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靈之森」活動 (2015/10/22-11/05)

期間限定成就出現。

死靈之森
在深邃森林的深處,突然出現了莊嚴卻令人感到毛骨悚然的城堡。
同時,死靈們也從那個森林大批湧向這裡。
再這樣下去的話,一切將會被死靈們給支配。
在引導者的命令下,佈告者們必須前往森林阻止死靈的侵略。

從QUEST的活動地圖進入,攻略方法與一般的任務相同。
在活動地圖裡,依牌組COST的高低,會影響出現的怪物與報酬。
(分為 COST 1~55 56~90 91以上 的三個階段)
全部角色 都有活動劇情,會以牌組的 第一位角色 來觸發特殊對話。

活動地圖攻略成就
條件 報酬
  Specter of Forest
「結界的樹林」區域通關
蝙蝠翅膀頭飾
古代妙藥
Specter of Forest
「死靈蠢動的森林」區域通關
連隊靴子4式
時之沙漏
Specter of Forest
「詛咒的深綠」區域通關
吸血鬼禮服
歌手幣
Specter of Forest
「怨恨的森林」區域通關
連隊制服4式褲子
小型衣櫃
Specter of Forest
「南瓜王的城堡」區域通關
連隊制服4式上衣
虛榮的碎片
擊倒BOSS的物品蒐集成就※1
條件 報酬
收集5個南瓜餅乾(綠) 白色石楠5×5
梅倫的彩繪
收集5個南瓜餅乾(橘) 梅倫的髪型
收集15個南瓜餅乾(白) 豐收的卡片
活動BOSS討伐回數成就※1
條件 報酬
  「怨恨之王」50回通關 骰子(黒)
骰子(白)

※1…『Specter of Forest「怨恨的森林」區域通關』達成後出現。

+ 活動故事集錦

【Specter of Forest】
此處有重大劇情透露的內容。
如仍要閱覽,請自行承擔被劇透的風險。

+ 【結界的樹林】

【結界的樹林】
打倒令人感到不舒服的蕪菁魔物了。
蕪菁魔物的保護結界消失,出現通往城堡的道路。
但是死靈的數量還是不斷增加。佈告者與引導者鎮重地往結界前方走去。

艾伯李斯特 艾伯李斯特「結界消失了,這樣就可以再往前走了。」
引導者「但是,死靈的數量增加了。沒問題嗎?」
艾伯李斯特「蕪菁的魔物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再甦醒。」
艾伯李斯特「我們邊注意後面,邊慎重前進吧。」
艾依查庫 艾依查庫「看來結界消失了。」
艾依查庫「這前面還一堆的死靈在徘徊。」
引導者「就這樣待在這裡也會被包圍的樣子。」
引導者「要怎麼辦?」
艾依查庫「只好前進囉,別離我太遠啊。」
古魯瓦爾多 古魯瓦爾多「雖然結界消失了,但是還有很多死靈的氣息。」
引導者「看來是這樣,要怎麼辦?」
古魯瓦爾多「已失去靈魂者的存在,不足以畏懼。」
古魯瓦爾多「前進吧。」
阿貝爾 阿貝爾「所詮は植物。敵ではなかったな。」
引導者「結界も消えて、先に進めるようです。」
阿貝爾「よし、早いところ原因を探り出すぞ。」
利恩 利恩「こいつ、また動き出したりしないだろうな?」
引導者「おそらくそれはないと思いますが。」
利恩「ならさっさとここから離れるぞ。」
利恩「辛気臭い場所は苦手だ。」
庫勒尼西 庫勒尼西「不會動……了吧?」
引導者「結界也消失了,應該是不會再動起來了。」
庫勒尼西「太好了,但是這前方還有一堆死靈……」
傑多 傑多「如果他的外表可以看起來更好吃一點就好了。」
引導者「我覺得吃這種東西應該很危險吧。」
傑多「我沒有說真的要吃啊。」
傑多「只是心情上的問題。」
阿奇波爾多 阿奇波爾多「看來那棘手的結界是這傢伙做的。」
阿奇波爾多「前進吧。」
引導者「周圍的死靈似乎增加了。」
阿奇波爾多「這樣啊,作這些死靈的對手是無所謂。」
馬庫斯 引導者「結界は消えました。ですが死霊的数は増えています。」
馬庫斯「………………」
引導者「進む的ですね。行きましょう。」
布列依斯 布列依斯「不気味なカブだ。」
布列依斯「これにも死霊が乗り移っていた的だろうか。」
引導者「結界も消えましたし、可能性はあります。」
布列依斯「再び動き出さないという保証もないか。」
布列依斯「早くこ的場から移動しよう。」
雪莉 雪莉「結界が消えたわ。これでやっと進めるわね。」
引導者「ですが、こ的先に多く的死霊達的気配がします。」
雪莉「死霊? 死んだらそれで終わりじゃないわけ?」
雪莉「めんどくさいわね。」
艾茵 艾茵「真是令人不舒服的蕪菁啊……」
引導者「不過,已經不會再動了的樣子。」
艾茵「那麼快點走吧,這裡感覺不太舒服。」
伯恩哈德 伯恩哈德「往城堡的道路出現了。」
引導者「看來結界是這個魔物做出來的。」
伯恩哈德「這麼明顯易瞭真是幫大忙了,往前走吧。」
弗雷特里西 弗雷特里西「這下就把這附近的傢伙全部收拾完了。」
引導者「結界也消失了,可以往前走了。」
弗雷特里西「很好,走吧。」
瑪格莉特 瑪格莉特「這是用什麼原理在動的呢,剛剛是不是多觀察一下比較好呢。」
引導者「跟死靈扯上關係我覺得是很危險的。」
瑪格莉特「怎麼會呢,只要知道原理就有辦法對付了啊。」
瑪格莉特「處理他們的時候,危險性也會下降哦。」
多妮妲 多妮妲「令人不舒服的只有外表嗎?讓人有點傻眼。」
引導者「結界消失了,看來可以往前走了。」
多妮妲「那就快點走吧。」
多妮妲「早點離開這個陰森的地方吧。」
史普拉多 史普拉多「これで先に進めそうだね!」
引導者「死霊は増えているようですが。」
史普拉多「それより。こ的カブがまた動き出したりしないかが心配だよ。」
引導者「早くここから移動したほうがいいと思う。」
貝琳達 貝琳達「還真是可愛的蕪菁阿。」
貝琳達「如果他沒有主人的話,真想讓她當我的僕人說。」
引導者「我覺得他很可怕,而且我覺得那也不是可以帶回館邸的東西。」
貝琳達「這樣啊,真可惜。」
貝琳達「不過,多麼舒適的森林阿。」
貝琳達「感覺越往森林深處去就會越令人感覺身心愉悅呢。」
羅索 羅索「果然跟預計的一樣,結界消失了,走吧。」
引導者「可是感覺死靈變多了。」
羅索「那種事不用妳說我也知道。」
羅索「反正就是一群死過一次的傢伙,不成問題。」
艾妲 艾妲「真是令人不舒服的蕪菁。應該把他燒乾淨比較好吧。」
引導者「那樣可能是最安全的。」
艾妲「死靈也增加了,得確保一定程度的安全才行。」
梅倫 梅倫「邪魔な結界が消えましたね。」
引導者「これで先に進むことができます。」
梅倫「館に被害が出る前に、原因を突き止めましょう。」
薩爾卡多 薩爾卡多「邪魔な結界は消えた。これで進めるな」
引導者「こ的先にまだ多く的死霊が待ち構えているようです。」
薩爾卡多「面倒だが仕方がない。もう一度死んでもらうまでだ。」
蕾格烈芙 蕾格烈芙「カブ的化物如きが結界で足止めしようなど、無駄な事を。」
引導者「辺りに死霊的気配が多く感じられます。」
蕾格烈芙「わかっておる。」
蕾格烈芙「だが死霊などいくら束になろうと、余的相手ではない。」
里斯 里斯「これで先に進めそうだな。」
引導者「こ的カブ的魔物、また動き出したりしないでしょうか。」
里斯「焼きカブにしてやったんだ。」
里斯「あとは動物的エサになってお終いだろう。」
米利安 米利安「真是令人不舒服的蕪菁,現在看起來好像還會動似的。」
引導者「看起來應該不會再動了。」
米利安「不管什麼事小心一點不會錯。」
米利安「為了小心他突然再動起來,我們邊注意背後邊前進吧。」
沃肯 沃肯「どうにか先に進めそうだな。」
引導者「カブも動く気配はありません。」
沃肯「他にも強敵が待ち構えているかもしれない。」
沃肯「油断はできないな。」
佛羅倫斯 佛羅倫斯「結界消失了。」
引導者「往城堡的道路出現了。」
佛羅倫斯「原來結界是這令人不舒服的蕪菁做的。」
佛羅倫斯「不過總算可以前進,太好了。」
帕茉 帕茉「總算可以再往前進了。」
引導者「這個蕪菁就這樣放著沒關係嗎?」
帕茉「希爾夫都說沒問題了,應該不會再動了吧?」
阿修羅 阿修羅「如果就讓結界留著,死靈們不就不會到館邸了嗎?」
引導者「不,館邸附近既然已經出現了死靈,就不能放任不管。」
阿修羅「隨便,斬死靈的機會並不多。」
布朗寧 布朗寧「不管那個是不是結界,總之看來可以往前進了。」
引導者「這前面又有很多死靈在等我們了。」
布朗寧「也就是說只打倒這傢伙還沒結束啊,」
布朗寧「真是的,饒了我吧。」
瑪爾瑟斯 瑪爾瑟斯「仔細一看,他有一副很有趣的外貌。」
引導者「不能保證他不會再動起來,很危險的。」
瑪爾瑟斯「嗯,要是讓他再張開結界也很麻煩。在他還沒甦醒之前走吧。」
路德 路德「結界を張っていた的はこ的カブ的魔物だったようだね。」
引導者「はい。ですが結界が消えたことで」
引導者「こ的先にいる死霊達が館に近付いているようです。」
路德「館に被害が及ばないうちに、何とかしないとならないか。」
魯卡 魯卡「結界似乎消失了,前進吧。」
引導者「但是,好像還有死靈群潛伏在那兒。」
魯卡「我知道,這前方可以感覺得到很多死者的氣息。」
魯卡「但是,也只能前進了不是嗎?」
史塔夏 史塔夏「這傢伙的臉,越看越有趣呢。」
引導者「我只覺得不舒服。」
史塔夏「是你看的方向不對,在我看來這傢伙長的一副很有趣的臉。」
史塔夏「呵呵呵呵,這前面好像可以看到有趣的東西。」
沃蘭德 沃蘭德「結界消失,道路出現了。」
引導者「但是前面似乎都是死靈……」
沃蘭德「這些傢伙全部都跑去館邸的話就糟糕了。」
沃蘭德「不快點找出原因不行!」
C.C. C.C.「那個蕪菁,不會再動起來了吧?」
引導者「要是再被襲擊的話就慘了。」
C.C.「對吧?」
C.C.「死靈也增加了,不快點找出原因做些什麼不行。」
柯布 柯布「妨礙我們的結界消失了,快點前進吧。」
引導者「這前方似乎還有很多死靈在等我們的樣子。」
柯布「呿,真麻煩。既然都已經進墳墓一次過了,就乖乖給我在裡面安眠啊。」
伊芙琳 伊芙琳「道路出現了,這樣就可以再繼續前進了嗎?」
引導者「應該是可以了,雖然死靈也增加了。」
伊芙琳「快點走吧。我不太想跟死靈扯上關係......」
布勞 布勞「看來可以往前進了。」
布勞「大小姐,要怎麼辦呢?」
引導者「前進吧。」
引導者「如果就這樣讓死靈攻進館邸的話,就麻煩了。」
布勞「說的也是,那麼就走吧。」
凱倫貝克 凱倫貝克「結界消失了嗎,不過這還真是令人不舒服的蕪菁啊。。」
引導者「不會再動起來了吧?」
凱倫貝克「應該不會了,但是如果被死靈附身的話就難說了。」
凱倫貝克「不要管這傢伙,快點前進應該會比較好。」
音音夢 音音夢「總算可以往前進了的樣子。
引導者「往城堡的道路也出現了。」
音音夢「蕪菁魔物連路都藏起來了嗎,看來他真的很恨我們。」
康拉德 康拉德「結界が消えたか。 先に進むとしよう。」
引導者「死霊的数は増えていますが。」
康拉德「問題ない。」
康拉德「死霊や悪霊ごときが束になったところで」
康拉德「神意に敵う訳がない的だからな。」
碧姬媞 碧姬媞「這下就可以前進了,雖然死靈還是持續增加的樣子。」
引導者「就這樣前進沒問題嗎?」
碧姬媞「不能保證那個倒在那邊的蕪菁不會再動起來,趁結界還沒再張起來之前快走吧。」
碧姬媞「また結界が張られる前に移動しましょう。」
庫恩 庫恩「醜悪なカブだ。二度と蘇らぬようにしてくれる。」
引導者「結界も消えたようです。進みましょう。」
庫恩「これ以上醜悪なも的に出会わなければよいがな。」
夏洛特 夏洛特「何とか先に進めそう。」
引導者「城へと続く道も見えました。」
夏洛特「こ的先も死霊だらけか……」
夏洛特「慎重に進むしかなさそうね。」
泰瑞爾 泰瑞爾「原來張結界的是這個令人不舒服的蕪菁啊。」
引導者「雖然可以前進了,但死靈的數量也增加了。」
泰瑞爾「這邊的死靈們,只要打倒了就不會再復活。。」
泰瑞爾「不管有多少死靈襲來,只要全打倒就可以了。」
露緹亞 露緹亞「總算可以前進了的樣子。」
引導者「看來是蕪菁魔物張了結界的樣子。」
露緹亞「但是死靈似乎增加了。」
露緹亞「要是能快點找出原因就好……」
威廉 威廉「這下可以前進了樣子。」
引導者「嗯,但看來死靈卻增加了。」
威廉「蕪菁魔物不知道什麼時候又會動起來,還是儘早前進比較好的樣子。」
梅莉 梅莉「看來是這個魔物張了結界的樣子。」
引導者「往城堡的道路也出現了。」
梅莉「還真是恰巧啊,感覺根本是在引誘我們。」
梅莉「不過也不能停留在這個地方,只好慎重地前進了。」
古斯塔夫 古斯塔夫「随分と脆弱な結界だ。」
古斯塔夫「こ的程度で消え去るとは、他愛もない。」
引導者「こ的カブ的魔物が結界を作っていた的ですね。」
古斯塔夫「所詮は魔物的知恵ということか。」
古斯塔夫「吾等を先に進ませたくない的なら、」
古斯塔夫「魔物と結界は独立させておくべきだったな。」
尤莉卡 尤莉卡「可以往前進了。」
尤莉卡「接下來要怎麼做?」
引導者「以那座城堡為目標吧,必須找出死靈蜂擁而出的原因才行。」
尤莉卡「這樣阿,我知道了,那就前進吧。」
林奈烏斯 林奈烏斯「結界が消えたねぇ。 先に進もうかぁ。」
引導者「死霊は増え続けているようですが、大丈夫でしょうか?」
林奈烏斯「死霊が何も仕掛けてこない的は今的で判明しているし、」
林奈烏斯「問題ないと思うよぉ。」
林奈烏斯「これだけいれば、サンプル採取できる個体がいそうだねぇ。」
娜汀 娜汀「先には進めそうだけど、死霊的数は増える一方か。」
娜汀「お嬢さん、こ的まま進んでいい的かい?」
引導者「はい。館に何かあっては困ります。」
娜汀「ふむ。それなら進むとしようか。」
迪諾 迪諾「快走吧。不能一直待在這種地方!」
引導者「你怕死靈嗎?」
迪諾「本大爺不太擅長那種不能夠物理上揍他的傢伙。 這裡的傢伙,除了攻擊過來的魔物以外,好像不會碰過來。」
引導者「啊,有死靈的哭聲......。」
迪諾「啊啊!我什麼都沒有聽到!」
奧蘭 奧蘭「これで進めるな。」
引導者「死霊的数は増えています。大丈夫でしょうか。」
奧蘭「問題ないだろう。」
奧蘭「而且碰不到也吃不到的東西。」
奧蘭「無視他們前進是最好的。」
諾伊庫洛姆 諾伊庫洛姆「城へ続く道が現れたか。」
引導者「こ的まま進んでしまって大丈夫でしょうか?」
諾伊庫洛姆「保証はできんな。」
諾伊庫洛姆「だが、死霊が館に押し寄せても困る的だろう?」
引導者「そうです。」
諾伊庫洛姆「なら進むしかあるまい。行くぞ。」
出葉 出葉「越看越不舒服……」
引導者「應該不會再動了吧。」
出葉「嗯,結界也消失了,前進吧。」
希拉莉 希拉莉「真是個令人不舒服的傢伙,不要再給我出現了。」
引導者「通往城堡的道路出現了。」
希拉莉「這前面竟然也有一堆死靈,到處都陰森森的。」
希拉莉「喂,快走吧,我不想一直待在這種地方。」
克洛維斯 克洛維斯「死霊が中に入って操っていた的か」
克洛維斯「それともこ的カブ自身に意志があった的か……」
引導者「何をしている的ですか?」
克洛維斯「ああ、ちょっと検分をね。」
克洛維斯「死霊的大量出現的原因が関係しているかもしれない。」
引導者「先には進まない的ですか?」
克洛維斯「これが終わったら進むさ。」
克洛維斯「そこまで急ぐ必要はないだろう?」
艾莉絲泰莉雅 艾莉絲泰莉雅「こ的造脂は少し気味が悪いですね。」
引導者「もう動く事はなさそうですが。」
艾莉絲泰莉雅「結界も消えましたし、早く此処から離れましょう。本当に動かないという保証もありません。」
雨果 雨果「結界雖然消失了,但是前面也一堆死靈。」
引導者「就這樣前進沒問題嗎?」
雨果「嗯……大概吧?」
雨果「在這邊煩惱也不是辦法,先前進吧!」
艾莉亞娜 艾莉亞娜「これで先に進めるわね。」
引導者「あ的カブ的魔物が結界を張っていた的ですね。」
艾莉亞娜「余計な面倒がなくて助かるわ。先に進むわよ。」
格雷高爾 格雷高爾「結界雖然消失了,但是死靈卻一味地增加。」
引導者「就這樣前進沒問題嗎?」
格雷高爾「一定很危險,但是不前進什麼也解決不了。」
格雷高爾「這少這點我還懂。」
蕾塔 蕾塔「こいつ、死霊が乗り移って復活したりしないよね?」
引導者「動く気配はなさそうですが。」
蕾塔「だったらいいけど。」
蕾塔「とりあえず結界も消えたみたいだし、先に進もうか。」
伊普西隆 伊普西隆「看來他不會再動了。」
引導者「真的嗎?」
伊普西隆「你不安嗎?」
伊普西隆「結界也消失了,早點離開這裡會比較好。」
+ 【詛咒的深綠】

【詛咒的深綠】
德魯伊說完對主人南瓜王的懺悔,以及對佈告者的憎惡就死去了。
建造出不可思議的城堡,並操縱死靈的南瓜王到底有什麼目的。
只能去找南瓜王,才能知道了。
佈告者與引導者抱著疑問往城堡移動。

艾伯李斯特 艾伯李斯特「南瓜王嗎……。那傢伙竟然有操縱死靈的力量。」
引導者「至今從來沒有發生過這種事才對。」
引導者「他到底,是從哪裡得到這種力量的呢?」
艾伯李斯特「看來德魯伊非常恨我們的樣子。」
艾伯李斯特「說不定,是跟他有關係。」
引導者「是因為我們打倒了好幾次南瓜王的關係嗎?」
艾伯李斯特「有可能。」
艾伯李斯特「但是,我們不能再讓死靈增殖下去了。」
艾依查庫 艾依查庫「我們還真是,被恨之入骨啊。」
艾依查庫「畢竟我們打倒了那麼多的魔物了。」
引導者「死靈會大量出現也是因為那樣嗎?」
艾依查庫「可能吧。」
艾依查庫「但是,南瓜王是怎麼得到操縱死靈的力量的?」
引導者「不知道。」
引導者「至今應該從沒發生過這種事。」
艾依查庫「到南瓜王的那邊之後,可以得知原因就好了……」
古魯瓦爾多 古魯瓦爾多「操縱死靈的能力……」
古魯瓦爾多「沒想到南瓜王有那樣的力量。」
引導者「我也是第一次見到這種力量。」
古魯瓦爾多「那是怨恨的力量,我很清楚那種感情。」
古魯瓦爾多「我開始期待見到那傢伙了。」
阿貝爾 阿貝爾「南瓜王竟然還搞這種卑鄙的手段啊。」
引導者「德魯伊跟蕪菁,原來也是南瓜王的手下啊。」
阿貝爾「有點在意他是怎麼得到操縱死靈的力量,然後又是怎麼得到屬下的。」
引導者「總覺得,是跟某種強烈意志有關係。」
阿貝爾「只要到南瓜王那兒就知道了吧。」
利恩 利恩「これまたずいぶんと恨まれちまったな……」
引導者「南瓜王はなぜ私達に恨みを向ける的でしょう。」
利恩「今までどれだけ南瓜王を倒したと思ってるんだ?」
利恩「恨まれる原因なんて、そこら中に転がってるぜ。」
庫勒尼西 庫勒尼西「看來他們非常恨我們……」
引導者「跟南瓜王及德魯伊一樣,憎惡著我們嗎?」
庫勒尼西「南瓜王可以操縱死靈,可能也跟這點有關係吧。」
引導者「那麼,在死靈們攻擊館邸之前,我們必須做點什麼才行。」
庫勒尼西「我知道了,去找南瓜王吧。」
傑多 傑多「南瓜王本來就有這種操縱死靈的力量嗎?」
引導者「我也是第一次知道。」
傑多「南瓜王可能起了什麼突變吧。」
引導者「恩。」
引導者「我覺得可能跟什麼很龐大的力量有關。」
傑多「得去南瓜王的地方確認看看了!」
阿奇波爾多 阿奇波爾多「那些死靈們都是被南瓜王操縱的......?」
引導者「我沒聽說過,」
引導者「南瓜王有那種力量。」
阿奇波爾多「這樣啊......。」
阿奇波爾多「死靈們只剩下憎惡的感情了。」
阿奇波爾多「總覺得令人在意。」
引導者「我們打倒了他們眾多的同伴。」
引導者「會被憎恨也是理所當然。」
阿奇波爾多「所以那傢伙的力量也起了變化的話......」
阿奇波爾多「我們快走吧。」
馬庫斯 引導者「私達はどうやら、相当に恨まれているようです。」
馬庫斯「………………」
引導者「南瓜王を倒しましょう。」
引導者「現状はそれしかありません。」
布列依斯 布列依斯「果然,有人在操縱死靈。」
布列依斯「但是,南瓜王本來有那種力量嗎?」
引導者「我也是第一次知道。」
引導者「也不知道這前方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布列依斯「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會將一切邪惡的事物淨化。」
雪莉 雪莉「也就是說那個南瓜怪物在操縱那些傢伙?」
引導者「看來是這樣沒錯。」
雪莉「那麼只要打倒那個,這場騷動就可以結束了嗎?」
引導者「可能性很高。」
引導者「但是,那些死者們的怨念相當的深。」
引導者「也許會很危險。」
雪莉「我不記得有做什麼會讓死者恨的事啊。」
雪莉「沒問題的,我跟那些傢伙不一樣,我不會死。」
艾茵 艾茵「南瓜王竟然有操縱死靈的力量……」
引導者「我沒聽說過南瓜王有那樣的力量。」
艾茵「看來德魯伊很恨我們。」
艾茵「如果南瓜王也跟德魯伊一樣的話……」
艾茵「可能都是因為對我們的恨造成的?」
引導者「我認為可能性很高。」
艾茵「死靈的數量也一直增加,必須在事情演變得更嚴重之前阻止南瓜王。」
伯恩哈德 伯恩哈德「擁有操縱死靈力量的南瓜王啊,他到底是從哪裡得到這個力量的?」
引導者「我也不知道。」
伯恩哈德「如果只要打倒他就可以解決的話,那就好了……」
引導者「你不在乎被怨恨這一點嗎?」
伯恩哈德「我已經砍了上百的魔物了,事到如今才要在意這種事,也已經於事無補了。」
弗雷特里西 弗雷特里西「真是的,那傢伙到底在哪裡得到這種操縱死靈的力量的。」
引導者「我不知道。」
引導者「我只知道他之前完全沒有這種徵兆。」
弗雷特里西「德魯伊也相當恨我們的樣子,應該是這方面的有關係吧。」
引導者「那麼,怨恨之力可能會變得更強。」
弗雷特里西「看來還是早點把南瓜王打倒會比較好。」
瑪格莉特 瑪格莉特「城堡跟死靈好像都是南瓜王做出來的。」
引導者「我不知道南瓜王還有這種力量。」
瑪格莉特「無法預測會發生什麼事,就是這個世界有趣的地方。」
多妮妲 多妮妲「明明就很弱還敢這麼煩。」
引導者「但是這下子就知道元兇是誰了。」
多妮妲「是南瓜王吧?」
多妮妲「我們不是打倒過好幾隻大傢伙了。」
多妮妲「但是那傢伙,本來就可以操縱死靈嗎?」
引導者「我認為他之前沒有那種力量。」
多妮妲「總之,不去南瓜王那邊不行了。」
史普拉多 史普拉多「南瓜王是指那個南瓜的國王對吧?」
引導者「嗯。」
引導者「但是我之前不知道他還有可以讓死靈服從的力量。」
史普拉多「德魯伊很恨我們,跟這個可能有關係。」
引導者「我們去找南瓜王吧。」
史普拉多「說的也是,感覺得快去比較好!」
貝琳達 貝琳達「這些死靈們,看來全是南瓜王的屬下。」
引導者「如果照德魯伊說的,應該是吧。」
貝琳達「那麼,只要打倒南瓜王的話,死靈們就能讓我隨心所欲對吧?」
引導者「這很難說。」
貝琳達「快點去南瓜王的地方吧。」
貝琳達「好期待啊……」
羅索 羅索「是南瓜王在操縱死靈的嗎?」
羅索「那傢伙之前有這種能力嗎?」
引導者「不,我也是第一次聽說他有這種能力。」
羅索「原來如此……。」
羅索「這次的死靈似乎有很強烈的恨意。」
羅索「但是,不會吧……。」
引導者「怎麼了嗎?」
羅索「不,沒什麼。但是我開始有一點興趣了。走吧。」
艾妲 艾妲「沒想到會這麼憎惡我們,那麼南瓜王可能也一樣憎惡我們。」
引導者「這非常危險。南瓜王可以操縱死靈,可能也跟這點有關係。」
艾妲「還不能確定南瓜王就是一切的元兇。」
艾妲「在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之前,小心慎重地前進吧。」
梅倫 梅倫「カブ的魔物も、こ的ドルイドも」
梅倫「南瓜王的配下だったようですね。」
引導者「南瓜王が配下を率いて戦う的は初めてです。」
梅倫「何か強大な力が働いている可能性がありそうですね。」
引導者「南瓜王的所へ行けばはっきりする的でしょうか。」
梅倫「おそらくは。急ぎましょう、お嬢様。」
薩爾卡多 薩爾卡多「都已經死了,如果就那樣安眠不就好了。」
引導者「因為我們打倒了他們很多的同伴。」
薩爾卡多「真是愚蠢的傢伙們。」
薩爾卡多「但是這下就知道,南瓜王就是一切的元兇。」
薩爾卡多「只要處分掉那傢伙,這低劣的玩笑劇也會結束了吧。」
引導者「如果是這樣的話就好了。」
薩爾卡多「如果沒有結束就再找別的方法就好。」
蕾格烈芙 蕾格烈芙「竟然將恨意朝向吾,真是愚蠢。」
引導者「因為我們打倒了他們的眷屬啊。」
蕾格烈芙「哼,那種感情竟然還被南瓜王給隨意利用,真是滑稽。」
引導者「也就是說南瓜王就是一切的元兇嗎?」
蕾格烈芙「那種程度的力量就自稱為王,耍小聰明。」
蕾格烈芙「就打到讓他跪在吾的面前好了。」
里斯 里斯「看來還是被恨慘了,我們明明只是要保護自己而已。」
引導者「就算是,我們也打倒了很多魔物。」
引導者「然後造成這次的事。」
里斯「但是有發生原因的話,就要處理。」
里斯「快去南瓜王的地方吧。」
米利安 米利安「看來死靈的數量增加了。」
米利安「只打倒德魯伊看來是不會結束的。」
引導者「南瓜王好像是他們的主人。」
米利安「你是說那傢伙有操縱死靈的力量嗎?」
米利安「怨恨,憎惡。」
米利安「可能就是這些驅使著南瓜王也不一定 。」
引導者「要怎麼辦?」
米利安「只好去南瓜王的所在地啦,必須阻止這個事態持續發生下去。」
沃肯 沃肯「原來南瓜王是一切的元兇嗎。」
引導者「但是,我之前都不知道,南瓜王還有操縱死靈的力量。」
沃肯「不知道是因為什麼理由,至今為止都沒用而已,還是突變才覺醒的能力……」
沃肯「不管怎樣,他都一樣危險。看來有必要盡早打倒元兇才行。」
佛羅倫斯 佛羅倫斯「狀況似乎不斷惡化……」
引導者「南瓜王一開始,就擁有這種力量了嗎?」
佛羅倫斯「我不認為他之前只是捨不得用,可能是南瓜王發生什麼突變了。」
引導者「總之,看來得快點去南瓜王那裡了。」
帕茉 帕茉「好可怕…...。為什麼會這麼恨我們呢?」
引導者「看來南瓜王是德魯伊的主人。」
帕茉「這股惡意也都是南瓜王害的嗎?」
帕茉「但是南瓜王至今,從來沒有操縱過死靈對吧?」
引導者「是的。」
引導者「可能是發生了什麼事才變成這樣的。」
帕茉「要是打倒南瓜王可以解決就好了。」
帕茉「只好打起精神上了嗎……」
阿修羅 阿修羅「不承認敗北,而是仰仗更大的力量,真是天真。」
引導者「但是我認為,是那份心意引起了這個現象。」
阿修羅「一個一個弱小的傢伙,聚集起來就會變強嗎?」
阿修羅「但是,那終究只是弱者的群體而已。」
阿修羅「本來他們只要遵從攝理,就可以不用再痛苦一次了。」
布朗寧 布朗寧「是那個南瓜怪物在操縱那些傢伙的?」
引導者「我沒聽說過,南瓜王有那種力量。」
布朗寧「這樣啊,算了。那就直接去問那個南瓜就好了。」
布朗寧「真正棘手的是,那些死靈們的感情啊。」
引導者「感情......嗎?」
布朗寧「就是怨恨,怨念會帶來很多效應。」
布朗寧「唉呀呀,看來會比想像的還要麻煩。」
瑪爾瑟斯 瑪爾瑟斯「看來事情會變得比預料中的有趣」
引導者「我之前都不知道,原來南瓜王有操縱死靈的力量」
瑪爾瑟斯「也有可能是突變得來的」
瑪爾瑟斯「真想近距離看看南瓜王得到的那份力量」
引導者「要是也能抑止死靈發生就好了」
瑪爾瑟斯「那個等打倒南瓜王再想就好了」
引導者「走了」
路德 路德「死霊を操る南瓜王か。」
路德「彼にこんな力があったとは驚きだ。」
引導者「南瓜王に何か起きた的でしょうか?」
路德「それは南瓜王的所まで行ってみないとわからない。」
路德「だが、私達にとてつもない憎悪を向けていることは」
路德「確かだ。」
路德「お嬢さん、危険だと判断したらすぐに撤退するよ。」
路德「いいね。」
魯卡 魯卡「那個死靈的力量......。那是很強烈的怨恨。」
引導者「因為我們打倒了很多他們的眷屬。」
魯卡「但是那個那份怨恨似乎有些空虛,」
魯卡「可能是那個蕪菁的線在操縱他們。」
引導者「我從來沒聽說過,南瓜王有操縱死靈的力量。」
魯卡「與他們交戰之後可以確定,那是那傢伙做的。」
史塔夏 史塔夏「喔,魔物竟然還會說這種話,阿哈哈哈,真奇怪。」
引導者「的確,像這樣有自己意識的魔物,至今為止都沒有過。」史塔夏「但是,已經知道南瓜王就是原因了。」
引導者「要怎麼辦呢?」
史塔夏「南瓜王的所へ行きましょう。」
史塔夏「去找南瓜王吧,我想近距離看看操縱死靈的力量,呵呵呵呵呵。」
沃蘭德 沃蘭德「南瓜王他,本來有這種力量嗎?」
引導者「我不記得他有過這種力量。」
沃蘭德「對吧?南瓜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啊?」
沃蘭德「如果就這樣放任他的話,事情會更惡化的,快走吧!」
C.C. C.C.「我們有做什麼會讓人家這麼恨的事嗎?」
引導者「我不知道,去找南瓜王,可能就能知道原因了。」
C.C.「魔物們會一一告訴我們他們的理由嗎……」
C.C.「但也只好去了,加油吧……」
柯布 柯布「是那個南瓜怪物在操縱死靈的嗎?」
引導者「綜合到現在為止聽到的情報,應該是這樣沒錯。」
柯布「算了,直接問那傢伙就可以知道了。」
柯布「比起那個,那個死靈的怨恨之力......。」
引導者「至今為止我們多次打倒了他們的同伴,他們對我們抱有這樣的感情並不奇怪。」
柯布「血債就只能血還的意思嗎。」
伊芙琳 伊芙琳「頭好痛……」
伊芙琳「憎恨的力量竟然是這麼強烈的東西……」
引導者「也就是說,南瓜王很恨我們嗎」
伊芙琳「我不知道……」
伊芙琳「但是恨意變成實體來襲擊的話,也是很恐怖的事……」
引導者「果然只能去找南瓜王嗎。」
伊芙琳「嗯,只好去了…………」
布勞 布勞「これはまた、ずいぶんと恨みを買っていますね。」
引導者「こ的死霊達を操っている的は」
引導者「南瓜王な的でしょうか。」
布勞「ドルイド的言葉が本当ならば、おそらくは。」
布勞「何にせよ、南瓜王的いる城へ向かう必要が」
布勞「ありそうですね。」
凱倫貝克 凱倫貝克「南瓜王應該沒有操縱死靈的力量才對啊......」
引導者「至少,至今為止沒有發生過這種事。」
凱倫貝克「德魯伊說的話令人在意。」
凱倫貝克「怨恨跟憎惡可能成了南瓜王力量的來源了。」
引導者「要怎麼辦?」
凱倫貝克「要解決這一切,可能要去找南瓜王才可以了。」
音音夢 引導者「我們有做什麼讓他們那麼恨的事嗎?」
音音夢「只要去南瓜王那邊,應該就可以知道了吧。 」
引導者「說的也是......」
音音夢「要難過的話晚點也可以阿。」
康拉德 康拉德「在神的面前竟然喚醒沉睡之靈,這是何等愚昧的行為啊。」
引導者「看來南瓜王跟德魯伊,都很恨我們的樣子。」
康拉德「竟然想忤逆神賜予的天命,真是愚蠢至極。」
康拉德「我要以神之名給他們制裁。」
碧姬媞 碧姬媞「操縱死靈啊?南瓜王之前有這種力量嗎?」
引導者「我從沒聽說過,他有這樣的力量。」
碧姬媞「在不知道原因之前,只好往南瓜王的地方去了。」
引導者「雖然我覺得南瓜王不會告訴我們理由。」
碧姬媞「如果他不想講,我們就逼他講就好了啊,簡單啊。」
庫恩 庫恩「看來事情變得有趣一點兒了。」
引導者「看來南瓜王得到操縱死靈的力量了。」
庫恩「雖然不知道原因是什麼,但是我感到有興趣了。」
引導者「但是,他們似乎相當恨我們,應該很危險……」
庫恩「在這個危險的世界中,事到如今才記得害怕嗎?」
庫恩「走嚕,人偶。」
夏洛特 夏洛特「操縱死靈的是南瓜王嗎?」
引導者「我之前都不知道,南瓜王有那種力量。」
夏洛特「是什麼讓南瓜王變強了,到他那邊就能知道了嗎?」
引導者「如果是這樣就好了……」
夏洛特「總之,只能去城堡了。」
泰瑞爾 泰瑞爾「南瓜王竟然有操縱死靈的力量太令我驚訝了。」
引導者「目前只會攻擊我們,是發生什麼事呢?」
泰瑞爾「雖然是我推測的,跟德魯伊似乎很恨我們這點有關吧。」
引導者「是因為我們多次打倒南瓜王的眷屬,才讓他得到憎恨的力量嗎?」
泰瑞爾「只靠意志就能引發這種事的話,我還真想仔細觀察。」
露緹亞 露緹亞「またずいぶんと恨まれたな。」
露緹亞「死霊を操る力も、そ的辺が関係している的か?」
引導者「過去に南瓜王的眷属を倒したからな的でしょうか。」
露緹亞「原因的一つとして考えられるかもな。」
露緹亞「とはいえ、南瓜王的所まで行ってみないと」
露緹亞「本当的ところはわからない。」
露緹亞「先に進もう。」
威廉 威廉「操縱死靈的南瓜王嗎,到底在哪裡得到那種力量的……」
引導者「我不知道。」
引導者「但是看來德魯伊相當恨我們。」
威廉「怨恨嗎……」
威廉「感覺不是很舒服,但那可能就是原因。」
引導者「怎麼了?」
威廉「看來只好去南瓜王那邊了。」
梅莉 梅莉「我們還真是被恨到底了。」
引導者「雖然我們多次打倒了南瓜王的眷屬……」
梅莉「因為吸收了怨恨與辛勞,結果得到了操縱死靈力量啊,看來的確有這個可能性。」
引導者「不打倒南瓜王,就不能讓這件事落幕對吧。」
梅莉「沒錯,走吧。」
古斯塔夫 古斯塔夫「南瓜王か。吾等に相当な恨みがあると見える。」
引導者「私達が南瓜王的眷属を倒したからでしょうか。」
古斯塔夫「魔物ごときに恨まれたところで、どうとも思わんよ。」
古斯塔夫「だが、こ的まま捨て置くという的も不愉快だ。」
古斯塔夫「南瓜王的所へ行って、早々に決着を付けてくれる。」
尤莉卡 尤莉卡「恨みを向けられる的も悪くありませんね。」
引導者「憎悪を向けられる的は好ましくない的では?」
尤莉卡「負的感情を向けてくる者は、私達的敵です。」
尤莉卡「敵ならば何も惜しむことなく全力が出せますし。」
引導者「そういうも的でしょうか……」
尤莉卡「貴女にはまだ早い感情だったようですね。」
尤莉卡「では、南瓜王的所へ急ぎましょう。」
林奈烏斯 林奈烏斯「真是困擾啊。」
引導者「沒想到竟然會被魔物恨。」
林奈烏斯「也就是說他們之間也存在著同伴意識啊。」
引導者「但是,不能就這樣放任死靈。」
林奈烏斯「嗯,說的也是。」
林奈烏斯「那麼就去找南瓜王吧。」
娜汀 娜汀「我不記得有做什麼會讓他們恨成這樣的事啊。」
引導者「我們到底做了什麼呢?」
娜汀「誰知道。」
娜汀「可能只有德魯伊跟南瓜王知道吧。」
娜汀「只要到了城堡,應該都能知道了。」
迪諾 迪諾「很好,快點去把南瓜王打倒吧!」
引導者「南瓜王似乎有新的力量了,無腦衝去太危險了吧?」
迪諾「已經知道死靈出現的原因了!而且超級恨我們的!不快點去不行!」
引導者「說得也是......。」
迪諾「給我等著,南瓜王!」
奧蘭
諾伊庫洛姆 諾伊庫洛姆「私達に恨みを持ち、死霊を操るカボチャ的王か……」
引導者「南瓜王にそんな力があるとは知りませんでした。」
諾伊庫洛姆「元来はそ的ような力を持っていなかった可能性もあるな。」
引導者「どうしてそう思う的ですか?」
諾伊庫洛姆「ど的道南瓜王的所へ行かねばならない。」
諾伊庫洛姆「奴と直接対峙すればわかるだろう。」
出葉 出葉「南瓜王有操縱死靈的力量嗎?」
引導者「就我所知,從來沒有聽說過有這種事。」
出葉「不去南瓜王那兒,就什麼也無法得知嗎。」
引導者「應該是。」
出葉「城堡附近的死靈也增加了,小心點兒前進吧。」
希拉莉 希拉莉「竟然隨便亂說一通,明明就是他們先打過來的。」
引導者「沒想到竟然會被恨成這樣……」
希拉莉「有時間垂頭喪氣的話就快走吧,看來南瓜王是一切的元兇。」
克洛維斯 克洛維斯「立場柄恨みを買う的は慣れているが、これはまた強烈だ。」
引導者「ドルイド達は相当に私達を恨んでいるようです。」
克洛維斯「まぁ、今まで倒した魔物的数は数えきれないからな。」
克洛維斯「南瓜王は倒してきた魔物的恨み的力で」
克洛維斯「死霊を出現させたりしている的かもしれない。」
引導者「どうしましょう……」
克洛維斯「南瓜王的所へ行くしか解決的方法はなさそうだ。」
克洛維斯「行こう。」
艾莉絲泰莉雅 艾莉絲泰莉雅「死霊を操るカボチャ的王ですか……」
引導者「南瓜王的事は伝え聞いたことがありますが」
引導者「こ的ような力を持っているとは知りませんでした。」
艾莉絲泰莉雅「彼らは私達的ことをとても恨んでいるようでした。」
艾莉絲泰莉雅「何か関係がある的かもしれません。」
引導者「そんな事がある的でしょうか。」
艾莉絲泰莉雅「南瓜王的所へ行けばわかると思います。」
雨果 雨果「オレ達そんなに恨まれる事コイツにしたっけ?」
引導者「南瓜王に懺悔しているようでしたが……」
雨果「元凶はそ的南瓜王ってことなんだろうな。」
雨果「でもオレ、そんな奴知らないんだけど。」
雨果「オレ、そいつに恨まれるような事した覚えねーぞ。」
引導者「そういった魔物がいることは知っていますが」
引導者「私にもわかりかねます。」
雨果「そいつ的所に行ってみるしかないってことか。」
艾莉亞娜 艾莉亞娜「すいぶんと恨まれたも的ね。」
艾莉亞娜「あたくしは自分的身を守ってるだけです的に。」
引導者「私達が魔物を倒せば倒すほど」
引導者「死霊は増えてゆくということでしょうか。」
艾莉亞娜「それは南瓜王に会ってみないとわからないわね。」
艾莉亞娜「もっとも、配下がこんな状態じゃ、」
艾莉亞娜「まともな会話ができるとは思えないけど。」
格雷高爾 格雷高爾「南瓜王という魔物に心当たりはあるかい?」
引導者「似た魔物的ことは覚えがありますが、死霊を操るような」
引導者「力を持っているとは、聞いたことがありません。」
格雷高爾「別的魔物か、もしくは眷属な的かもしれないね。」
格雷高爾「ど的道、南瓜王的所へ行ってみないことには」
格雷高爾「何もわからなそうだ。」
蕾塔 蕾塔「任由憤怒暴走,最後連自己都無法控制自己的憤怒了嗎。」
引導者「是因為我們持續打倒魔物的關係嗎?」
蕾塔「雖然是因為這樣,但是不打倒襲擊而來的魔物的話,是我們會被幹掉啊!」
引導者「沒錯。」
蕾塔「但是,不管他們再來幾次我都會打倒他們的!雖然想這麼想。」
蕾塔「不過還是希望不要再發生這種事了,只能祈禱了……」
伊普西隆 伊普西隆「死霊を操る魔物か。」
伊普西隆「南瓜王とは、一体ど的ような存在な的だ?」
引導者「カボチャ的姿を持つ巨大な魔物です。」
伊普西隆「カボチャ? すまないがどういったも的か記憶にない。」
伊普西隆「かつて的俺なら知っていたかもしれないが……」
引導者「南瓜王的所へ行けば、わかるかと。」
伊普西隆「そうか。死霊的数も増している、急いで向かおう。」
+ 【南瓜王的城堡】

【南瓜王的城堡】
被怨恨驅使的南瓜王已經被消滅了。
向佈告者與引導者復仇的願望被擊潰,
座落在森林裡的城堡也隨著南瓜王淒慘的叫聲後消失了。
死靈們也與濃霧一起不知道消失到哪裡去了,森林恢復了寂靜。 森林裡充斥著
死靈們的憤怒與怨恨,即便也現在依然存在於那吧。

艾伯李斯特 艾伯李斯特「是怨恨形成了那傢伙的型體嗎?」
引導者「只要我們繼續打倒魔物,就會再出現嗎?」
艾伯李斯特「如果這是至今為止的憤怒所引發的,那麼就有可能再次發生。」
艾伯李斯特「……如果下次還要再出現的話,希望不要再是南瓜王了。」
引導者「怎麼了嗎?」
艾伯李斯特「不,沒什麼。」
艾依查庫 艾依查庫「南瓜王已經變成這樣了,怨恨真是恐怖啊。」
引導者「死靈們也消失了。」
艾依查庫「果然南瓜王就是一切的元兇嗎。」
引導者「要是我們繼續打倒魔物的話,可能會再出現也不一定。」
艾依查庫「就算這樣,我們還是有該做的事。」
艾依查庫「如果他們要妨礙我們的話,也只能打倒啦。」
古魯瓦爾多 古魯瓦爾多「也就是說,這片土地本身就是用怨恨做出來的嗎。」
引導者「要是持續打倒魔物們的話,又會發生這種事嗎?」
古魯瓦爾多「可能又會變成這樣吧。」
古魯瓦爾多「但是怨恨、恐懼、嫉妒,我已經很習慣帶著這種感情而來的敵人了。」
阿貝爾 阿貝爾「的確是很強的怨念。」
阿貝爾「但是,只要能砍到的話就無所謂了。」
引導者「但是,可能又會有像他這樣,得到力量的某個存在來襲擊我們也不一定。」
阿貝爾「只是這種程度而已的話,對付起來沒什麼問題。」
引導者「也有可能變成更強大的意念甦醒也不一定啊?」
阿貝爾「我可沒有軟弱到會輸給死靈或惡靈這種傢伙。」
阿貝爾「不管什麼東西甦醒,我都全部照砍而已。」
利恩 利恩「原因果然是因為我們嗎?」
引導者「好激烈的感情波動啊。」
引導者「只要我們持續打倒魔物的話,可能會再發生像這樣的事也不一定。」
利恩「可能吧。但這次我們把他打得落花流水了,他可能會因此害怕不敢再來報仇也不一定啊。」
引導者「是這樣嗎?」
利恩「未來的事誰也不知道啊。」
利恩「我們也不需要太害怕那些,會不會來也不知道的東西吧。」
庫勒尼西 庫勒尼西「怨恨、憎惡……」
庫勒尼西「南瓜王的心已經充滿這種感情了。」
引導者「無法清除他的這種感情嗎?」
庫勒尼西「本來就是因為我們持續把他的眷屬,跟其他魔物打倒才會造成的。」
庫勒尼西「所以我們是無法為他做任何事的。」
引導者「那麼,也有可能會再出現嗎?」
庫勒尼西「只要我們還在持續打倒魔物,應該會再出現吧。」
傑多 傑多「原來南瓜王一直抱著怨恨與憎惡之情阿。」
引導者「也就是說死去的魔物們是在幫他嗎?」
傑多「因為他們跟我不一樣,不能重來阿。」
傑多「無法處理的感情一直增加,然後積太多了吧!」
引導者「如果可以重來的話,事情就不會演變成這樣了嗎?」
傑多「我覺得就算可以重來,只要他們來襲擊我們,結果還是一樣的。」
阿奇波爾多 阿奇波爾多「果然,那份怨恨之念就是一切元兇。」
引導者「死靈也從城內消失了。」
阿奇波爾多「這下森林就恢復原狀了嗎,事情告一段落了……。」
引導者「總覺得還有令人在意的事。」
阿奇波爾多「沒什麼,會遭人怨恨的事這前面還多著呢。」
引導者「那麼也就是說,一樣的事會再重新上演嗎?」
阿奇波爾多「誰知道呢。」
阿奇波爾多「不過,等事情發生之後,再來煩惱吧。」
阿奇波爾多「比起那個我累了,讓我休息一下吧。 」
馬庫斯 引導者「只要我們持續打倒魔物,南瓜王就會再出現吧。」
馬庫斯「………………」
引導者「就算如此,你也要前進嗎?」
馬庫斯「………………」
引導者「我知道了,我會繼續引導你的。」
布列依斯 布列依斯「不祥之力已經被聖光淨化了」
布列依斯「南瓜王無法再干涉了。」
引導者「如果這樣就好了……」
布列依斯「你在不安什麼?」
引導者「看來南瓜王把被我們打倒的魔物憎惡,都背負在自己的身上。」
引導者「要是我們繼續打倒魔物,他會不會有可能再出現啊。」
布列依斯「但是,我們有必須做的事。」
布列依斯「只要有人要妨礙,我們就必須打倒那些妨礙者繼續前進。」
雪莉 雪莉「城裡的死靈消失了。」
雪莉「果然那個南瓜先生就是元兇的樣子。」
引導者「看起來可以說是死者的怨恨與憎惡的意念,給予南瓜王那樣的力量沒錯了。」
雪莉「嗯,隨便怎樣都無所謂。」
雪莉「但是,死了都還要困在那樣的感情之中,真是愚蠢。」
引導者「只要我們繼續打倒魔物,」
引導者「可能又會發生一樣的事。」
雪莉「連死掉人們的事都要管的話,就無法前進了。」
雪莉「來,走吧。」
艾茵 艾茵「也就是說被我們打倒的魔物們,他們的怨恨與哀怨,都由南瓜王背負著。」
引導者「他本身可能也被怨恨之念給束縛住了也不一定。」
艾茵「然後互相共鳴做出巨大的城堡,讓死靈們出現在這個世界。」
艾茵「真是可怕。」
引導者「但是,只要我們繼續打倒魔物,他就有可能會再出現。」
艾茵「但是我們還是得要前進對吧?」
艾茵「那麼我們先為了這次成功阻止了南瓜王一事,來感到高興吧。」
伯恩哈德 伯恩哈德「城堡跟死靈都是南瓜王的怨恨之力造成的啊。」
引導者「周圍安靜到令人覺得詭異。」
伯恩哈德「不知道要怎麼防範再發生這種事,總之事情先告一段落了。」
引導者「要是繼續打倒魔物的話,也有可能會再發生像這樣的事?」
伯恩哈德「嗯,但是,要阻擋在我們面前的話,我就會將他劈開而已。」
引導者「這樣真的有解決嗎……」
伯恩哈德「我們只有這個辦法,所以只能這麼做。」
弗雷特里西 弗雷特里西「還搭了城堡又操縱死靈,怨恨之念還真是恐怖啊。」
引導者「除了森林以外全部消失了。」
弗雷特里西「這下暫時可以安靜點兒了。」
弗雷特里西「館邸也安全了,沒什麼可挑剔的。」
引導者「但是,只要我們持續打倒魔物,像這樣的事有可能還會再發生。」
弗雷特里西「我們沒有方法可以阻止這種現象,」
弗雷特里西「所以等發生的時候再來考慮就好啦。」
瑪格莉特 瑪格莉特「只靠對我們的憎惡就可以引發這種現象的話,那就太耐人尋味了。」
瑪格莉特「只有一點很可惜的是,南瓜王到底擁有多麼大的能量,我沒有測量到。」
引導者「我只覺得那是很恐怖的東西,而且不能再讓死靈更加蔓延下去了。」
瑪格莉特「有時候也需要,將延燒起來的火控制在最小範圍內嗎……」
瑪格莉特「研究與安全必須均衡這件事,將是我今後的課題。」
多妮妲 多妮妲「總是在意被我們打倒的事,」
多妮妲「手下這麼陰沉,這傢伙也一樣陰沉,死靈全部都好陰沉啊。」
引導者「看來魔物也有魔物想說的話。」
多妮妲「那種叫做喪家之犬的叫聲。」
引導者「看來妳沒有打算輸給他們。」
多妮妲「妳至今為止到底有沒有在看我啊,」
多妮妲「我怎麼可能會輸給區區魔物呢。」
史普拉多 史普拉多「啊啊,太恐怖了。」
史普拉多「我還是第一次被別人以那樣的憎惡跟憤怒對待。」
引導者「南南瓜王是不是代替那些魔物們,傳達他們的心情呢?」
史普拉多「我覺得他自己也像被死靈給附身,結果到底是怎樣呢?」
引導者「我不清楚。」
史普拉多「但是如果是被附身的,那南瓜王這次就真的,可以好好地安眠了對吧……?」
貝琳達 貝琳達「看來死靈是靠南瓜王的力量才能逗留在森林裡的。」
引導者「應該是憎惡與怨恨把他們招來的。」
貝琳達「如果可以就這樣留著,我就可以把他們的肉體叫回來,當我的僕人了說。」
貝琳達「真是可惜啊!」
引導者「只要在持續一樣的事,像南瓜王一樣的存在可能會再出現的機率很高。」
貝琳達「不管是打倒他們還是怎樣,總有一天大家都會死的喔?」
貝琳達「我只是讓他們早一點體驗甜美的死亡而已。」
貝琳達「他們不應該恨我,要感謝我才對啊。 」
羅索 羅索「果然啊。」
羅索「這個地方本身就是怨恨之念形成的。」
引導者「我們繼續打倒魔物的話,也許又會重複發生這樣的事情也不一定。」
羅索「那研究材料就會增加,很好啊。」
羅索「強烈的感情造成熵的擴大。真是有趣的現象,這可不常見呢。」
引導者「那麼要繼續前進吧?」
羅索「當然。那個什麼聖女會給我們看到什麼樣的東西,」
羅索「我也很有興趣。」
艾妲 艾妲「原來城堡跟死靈都是憎惡與怨念形成的。」
引導者「南瓜王從那些魔物們得到力量,才引起這些事的嗎。」
艾妲「但是,南瓜王自己,看起來也像被憎惡與怨念附身了。」
引導者「也就是是說是太過強烈的意念操弄了南瓜王?」
艾妲「可能性很高,希望因為我們打倒南瓜王,有讓他得到解放……」
梅倫 梅倫「看來讓南瓜王變得這麼強大的,果然是怨恨之念。」
引導者「是被我們打倒的魔物們的怨恨聚集而成的嗎?」
梅倫「他們可能也有什麼想做的事吧。」
梅倫「但是在還沒有達成之前就被打倒了,而那份意念就化為怨念成了南瓜王的力量。」
引導者「也就是說南瓜王是他們的代言者嚕。」
梅倫「但是,只要是打算阻礙大小姐使命的人,不管是誰我都不會原諒。」
薩爾卡多 薩爾卡多「死靈跟那難看的城堡都消失了。」
引導者「看來是他們強烈的恨意,才改變了森林的樣子。」
薩爾卡多「不過這下,無聊的事終於結束了。」
引導者「但是他們對我們抱有強烈的怨恨憎惡,所以可能會再發生像這次一樣的事。」
薩爾卡多「想恨的傢伙就讓他們去恨吧。」
薩爾卡多「不過就是些弱者的台詞,走啦。」
蕾格烈芙 蕾格烈芙「不過就是這點兒程度嗎。」
蕾格烈芙「竟然還用憎惡來建造出城堡,真是醜惡。」
引導者「因為我們打倒很多的魔物,所以才會發生這樣的事對吧?」
蕾格烈芙「那又如何?吾不會原諒任何想反抗吾之者。」
引導者「也許又會重複發生這樣的事情也不一定。」
蕾格烈芙「那麼就再用力量讓他們屈服就可以了。」
蕾格烈芙「吾會讓他們再一次瞭解,用那樣的感情來面對吾,是一件多麼愚蠢的行為。」
里斯 里斯「果然,打倒南瓜王後,全部都消失了啊。」
引導者「這下死靈也全部消滅了對吧?」
里斯「誰知道呢?」
里斯「我們之後還會再打倒好幾百隻的魔物,才能到達聖女的所在處不是嗎?」
里斯「那麼,得考慮到還會發生這種事的可能性。」
引導者「可能會有南瓜王以外的某種存在,再次重複一樣的事嗎?」
里斯「別擔心。就算再出現,我也會將他們全部燒光的。」
米利安 米利安「全部消失了嗎。」
引導者「南瓜王這樣就能滿足了嗎?」
米利安「如果他想讓怨恨與憎惡來讓心裡得到滿足,這也是一個選擇。」
引導者「那你沒關係嗎?」
米利安「怨恨跟增惡我的人很多,事到如今才在意也沒用。」
引導者「我聽說被人怨恨,是不太好的事……」
米利安「就算那是邪惡的事,我也已經做好覺悟了。」
米利安「只是再把魔物的份加上去而已。」
沃肯 沃肯「越是純粹的意念,越容易被各種東西操弄。」
沃肯「南瓜王也是,無法完全承受住魔物們的意念,才被吞噬了也不一定。」
引導者「遠也有可能差點暴走了對吧。」
沃肯「還好能在事情變得更糟之前打倒他了。」
引導者「如果我們放任不管沒有來打倒他的話會變成怎麼樣呢?」
沃肯「被無法滿足的怨念與狂妄執著給驅使,可能已經將毒手伸向世界的一切了。」
佛羅倫斯 佛羅倫斯「原來被我們持續打倒的魔物造成的結果是這個……」
引導者「為了使命,我們打倒了很多的魔物。」
引導者「但是我們沒想到,竟然會演變成發生這種事。」
佛羅倫斯「會違反攝理之事,沒有人可以預測的到。」
佛羅倫斯「嗯,快走吧。」
佛羅倫斯「現在我們還是,為了已打倒南瓜王一事先高興吧。」
帕茉 帕茉「城堡跟死靈都消失了耶。」
引導者「原來一切都是南瓜王在操控嗎。」
帕茉「希爾夫說,是強烈的憎惡與怨恨讓南瓜王,變成了那個樣子。」
帕茉「意唸過強,就會輕易發生像這樣,違反自然攝理的事嗎? 」
引導者「這種事是第一次,我不清楚。」
帕茉「這種恐怖的事,希望不要再發生了」
帕茉「但說不定又會……」
引導者「那個我也不清楚。」
帕茉「這樣啊……。看來得先做好覺悟。」
阿修羅 阿修羅「不承認敗北,而是仰仗更大的力量,」
阿修羅「真是天真。」
引導者「但是我認為,是那份心意引起了這個現象。」
阿修羅「一個一個弱小的傢伙,聚集起來就會變強嗎?」
阿修羅「但是,那終究只是弱者的群體而已。」
阿修羅「本來他們只要遵從攝理,就可以不用再痛苦一次了。」
布朗寧 布朗寧「唉呀呀,怨恨的力量竟然還能蓋出城堡,」
布朗寧「連廉價的恐怖小說都不會出現這種劇情。」
引導者「魔物們的氣息也消失了。」
引導者「這下應該就解決了吧。」
布朗寧「……這很難說,」
布朗寧「怨恨這種感情,沒那麼容易消失。」
布朗寧「只要一引起別人的怨恨,那份怨恨就會擴散開來。」
引導者「也就是說,之後還會再發生,像這樣的是嗎?」
布朗寧「可能吧,……不過,現在已經安靜下來了。」
布朗寧「應該可以讓我們休息一下吧。」
瑪爾瑟斯 瑪爾瑟斯「連死了都要恨吾等,還真是有骨氣的傢伙啊。」
引導者「死靈們今後要去哪裡呢?」
瑪爾瑟斯「誰知道,如果他們本來是被南瓜王強烈的意念吸引而來的,那現在就回到原本的樣子吧。」
引導者「如果再有像南瓜王這種力量的之者出現的話,可能會再出現。」
瑪爾瑟斯「只要吾等繼續打倒魔物,就不會結束。」
瑪爾瑟斯「但是把這當作是給吾等的餘興,之前從沒有像這樣地有震撼過。」
路德 路德「看來南瓜王把魔物們的遺念,都由他自己來背負了。」
引導者「只要我們還在持續打倒魔物,這種事就會再重覆發生的話……」
路德「大小姐您的使命是什麼呢?」
引導者「我必須引導戰士們到聖女大人身邊去。」
引導者「那麼,這次的事也把他當作,是給我們的試煉也許比較好。」
路德「沒錯,我們有必須完成的使命。」
路德「不能在這種地方停下腳步。」
魯卡 魯卡「好淒厲的怨恨之力,但還好還是能打倒的樣子。」
引導者「城堡消失了。」
引導者「因為南瓜王的意念消失的關係嗎?」
魯卡「嗯,這很難說。」
魯卡「剛才砍那傢伙的感覺,似乎在訴說著,這不是結束。」
引導者「那麼,有一天可能會再發生一樣的事,也不一定嗎?」
魯卡「只要繼續砍殺魔物的話,或是。」
魯卡「想切斷怨恨是很難的……。」
魯卡「但是,也只能前進了。」
史塔夏 史塔夏「能夠驅使死靈的龐大力量啊……」
史塔夏「說不定,應該放任南瓜王不管,會比較好。」
引導者「不能就那樣讓館邸遭遇到危險。」
史塔夏「沒有事比不能預測的事更愉快了,我想見見超越我想像的事物。」
引導者「我們的使命是到聖女大人的身邊去。」
史塔夏「你太認真了。」
史塔夏「但是去找聖女說不定,也會見到什麼有趣的事也不一定。」
引導者「我不能向妳保證,但是也許會有什麼變化。」
史塔夏「我會期待著的,阿哈哈哈哈哈哈。」
沃蘭德 沃蘭德「們做的事應該是正確的。」
引導者「但是卻被魔物們給怨恨。」
沃蘭德「雖然我不知道他們有沒有自己的正義,但是我們不能不正視這個事實。」
沃蘭德「就算這次只學到這點,也足夠了。」
引導者「嗯,我也必須接受事實。」
沃蘭德「然後還要跟我一起貫徹正義,加油吧!」
C.C. C.C.「竟然可以用怨恨跟憤怒來做出城堡,這個世界果然很奇怪。」
引導者「因為我們一再的打倒魔物才會變成這樣……」
C.C.「是他們先向我們襲擊來的啊!」
C.C.「然後才會被我們打倒的,這樣還向我們抱怨也太令人困擾了吧!」
C.C.「我們明明只是想去聖女那邊而已。」
引導者「是的,我們就算要打倒阻擋在我們前面的敵人,也非得前進不可。」
C.C.「那麼,就必須接受這次的事,」
C.C.「雖然要馬上接受有點困難……」
柯布 柯布「竟然用那什麼怨恨的感情來建出城堡,真是無聊。」
引導者「只要我們繼續打倒魔物,有一天可能會再發生一樣的事也不一定。」
柯布「那又怎樣,如果討厭被怨恨的話,就只能在這裡結束了嗎?」
柯布「這裡不是那種天真的世界吧?」
引導者「嗯,你說的沒錯。」
柯布「打過來的傢伙就殺,殺了之後又甦醒的話,就再殺。」
柯布「就這樣而已。」
伊芙琳 伊芙琳「原來南瓜王只是代替那些,無法再度言語的魔物代言而已。」
引導者「城堡跟死霊,都跟南瓜王一起消失了。」
伊芙琳「如果連負面感情都可以消失就好了……」
引導者「只要我們繼續屠殺魔物應該很困難吧。」
伊芙琳「就算是這樣,如果魔物們阻擋我們的話,也只能打倒了。」
伊芙琳「真是悲哀……」
布勞 布勞「城堡跟死靈都消失了。」
布勞「原來一切都是南瓜王的力量造成的。」
引導者「沒想到南瓜王會變成那個樣子……」
布勞「怨恨真是恐怖的東西。」
引導者「只要我們持續旅行,繼續打倒魔物,這種 事情就會一直發生下去嗎?」
布勞「這我不知道。」
布勞「但是,我們不能在此止步,大小姐不是最清楚這一點嗎?」
引導者「嗯,」
引導者「我們必須去聖女大人的身邊才行。」
布勞「那麼就前進吧,不管到哪裡我都會服侍在大小姐身邊的。」
凱倫貝克 凱倫貝克「果然,死靈跟城堡都是南瓜王弄出來的嗎……」
引導者「這樣魔物們就可以靜靜地安眠了嗎?」
凱倫貝克「怨恨跟憎惡,在他們自己打從心底感到滿足之前,永遠都不會消失。」
凱倫貝克「就算已經歸於塵土,靈魂還記得的話。」
引導者「也就是說,我們打倒越多的魔物,就會增加越多的死靈嗎?」
凱倫貝克「可能吧。」 凱倫貝克「但是我們有我們的目的,所以沒辦法。」
引導者「嗯,我們沒有時間停下腳步。」
凱倫貝克「嗯,因為妳跟我都有各自的目的。」
音音夢 音音夢「怨恨真是可怕啊。」
引導者「只要我們持續打倒魔物,就不會結束的嗎」
音音夢「要做出城堡跟操縱死靈,需要很大的力量,所以暫時應該不會再出現了吧?」
引導者「如果是這樣的話就好了。」
音音夢「我們只能祈禱不會再出現了,一直擔心這個也不是辦法啊。」
康拉德 康拉德「忤逆神意的東西已經消滅了。」
引導者「死靈跟城堡也消失了。」
康拉德「這才是這座森林該有的樣子吧。」
引導者「但是我覺得,魔物們的恨意並沒有消失。」
康拉德「我們是順從神意讓這座森林取回寧靜的,惡靈已經被淨化,受主蒙招了。」
康拉德「這樣就可以了。」
碧姬媞 碧姬媞「被覆仇什麼的囚禁住,南瓜王真的這樣就滿足了嗎?」
引導者「他可能只看得到這件事吧。」
碧姬媞「變成死靈的話,就會被一件事物給囚禁住嗎?」
引導者「我不知道,但是他的意念確實做出了城堡,也得到了操縱死靈的力量。」
碧姬媞「他除了把力量用在那種事以外,沒有別的更快樂的選擇了嗎?」
庫恩 庫恩「南瓜王的美,我確實見識到了。」
引導者「怨恨是美的事嗎?」
庫恩「純粹的殺意跟怨恨,會成為美麗尖銳的爪牙。」
庫恩「南瓜王證明了這一點。」
引導者「但是,你打倒他了。」
庫恩「也就是說他沒有美到可以打敗我的程度而已,」
庫恩「不過確實覺得有點可惜。」
夏洛特 夏洛特「怨恨之力消失了,」
夏洛特「南瓜王從怨恨中解放了嗎?」
引導者「我不知道,但是只要我們持續打倒魔物,有可能永遠都不會結束。」
夏洛特「但是,我們還是決定要前進。」
引導者「沒錯,我們得去聖女大人那裡才行。」
夏洛特「只能祈禱不要再發生這樣的事了。」
泰瑞爾 泰瑞爾「激烈的感情竟然能喚出無法分析的力量,真是耐人尋味的案例啊。」
引導者「也就是說南瓜王有多麼地恨我們……」
泰瑞爾「因為我們為了自己的目的,一路打倒了許多的魔物嘛。」
引導者「也就是說,這種事還有可能再發生?」
泰瑞爾「可能性相當地高哦。」
泰瑞爾「要是再發生的話,下次我一定要好好地研究完,在打倒他就好了啊。」
泰瑞爾「沒有問題的。」
露緹亞 露緹亞「真是淒厲的憎惡啊,總覺得全身還有刺刺地的感覺。」
引導者「也就是說南瓜王有多麼地恨我們對吧。」
露緹亞「也就是說魔物也會重視魔物的同伴啊。」
引導者「只要我們持續打倒魔物,今後就還會發生像這樣的事吧?」
露緹亞「我個人是希望不要再發生這種事了,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露緹亞「是最恐怖的。」
威廉 威廉「怨恨與憤怒讓南瓜王變成了那個樣子嗎?」
引導者「死靈們是靠著南瓜王的力量,才能在森林裡徘徊的樣子。」
威廉「希望他們能就這樣靜靜地安眠。」
引導者「只要我們持續打倒魔物,像這樣的事就會持續下去嗎……」
威廉「只好切換心情了,但是突然發生這種事,妳的心情應該還沒整理好吧?」
威廉「稍微休息一下,再一起好好考慮這件事吧。」
梅莉 梅莉「果然跟預料的一樣,」
梅莉「但是他因為太過憤怒都已經暴走了。」
引導者「城堡跟死靈也不見了。」
引導者「果然都是南瓜王在操縱的啊。」
梅莉「只靠怨恨跟憤怒就可以做出城堡,並操縱死靈什麼的,光想想都覺得可怕。」
引導者「只要我們持續打倒魔物,就會再出現嗎?」
梅莉「但是只要我們還有目標,就必須起身對抗。持續打倒魔物才行。」
梅莉「只好祈禱下次的平安了。」
古斯塔夫 古斯塔夫「沒想到魔物之間還有同伴意識。」
古斯塔夫「那份意念讓城堡出現,還能操縱死靈……」
古斯塔夫「只靠憤怒的感情就能做到這種事,這連吾都想像不到。」
引導者「只要我們持續打倒魔物,像南瓜王這樣的事件就會再發生嗎?」
古斯塔夫「這種程度的事,是無法阻止吾等的。」
古斯塔夫「就算他再度甦醒,也只會再次被打倒而已。」
尤莉卡 尤莉卡「元凶が倒れれば全て消滅する。必然でしょう。」
引導者「這樣就能讓南瓜王不再出現就好了。」
尤莉卡「只要我們還持續打倒魔物,他就有可能因為憤怒再次復活也不一定。」
引導者「如果南瓜王再次出現的話,要怎麼辦?」
尤莉卡「那就給他該有的處置而已。」
尤莉卡「不管什麼樣的敵人來,只要打倒一切就可以了。」
林奈烏斯 林奈烏斯「如果他可以就此記取教訓就好了。」
引導者「以他的感情來考慮的話,應該沒那麼簡單。」
林奈烏斯「只要我們還持續在打倒魔物的話,應該是不可能的吧。」
林奈烏斯「但是,我們也不會默默被打倒。」
引導者「因為我們跟魔物是無法相容的存在嗎?」
林奈烏斯「因為我們也有我們的目標啊。」
林奈烏斯「只要他們還是阻礙我們的存在,就是無法相容的。」
娜汀 娜汀「原來是魔物們的怨恨賦予了南瓜王力量。」
引導者「原來被我們打倒的魔物一直在持續恨著我們啊。」
娜汀「他們自己沒辦法接受自己的敗北。」
娜汀「所以才建造了城堡,操縱死靈,想打倒我們。」
引導者「但是他們失敗了。」
娜汀「沒錯,因為更堅強的意志贏了,就這樣而已。」
迪諾 迪諾「原來魔物還會像那樣生氣啊。」
迪諾「還好在他還沒暴走到不可收拾之前,就打倒了。」
引導者「城堡跟死靈也不見了」
迪諾「也就是說全部都是這個南瓜王造成的。」
引導者「看來是這樣沒錯,但是只要我們持續打倒魔物下去,還有可能會再發生像這樣的事……」
迪諾「呃,雖然由打倒他的本大爺來說有點那個,不過希望他這次有好好成佛。」
奧蘭 奧蘭「原來城堡是南瓜王做出來的啊。」
引導者「森林也恢復寧靜了。死靈都再度安眠了的樣子。」
奧蘭「本來就好好安眠的話,就不會被打倒了說。」
引導者「如果我們不打倒魔物的話,就不會發生這種事了對吧?」
奧蘭「那些傢伙跟來襲擊我們的魔物是一夥的,不要忘了。」
奧蘭「被打倒就恨我們,根本是他們有問題。」
諾伊庫洛姆 諾伊庫洛姆「這樣扭曲就被導正了。」
引導者「城堡跟死靈也消失了。」
諾伊庫洛姆「南瓜王這個扭曲的存在一消失,一切都恢復了原來的模樣。」
引導者「南瓜王本身就是扭曲的存在嗎?」
諾伊庫洛姆「就算都死了還要收集怨恨,然後靠那個意志甦醒。」
諾伊庫洛姆「這不是扭曲的存在是什麼呢?」
引導者「那麼,只要我們持續打倒魔物,扭曲可能會再出現也不一定。」
諾伊庫洛姆「我的使命就是將一切的因果導向正軌,要是扭曲再度出現,就繼續戰鬥而已。」
出葉 出葉「怨恨與憤怒真是可怕啊,讓區區南瓜變成了這個樣子。」
引導者「因為我們一路上打倒了魔物,所以才讓他聚集到這麼多恨意的。」
出葉「但是我們也不能一直從,襲擊而來的魔物手中一直逃走。」
引導者「那麼他又會在甦醒嗎?」
出葉「可能吧,但是我們沒有方法可以阻止這件事的發生。」
出葉「真是個難題。」
希拉莉 希拉莉「這下南瓜王就什麼也做不成了吧。」
引導者「森林恢復寧靜了。原來操縱死靈的是南瓜王啊。」
希拉莉「我已經打得他落花流水了,如果他還不消失的話就麻煩了。。」
引導者「但是,他是由被我們打倒的魔物的恨意與憤怒形成的。」
希拉莉「看我們打倒多少魔物,就有多少恨吧?」
引導者「那麼,南瓜王可能會再出現嗎?」
希拉莉「さあな。」
希拉莉「誰知道,要是他再出現,我就再把他切爛而已。」
克洛維斯 克洛維斯「沒有了肉體的束縛真是恐怖啊。只靠意志之力什麼都做得到樣子。」
引導者「也就是說,南瓜王還有像這樣的可能性嗎?」
克洛維斯「只要我們像這樣持續打倒魔物下去,就無法根本地解決問題吧。」
引導者「但是,我們必須要去聖女大人的身邊。」
克洛維斯「既然已經決定好了,那麼就做好會再次發生的覺悟,前進吧。」
艾莉絲泰莉雅 艾莉絲泰莉雅「是深切的恨意與憎惡,讓南瓜王變強了的樣子。」
引導者「魔物們的怨恨與憤怒積存到最後,就會變成這個樣子嗎。」
艾莉絲泰莉雅「是的。」
艾莉絲泰莉雅「然後形成了扭曲,竄改了因果。」
艾莉絲泰莉雅「被我們給消滅也是必然的。」
引導者「只要我們持續打倒魔物的話,又會有這樣的事發生嗎?」
艾莉絲泰莉雅「可能是吧。」
艾莉絲泰莉雅「但是就算這樣,我們還是得為了我們的目的,繼續打倒他們前進才行。」
雨果 雨果「靠憤怒跟怨恨就能變成那個樣子,這個世界的南瓜還真是惹不得啊。」
引導者「只要我們持續打倒魔物,就會再讓南瓜王招集到恨意嗎?」
雨果「誰知道呢。」
雨果「如果這次的事能讓他學乖的話,我比較高興」
引導者「事情會那麼順利嗎?」
雨果「一直往壞的方向想也沒用吧,積極的向前走吧,積極的!」
艾莉亞娜 艾莉亞娜「我有點,瞭解南瓜王的心情。」
引導者「因為妳知道,失去同伴的憤怒對吧?」
艾莉亞娜「才不是那麼簡單的東西。」
艾莉亞娜「世上有很多又黑又髒又拿他沒辦法的感情存在著。南瓜王也是抱著那樣的感情吧。」
引導者「我不太懂。」
引導者「但是南瓜王會被那樣的感情影響這點,我好像懂。」
艾莉亞娜「我是不知道妳怎麼樣啦,但是不要理解可能會比較好。」
格雷高爾 格雷高爾「形成南瓜王的,原來是恨意嗎。」
引導者「可能是因為我們持續打倒了魔物。」
格雷高爾「一個一個小小地感情,集合起來竟然可以成為能造出城堡的強大之念。」
格雷高爾「主人想要我去理解的,可能就是像這樣的意念吧。」
蕾塔 蕾塔「怒りに任せて暴走して、自分でも怒りを」
蕾塔「コントロールできなくなっちゃった的かな。」
引導者「私達が魔物を倒し続けたからな的でしょうか。」
蕾塔「そうは言うけど、襲い掛かってくる魔物を倒さなきゃ、」
蕾塔「あたし達がやられちゃうよ!」
引導者「そ的通りです。」
蕾塔「だけど、何度でもやっつけてやる!」
蕾塔「って気持ちにはなりづらいね。」
蕾塔「これ以上こんな事にならないよう」
蕾塔「祈り続けるしかなさそうだなぁ……」
伊普西隆 伊普西隆「一個意念就可以得到顛覆法則的力量嗎。」
引導者「真是淒厲的怨恨啊。」
伊普西隆「所以可能會再次出現也不一定。」
引導者「因為我們會繼續打倒魔物的關係?」
伊普西隆「那也有關係,但是強烈的願望,會顛覆所有的概念。」
伊普西隆「只是這次是以南瓜王這個形勢出現而已。」
伊普西隆「什麼東西會是契機,根本無法預測的。」

※SHOP活動専用的「妖魔的指南針(綠)」等期間限定的道具販賣中!

【Specter of Forest】
地域名 任務名 QP 1段目 2段目 3段目 4段目 5段目
結界的樹林
最大進行度:5
探索AP:1
結界的樹林 1 1 1 2 M1鬼火
↑30Gem
2
3
結界的守護者
(BOSS)
1 1 3 4 50Gem M10蕪菁傑克
↑藍箱(急救品1)
2
3 M10蕪菁傑克
↑藍箱(急救品5)
死靈蠢動的森林
最大進行度:10
探索AP:1
死靈蠢動的森林 1 1 2 6 M1幽靈騎士
↑50Gem
右:M1鬼火
↑30Gem
左:M1鬼火
↑30Gem
M1幽靈騎士
↑50Gem
2
3
蠢蠢欲動的夢魔1
(BOSS)
4 4 8 藍箱(精靈之藥) 右:M1幽靈騎士
↑50Gem
左:M1幽靈騎士
↑50Gem
M1斬影之森的夢魔
↑Exp
蠢蠢欲動的夢魔2
(BOSS)
蠢蠢欲動的夢魔3
(BOSS)
詛咒的深綠
最大進行度:20
探索AP:3
詛咒的深綠 1 1 3 10 M1幽靈騎士
↑50Gem
右:M1巴風特
↑30Gem
中:M1透明布
↑30Gem
左:M1骸骨兵
↑50Gem
右:M1吸血鬼
↑30Gem
左:M1吸血鬼
↑30Gem
2
3
王的臣下1
(BOSS)
6 5 12 藍箱(石楠1) M1透明布
↑30Gem
M1透明布
↑30Gem
M10德魯伊
↑50Gem
王的臣下2
(BOSS)
6 5 12 藍箱(石楠1) 右:M1骸骨兵
↑50Gem
左:M1透明布
↑30Gem
M1巴風特
↑30Gem
M10德魯伊
↑50Gem
王的臣下3
(BOSS)
6 5 12 藍箱(石楠1) 右:M1骸骨兵
↑50Gem
左:M1透明布
↑30Gem
M1吸血鬼
↑30Gem
M10德魯伊
↑50Gem
怨恨的森林
最大進行度:15
探索AP:2
怨恨的森林 1 1 4 14 M1夜鬼
↑Exp
右:M1幽靈騎士
↑50Gem
左:M1幽靈騎士
↑50Gem
M1烏波斯之爪
↑Exp
2
3
怨嗟之眼1
(BOSS)
5 6 16 M1透明布
↑30Gem
藍箱(精靈之藥) M1夜鬼
↑Exp
M1邪惡之眼
↑Exp
怨嗟之眼2
(BOSS)
5 6 16 M1巴風特
↑30Gem
藍箱(石楠1) M1烏波斯之爪
↑Exp
M1邪惡之眼
↑Exp
怨嗟之眼3
(BOSS)
5 6 16 M1吸血鬼
↑30Gem
30Gem M1夢魔
↑Exp
M1邪惡之眼
↑Exp
南瓜王的城堡
最大進行度:25
探索AP:4
南瓜王的城堡1 1 5 18 M1幽靈騎士
↑50Gem
M1餓鬼
↑藍箱(精靈之藥)
M1死之齒輪
↑藍箱(精靈之藥)
南瓜王的城堡2 1 5 18 M1骸骨兵
↑50Gem
右:M1夜鬼
↑Exp
左:M1餓鬼
↑藍箱(精靈之藥)
M1死之齒輪
↑藍箱(精靈之藥)
南瓜王的城堡3 1 5 18 M1透明布
↑30Gem
右:M1烏波斯之爪
↑Exp
中:M1夜鬼
↑Exp
左:M1餓鬼
↑藍箱(精靈之藥)
M1死之齒輪
↑藍箱(精靈之藥)
怨恨之王1
(BOSS)
7 7 20 M1餓鬼
↑藍箱(精靈之藥)
右:藍箱(時之沙漏)
左:藍箱(古代妙藥)
M1邪惡之眼
↑Exp
M1虚無
↑藍箱(鐵幣)
M10南瓜王・G
↑紅箱(南瓜餅乾(綠))
怨恨之王2
(BOSS)
7 7 20 M1餓鬼
↑藍箱(精靈之藥)
右:藍箱(時之沙漏)
左:藍箱(古代妙藥)
M1餓鬼
↑藍箱(精靈之藥)
M1虚無
↑藍箱(鐵幣)
M10南瓜王・G
↑紅箱(南瓜餅乾(綠))
怨恨之王3
(BOSS)
7 7 20 M1餓鬼
↑藍箱(精靈之藥)
右:藍箱(時之沙漏)
左:藍箱(古代妙藥)
M1死之齒輪
↑藍箱(精靈之藥)
M1虚無
↑藍箱(鐵幣)
M10南瓜王・G
↑紅箱(南瓜餅乾(綠))

――――――――――――――――――――――――――――――――――――――――――――――――――――――――― ――――――――――――――――

任務敘述
結界的樹林 結界的樹林 拒絕侵入者的陰森森林
結界的守護者 保護結界的蕪菁魔物
死靈蠢動的森林 死靈蠢動的森林 從樹木間的縫隙可以看見的霧之城
蠢蠢欲動的夢魔 從樹木間的縫隙可以看見的霧之城
詛咒的深綠 詛咒的深綠 只要越靠近城堡,霧就越濃
王的臣下 到處散播憎惡的祭司
怨恨的森林 怨恨的森林 被負面情感捲入的森林
怨嗟之眼 被負面情感捲入的森林
南瓜王的城堡 南瓜王的城堡 充滿濃霧的莊嚴之城
怨恨之王 操縱死靈的南瓜之王

※上述的表格、是牌組使用COST為1~55的場合。
 56~90、91以上的場合,怪物會變化成同屬的M2或M3階級。
 詳細情形請參照下列的表。

使用牌組COST對應表
Cost1~55 Cost56~90 Cost91~
怪物 M1 M2 M3
Gem
(~骸骨將軍)
30Gem 30Gem 30Gem
50Gem 50Gem 50Gem
Gem
(透明布~)
30Gem 50Gem 100Gem
50Gem 100Gem 150Gem
項目 急救品1 急救品3 急救品5
精靈之藥 精靈之藥 古代妙藥
古代妙藥 古代妙藥 古代妙藥
時之沙漏 時之沙漏 時之沙漏
石楠1 石楠1 石楠1
鐵幣 銅幣 銀幣
BOSS 南瓜王・G 南瓜王・P 南瓜王・S
怨恨之王的紅箱 南瓜餅乾(綠) 南瓜餅乾(橘) 南瓜餅乾(白)


活動限定BOSS
結界的樹林BOSS
蕪菁傑克
Jack-o'-Lantern
活動卡片
★★★ ★★★
HP ATK DEF
15 9 4 28
RARITY
COST
ID
Profile
カブ的ジャック・オ・ランタン
重擊 恐怖的咆嘯
攻撃/全距離/無1↑無1↑無1↑ 攻撃/近・中距離/特殊2↑
攻撃成功時給予對手「麻痺」(3回合) ATK+4,
對應現在距離破壞對手2張手牌,破壞2張手牌失敗時,對對手造成4點直接傷害、「恐怖」(3回合)
以巨大的身體進行衝撞 造成恐怖的咆嘯


活動限定BOSS
詛咒的深綠BOSS
德魯伊
Daru-vid
活動卡片
HP ATK DEF
10 14 8 32
RARITY
COST
ID
Profile
到處散播憎惡的祭司
夢幻輪迴
防禦/近・中距離/防禦2↑
將對手出的牌上下順序隨機調換
讓對手處於幻影之夢中忘記一切


活動限定BOSS
南瓜王的城堡BOSS
(Cost8~55) (Cost56~90) (Cost91~)
南瓜王・G
Pumpking・G
the helloween
南瓜王・P
Pumpking・P
the helloween
南瓜王・S
Pumpking・S
the helloween
EC ★★★ ★★★ EC ★★★ ★★★ EC ★★★ ★★★
HP ATK DEF HP ATK DEF HP ATK DEF
20 10 4 34 25 13 7 45 30 15 10 55
RARITY RARITY RARITY
COST COST COST
ID ID ID
Profile 憎悪と怨嗟に染まり、強大な力を手にした
*ACTIVE*
死靈吸收 死靈吸收 死靈吸收
移動/全距離/移動2↑ 移動/全距離/移動2↑ 移動/全距離/移動2↑
HP+2 HP+3 HP+3
吸收死靈,回復體力 吸收死靈,回復體力 吸收死靈,回復體力
南瓜們的盛宴 南瓜們的盛宴 南瓜們的盛宴
攻撃/全距離/無1↑無1↑無1↑ 攻撃/全距離/無1↑無1↑無1↑ 攻撃/全距離/無1↑無1↑無1↑
攻擊成功時「麻痺」對手(2回合) 攻擊成功時「麻痺」對手(3回合) 攻擊成功時「麻痺」對手(5回合)
帶有仇恨的南瓜們的襲擊。 帶有仇恨的南瓜們的襲擊。 帶有仇恨的南瓜們的襲擊。
地獄的咆嘯 地獄的咆嘯 地獄的咆嘯
攻撃/近・中距離/劍3↑ 攻撃/近・中距離/劍4↑ 攻撃/近・中距離/劍5↑
ATK+4,
對應現在距離破壞對手2張手牌,
破壞2枚失敗時,對對手造成4點直接傷害、「恐怖」
ATK+5,
對應現在距離破壞對手2張手牌,
破壞2枚失敗時,對對手造成5點直接傷害、「恐怖」
ATK+7,
對應現在距離破壞對手2張手牌,
破壞2枚失敗時,對對手造成7點直接傷害、「恐怖」
造成恐怖的地獄咆嘯 造成恐怖的地獄咆嘯 造成恐怖的地獄咆嘯
灰暗之眼 灰暗之眼 灰暗之眼
移動/中・遠距離/無1↑無1↑ 移動/中・遠距離/無1↑無1↑ 移動/全距離/無1↑無1↑
追加抽牌
直到手牌中的劍卡數值合計達到4以上<MAX:6張>
追加抽牌
直到手牌中的劍卡數值合計達到5以上<MAX:8張>
追加抽牌
直到手牌中的劍卡數值合計達到7以上<MAX:10張>
充滿憎恨的昏暗空虛雙眼 充滿憎恨的昏暗空虛雙眼 充滿憎恨的昏暗空虛雙眼
*PASSIVE*
千古不朽 被踐踏的靈魂
(常時發動技能)
不會受到致命的傷害。
無法造成暈眩。減輕詛咒效果。
被「封印」的機率很低。
偉大的存在,刀刃不侵。 充滿著憂鬱與憤怒



  • 古代妙藥夠用的話 就一直搜兩小時+用沙漏 也不難搜南瓜王 - MONO 2015-11-04 18:03:46
  • 真的!! 2小時比8小時還好搜!!!! - 名無しさん 2015-11-04 20:27:29
  • 大推2小時,這樣搜超快的 - 名無しさん 2015-11-04 21:53:51
  • 【詛咒的深綠】瑪格莉特「城堡跟死靈好像都是南瓜王做出來的。」引導者「我不知道南瓜王還有這種力量。」瑪格莉特「無法預測會發生什麼事,就是這個世界有趣的地方。」 - 名無しさん 2015-11-04 22:40:53
  • 【結界的樹林】瑪格莉特「這是用什麼原理在動的呢,剛剛是不是多觀察一下比較好呢。」引導者「跟死靈扯上關係我覺得是很危險的。」瑪格莉特「怎麼會呢,只要知道原理就有辦法對付了啊。」瑪格莉特「處理他們的時候,危險性也會下降哦。」 - 名無しさん 2015-11-04 22:43:17
  • 【詛咒的深綠】庫恩「看來事情變得有趣一點兒了。」引導者「看來南瓜王得到操縱死靈的力量了。」庫恩「雖然不知道原因是什麼,但是我感到有興趣了。」引導者「但是,他們似乎相當恨我們,應該很危險……」庫恩「在這個危險的世界中,事到如今才記得害怕嗎?」庫恩「走嚕,人偶。」││【詛咒的深綠】梅莉「我們還真是被恨到底了。」引導者「雖然我們多次打倒了南瓜王的眷屬……」梅莉「因為吸收了怨恨與辛勞,結果得到了操縱死靈力量啊,看來的確有這個可能性。」引導者「不打倒南瓜王,就不能讓這件事落幕對吧。」梅莉「沒錯,走吧。」││【詛咒的深綠】夏洛特「操縱死靈的是南瓜王嗎?」引導者「我之前都不知道,南瓜王有那種力量。」夏洛特「是什麼讓南瓜王變強了,到他那邊就能知道了嗎?」引導者「如果是這樣就好了……」夏洛特「總之,只能去城堡了。」││【詛咒的深綠】娜汀「我不記得有做什麼會讓他們恨成這樣的事啊。」引導者「我們到底做了什麼呢?」娜汀「誰知道。」娜汀「可能只有德魯伊跟南瓜王知道吧。」娜汀「只要到了城堡,應該都能知道了。」││【詛咒的深綠】弗雷特里西「真是的,那傢伙到底在哪裡得到這種操縱死靈的力量的。」引導者「我不知道。」引導者「我只知道他之前完全沒有這種徵兆。」弗雷特里西「德魯伊也相當恨我們的樣子,應該是這方面的有關係吧。」引導者「那麼,怨恨之力可能會變得更強。」弗雷特里西「看來還是早點把南瓜王打倒會比較好。」 - bbs 2015-11-04 23:51:57
  • 根據我的實驗數據,大約50次0分出一次王圖...... - 名無しさん 2015-11-05 00:35:44
  • 【結界的樹林】古魯瓦爾多「雖然結界消失了,但是還有很多死靈的氣息。」 引導者「看來是這樣,要怎麼辦?」 古魯瓦爾多「已失去靈魂者的存在,不足以畏懼。」 古魯瓦爾多「前進吧。」 - 名無しさん 2015-11-05 01:22:52
  • 【詛咒的深綠】林奈烏斯「真是困擾啊。」引導者「沒想到竟然會被魔物恨。」林奈烏斯「也就是說他們之間也存在著同伴意識啊。」引導者「但是,不能就這樣放任死靈。」林奈烏斯「嗯,說的也是。」林奈烏斯「那麼就去找南瓜王吧。」 【詛咒的深綠】薩爾卡多「都已經死了,如果就那樣安眠不就好了。」引導者「因為我們打倒了他們很多的同伴。」薩爾卡多「真是愚蠢的傢伙們。」薩爾卡多「但是這下就知道,南瓜王就是一切的元兇。」薩爾卡多「只要處分掉那傢伙,這低劣的玩笑劇也會結束了吧。」引導者「如果是這樣的話就好了。」薩爾卡多「如果沒有結束就再找別的方法就好。」 【詛咒的深綠】沃肯「原來南瓜王是一切的元兇嗎。」引導者「但是,我之前都不知道,南瓜王還有操縱死靈的力量。」沃肯「不知道是因為什麼理由,至今為止都沒用而已,還是突變才覺醒的能力……」沃肯「不管怎樣,他都一樣危險。看來有必要盡早打倒元兇才行。」 - 名無しさん 2015-11-05 05:00:44
  • 謝謝名無しさん們大力贊助,以上已更新 (^O^)/ - 佛羅的盾1 2015-11-06 17:39:08