」C.C.:「說的也是,」C.C.:「要在館邸發生什麼事之前,快點把機器修好才行。」 - 名無しさん 2016-10-30 20:13:21
  • 【補綴的地平】(開場)諾伊庫諾姆:我要將你與你那扭曲的願望,一同斷罪;【補綴的地平】(開場)艾莉亞娜:那種噁心的事,我要讓你無法再說第二次。 - 名無しさん 2016-10-31 01:49:13
  • 【補綴的地平】 諾伊庫洛姆:「他竟然想連同館邸把我們的靈魂都取得。」 諾伊庫洛姆:「多麼大膽的行為。」 引導者:「在靈魂被搶走之前就打倒怪物真是太好了。」 諾伊庫洛姆:「嗯,但是藤蔓還在館邸上……」 諾伊庫洛姆:「就這樣放任下去非常危險。」 引導者:「嗯,但是控制藤蔓的機器被怪物破壞掉了。」 諾伊庫洛姆:「館邸有可以修理這種東西的人嗎?」 引導者:「只要能把散落的零件收集好,有可能可以。」 諾伊庫洛姆:「這樣的話,就出發去找吧。」 諾伊庫洛姆:「不能花太多時間,快走吧。」話說諾伊的全名是諾伊庫"洛"姆,上面資料好像打成諾伊庫"諾"姆?? - 名無しさん 2016-10-31 02:55:54
  • 【補綴的地平】(開場)瑟法斯「我才不會把靈魂交給像你這種傢伙!」 - 名無しさん 2016-10-31 12:11:21
  • 【補綴的地平】瑟法斯「總,總算把怪物打倒了,」「沒想到怪物會自己把機器破壞掉......」引導者「這樣下去,館邸跟你的靈魂都還是很危險。」瑟法斯「說的是,不管發生什麼事,」「要是靈魂被奪走的話,就沒救了。」「至少可以把機器修理就好了,」引導者「但是機器的零件因衝擊飛散各地了。」瑟法斯「嗯?只要有零件就可以修嗎?」引導者「是的,只要拜託館邸的人,應該可以修。」瑟法斯「那麼,我們就去收集零件吧。」「如果還有可能性,就應該賭賭看。」「都比什麼都不做還要好。」 - 名無しさん 2016-10-31 12:22:02
  • 希拉莉「全身都是拼接的痕跡,真是噁心的怪物!」 - 希拉莉-補綴的地平開場對話 2016-10-31 22:56:11
  • 希拉莉「呿,到最後的最後還要找我們麻煩。」 引導者「沒想到怪物會自己把機器給破壞掉……」 希拉莉「喂人偶,要怎辦啊這個,」 希拉莉「要是放任下去的話,我們也許會被藤蔓吃掉對吧?」 引導者「我雖然不知道會不會被吃掉,」 引導者「但是怪物目標如果是靈魂的話,就不能不管藤蔓。」 希拉莉「妳不能自己想出解決方法嗎妳。」 希拉莉「館邸內至少有可以修理的傢伙在吧?」 希拉莉「而且妳還是人偶耶,需要有人會修妳吧。」 引導者「……不問問看的話我不確定,但是應該是有可能的。」 希拉莉「雖然這麼說,把這個殘骸交給他們也沒轍吧,」 希拉莉「我們去收集散落的零件吧。」 - 希拉莉-補綴的地平限定對話 2016-10-31 22:57:16
  • 【補綴的地平】(開場)諾艾菈「不要執著於是否存在都不確定的事物上啊。」 - 名無しさん 2016-11-01 13:50:48
  • 【補綴的地平】諾艾菈「先不管靈魂是否實際存在,想要收集的東西也太奇怪了,」「真是奇怪的怪物。」引導者「你們能在這個世界,不就證實了靈魂的存在嗎?」諾艾菈「是沒錯,所以怪物才要搶館邸嗎?」「因為這樣就可以得到在館邸內的戰士靈魂了。」引導者「那麼,就必須盡早把留在館邸上的藤蔓除去才行了。」諾艾菈「嗯,但是機器被怪物破壞掉了啊,」「我也沒學過修理機器......」引導者「我問問看館邸的人,只要把壞掉機器的零件找齊,」「也許可以修好也不一定。」諾艾菈「那麼,就去收集零件吧。」 - 名無しさん 2016-11-01 14:02:24
  • h.ttps://goo.gl/cje6fi - 全角 2016-11-01 20:14: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